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周锦渊把病人又给拦回来了,拿过他的号纸一看果然是五号!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我的病人!”

    五号病人:“……”

    “买符就不必了,别兴奋起来又用嗓过度。”周锦渊对墩子说,一手还攥着五号,五号只觉得这人看上去少年一般,力气大得不可思议,拼命挣脱都挣不开,被摁在了椅子上。

    ——这都是练推拿练出来的。

    周锦渊还在心底惋惜。唉,要换作是他自己坐诊的时候,患者要,他就送一张平安符了,但是现在主任时刻盯着,还有别的病人都被吓到了。

    墩子依依不舍地走了,“那行,下回我来看您啊周医生。”

    周锦渊送别墩子,然后一把又将还想趁机起身的那个病人给摁住了,说出了那句非常魔性的老话:“来都来了……”

    这话还真有用,病人坐定了。

    主要是他来一趟也不容易。他是一个有着脱发烦恼的工程师。某日饭后,他在朋友圈看到自己一前同事晒头发,使用某产品前和某产品后。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微商产品。

    但是后来他很快发现,前公司其他同事也回复,讨论自己的效果。

    过了两天,连前公司的老总也发了图片,原本地中海的老总,植发两次都再次掉光,现在头顶已经长出绒毛,图中的他笑得非常自信。

    五号病人当时就去打听了一下前公司是不是倒闭了,结果得知依然蒸蒸日上啊,他这才敢相信大家没有因为生活困难而转行卖三无产品。

    不但不是三无产品,还是三甲医院的医生开的药。

    这不,他就坐了一个半小时高铁,到自己前公司所在的海洲市来看医生了。

    所以真要转身离开,那还真有点遗憾,周锦渊一拉,他就犹犹豫豫地顺势坐下来了。

    没想到都有外地患者慕名而来了,周锦渊心道中医科这个秃发科的名号怕是摘不掉了。

    “你这是鬼剃头嘛……”周锦渊看了看他头上一块一块的局限性脱落。

    “……”五号又想站起来走人了,一脸惊恐地道,“没,没有,就是斑秃。”

    他好怕周锦渊下一秒让他买符水了,感情他前同事们不是做微商了,而是加入了奇怪的民间教派?

    “我这就是斑秃的意思!”周锦渊一把抓着他的手腕,让病人再次感慨,看起来白白嫩嫩力气怎么比牛还大。

    “我们管斑秃叫鬼舔头,鬼剃头,或者油风。”

    周锦渊这么一解释,病人才稍微定了点心,原来是俗称啊。

    周锦渊一诊脉,“给你开个外用药。”

    “不是喝那个什么无敌生发灵嘛?只要喝半个月没错吧?”病人还是有点防备,而且显然不了解无敌生发灵的详细来历。

    “那个方子啊,也不是适用于每一个人的。你看你连眉毛都一起掉了,还有……”周锦渊往他身下看了一眼。

    “……”五号瞬间尴尬地夹紧了大腿。

    眉毛是掩饰不住,但他可没给医生看这里,居然连这都知道!

    没、没错,他的斑秃不止是头上和脸上……

    “脾肾两虚啊。所以你这用药时间也要长一些,大约一个月吧。”周锦渊用人参叶和侧柏叶为主,开了药方,教他如何制成,每天两次外擦。

    被周锦渊指出来某个部位也斑秃了之后,五号就不敢再质疑了,闭嘴,交钱。

    ……

    周锦渊因为最近病人增多,包括刘淇的病人也多了,他们共用一个诊室就不太方便,找了个机会,想去和谢敏聊一下弄个新诊室的事情。

    结果走到谢主任的办公室时,就看见毛医生和一个规培生也在这里。

    毛医生正在对规培生讲些什么:“张仲景是千古用方鼻祖,学中医,尤其你们年轻人,钻研经方是很好的,能够快速领会方药精髓。总结完病人的症状脉象,对应的方子也就找出来了。像你说的这例情志病,就可以把《伤寒论》里的两个经方灵活合用起来……”

    这个规培医生虽然还在规培期,但已经拿了执医证,也有了处方权,已经开始接诊病人。不过今天显然是遇到了棘手的病例,来向老前辈讨教。

    和每个年轻中医一样,她的病人不多,还是最近才搭上顺风车,多了些病人,也格外上心,遇到不懂的就和老大夫请教。

    毛医生属于典型的经方派中医。经方可作多种解释,比如“经验之方”,这里从毛医生的角度,指的是医圣张仲景的方子,也就是“医经之方”。

    他行医主要用六经辨证,判断完病人的症状,就用张仲景所著《伤寒论》《金匮要略》里对应的经方,根据病人具体情况加减后使用。

    ——当然,临床时也不可能完全只用经方,但毛医生自觉在经方上最有研究罢了。

    优秀的经方家还有个特点,就是辨证准,见效快。

    从这点来看,周锦渊和他们有点像。但是周锦渊的医术是道系家传,可谓自成一脉,他到中医科以来,用的基本都是自拟的药方,也有家传方子。

    规培生听得连连点头,然后道:“我先前给病人开的方子,吃了几剂没有效果,那我按您说的,再开个方子试试。”

    毛医生瞥到周锦渊来了,清咳一声,颇有气势地道:“唔,三剂内应当是有效果的。”

    周锦渊用药见效快在中医科已颇有名气了,毛医生虽然不愿意和年轻人别苗头,但也不想堕了经方派的名头嘛……嘿嘿,咱不敢说一剂,但三剂之内还是妥妥的。

    “周医生也来看看这个病例。”谢敏笑眯眯地道。

    这个规培医生其实是来找她,不过毛医生也在,她就让毛医生讲讲,现在看到周锦渊,她又想让周锦渊看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