296.权臣?傀儡皇帝(完)(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是个悲剧。

    舒妃很快就被“请”了出去,椒安宫的大门也很快被落钥,无人能近。

    在进行了清场后,连音走到了床榻前,目光定定的望向自始至终一声未吭过的淮阳王。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之后,连音才清了清嗓音说:“王爷,其实男人酒后是没能力乱性的。”所以,这位怕是被骗了吧。

    淮阳王的脸色因这话可疑的红了起来。

    连音觉得她这样科普后,淮阳王应当是懂了吧。不过还有一些话,她想想也瞥不住,于是又说:“而且那时候的你,不过也才十四五吧?你确定你毛都长齐了?有那能耐?”

    这一回,淮阳王眼里露出恼羞成怒。

    ……

    因为夜里与小皇帝商谈的事情有些多,也有些杂,是以等连音睡下时,天都快亮了。

    只是才刚睡下不久,连音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一种正被人窥视的感觉非常强烈,直到她的脖间被一只手搭住,她才惊的睁开眼睛。

    “!!!”

    一睁眼,那位合该躺在椒安宫病榻上瘫痪不起的淮阳王,不知何故竟出现在她的宫里,她的榻上,而她脖间的手就是他的。

    见她睁眼,淮阳王阴测测一笑:“意不意外?”

    “……”意外!

    淮阳王笑意更深,在连音的沉默中又自顾自接话道:“本王想着,既然你不愿做这太后了,正巧着,本王也不打算当这淮阳王了,不如一道结个伴吧。”

    连音:“……”

    第二天,当天色大亮时,兴庆宫里久不见连音唤人伺候,大宫娥忍不住进入内殿一探,才发现内殿除了掀开了被褥,根本不见太后的人影。

    宫人四下寻找无果后才大惊失色向皇帝禀告了此事。

    另一边,椒安宫也有人第一时间惶恐不安的向皇帝请罪,说是椒安宫里的淮阳王不知了去向。

    皇帝还没想好该如何消化这两则一起来的消息,舒妃在得知后,倒是成了第一个失态的人。

    (完)

    —下面来后续小剧场—

    1、某一日,挟持太后跑路的淮阳王在路上捡了个襁褓中的小孩,于是善心大发的将那哭啼不休的小婴儿塞给了连音。

    连音瞪眼:“这是做什么?”

    淮阳王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个孩子,行事也方便。”

    连音:“……”

    淮阳王本只是随手捡小孩,后来,他默默的学习如何当一个奶爸。

    2、淮阳王跑路不但挟持了一名太后,跑的那天还不忘高瞻远瞩的带了金银细软,于是后来便在江南某处置办了田产,买了几个小仆,当起了年轻有为的土乡绅。

    土乡绅的小日子很是滋润,每天只需要逗鸟喂鱼,心情好的时候还能牵两条恶狗出门溜一圈,没什么难度的。

    至于为什么要牵恶狗出门溜大街,完全是因为土乡绅长的俊朗好看,很受十里八乡老少妇女的喜爱,独自出门有风险。

    3、十里八乡都说土乡绅与其家眷很是鹣鲽情深,不过也有知情人士透露说,土乡绅与其家眷感情可不好,几乎已经到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地步。

    于是老少妇女们,特别是一些寡妇们等啊等,只等着什么时候土乡绅的家眷会下堂。只可惜等了一辈子,也没等到。

    不过,那完全是因为她们不知道土乡绅与其家眷吵架时说的是什么内容。

    土乡绅说:“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学医?等你学成时,估计都快老死了吧,你是打算等你快死时给自己扎上几针,再与我多说几句遗言的?”

    乡绅家眷则淡淡然的说:“不,是等你快死时,我为你续续命,让你好好忆一忆家中遗产还藏了哪些,免得我一处处去寻。”

    土乡绅听后气的咬牙,恨恨道:“放心吧,我必定活的比你久。到时候为你送终,隔年还给你上坟。”

    “好,我知道了。等你去后,我会在来年给你上坟。”家眷依旧一派淡然。

    4、还是十里八乡的老百姓。

    老百姓说:土乡绅家的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土乡绅。

    他们强烈怀疑那是土乡绅的家眷与隔壁老王的孩子,土乡绅头上戴绿了。

    于是有“好心人”特地找了机会,压制着对恶犬的恐惧,将这事告知了土乡绅。

    土乡绅听后,当即感伤的道,其实他都知道,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他还知道,他那家眷愿意与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他的良田薄产。他就是心里憋屈的紧,才天天出门溜大街。

    那“好心人”已目瞪口呆,心里忍不住狠狠地骂着土乡绅家眷,实在太恶毒!

    后来这消息就传开了,以至于某天土乡绅家眷出门被人指指点点了大半天,后来在得知是土乡绅故意在外抹黑自己后,她也没生气。

    只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土乡绅都没牵着他那两条标志性的恶犬出门溜大街。

    5、多年后,土乡绅去了。

    虽然他一直嚷着要比他的家眷活的长,但结果到底还是他先去了一步。

    而他的家眷为他办妥了后事,也果如吵架时说的一样,隔年给他上坟。不过在上坟后的第二天,土乡绅的家眷也跟着去了。

    土乡绅家唯一的孩子便将父母的坟立在一处,后来,有位达官贵人打扮的男子寻来,恭恭敬敬的给两人上坟。

    此后,年年皆来。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