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第七十九章

    林木抱着奶糖, 坐在原本应该是他家的土坑边上发呆。

    饶是晏玄景自问自己见多识广,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啊……”林木嘀嘀咕咕的站起身来。

    一开始的懵逼之后,冷静下来想想也知道这大概不是什么大问题。

    刚刚从高空俯视的时候,周围乡亲的房子都没有出毛病, 就他这里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想来也不是什么东西入侵捣乱。

    不然这一片都会变成废墟才是。

    毕竟他的院子里还蹲着几个放出去之后,一跺脚就能让整个中原抖三抖的大妖怪呢, 怎么想都不至于让一个小院子出事。

    ——不过林木总有点担心自己种在院子里的那棵爸爸。

    爸爸这还在疗养期间呢, 突然出事会不会影响恢复。

    林木叹了口气, 绕着自家院子的遗址转了一大圈,平时也没觉得自家院子多大,可变成个坑之后, 就显得格外大了起来。

    晏玄景察觉到林木的动静, 渐渐回过神来,说道:“应该是帝屋他们做的。”

    毕竟他们都非常清楚, 林木对于这个小院子有多重视。

    更何况有帝休在, 怎么着也不至于让这个小院子被毁掉。

    “约莫是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晏玄景说着,给这个巨大的土坑套上了一个迷惑普通人视线的幻术。

    林木也觉得八成是这样的, 他绕着土坑转悠了一圈。

    这坑还很新鲜,泥土松软湿润, 一股铺面而来的泥土气味,还能清楚的看到一些细碎的根系戳在泥土外边。

    他走着走着, 在这块坑地上发现了一些熟悉的灰烬。

    是朝暮燃烧之后的灰烬, 痕迹看起来还挺多的。

    这灰烬洋洋洒洒的铺了一路, 看着像是追着什么东西一直烧,一路烧到了别处去。

    其中一些灰烬已经落入土中迅速的生了芽,长了些许翠绿翠绿的颜色,渐渐藏进路边的野草之中,再难分辨出来了。

    “是追着那一团怨气去了吧。”林木说着,低头看着地面上的灰烬,突然“哎”了一声。

    晏玄景正思考着要不要顺着气味,带林木一路追过去看看——毕竟不论是在中原还是大荒,都已经很久没有能让晏归放开手脚打一打的对手了。

    旁观一下大妖怪打架还是相当有用的。

    他听到林木出声,抬眼看过去:“怎么了?”

    “朝暮普通人是看不到的吧?”林木问。

    晏玄景点了点头。

    “我和爸爸都能让朝暮在中原生长起来。”林木想起自己的血脉所带来的便利,说道,“那如果能从地府那里多讨些灰烬上来,我觉得让中原长满朝暮也完全没问题啊。”

    “就连大荒都可以。”

    林木说道。

    如果真的能够把朝暮种满中原和大荒的话,那不是相当厉害的事了。

    到时候压根不需要帝屋的力量,只要种上一片朝暮,那些身负大业障的妖怪一个不落的,全都得化成灰。

    ——虽然脱离的帝休的力量或者是栖息范围,朝暮就是一次性用品,但是努力多种种也足够了。

    “不行。”晏玄景说道。

    中原毕竟是以人类为主,在大多倚靠自身修行来说话的妖怪里搞防业障这一套是行不通的。

    哪怕是晏玄景这只狐狸呢,只要撤去祥瑞征兆的这层皮,暴露出本性来,第一个被朝暮烧屁股的就是他。

    晏玄景说道:“在大荒种的话,没几个妖怪能活下来。”

    “那为什么中原也不行啊?”林木问道。

    “怨气有存在的必要,让作恶的人一生难以顺遂。”晏玄景回答。

    朝暮本身存在于地府,烧的就是那些作恶多端的非人类,至于在人间作恶的人类,那是它们管不到的范围。

    恶人造的孽在地府是逃不掉的,但怨气的存在能让他们在造孽之后过得不那么舒服。

    严重起来了直接死掉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可以拿去做交易。”晏玄景说道。

    这种东西在大荒里,绝对是刑讯复仇报复社会的好家伙,还是除了林木和帝休之外没谁能继续搞出来的一次性用品,带过去了绝对发大财。

    而且林木去了大荒,肯定是会被划到青丘国一方的,手里握着这么个东西,机能让人忌惮又能提升逼格,简直血赚。

    晏玄景内心小算盘打得噼啪响。

    而林木对这事压根没什么概念,他盘腿坐在地上,撑着脸,看着地上那一撮撮灰黑色的余烬叹了口气:“感觉咱们家这点花花,对帝屋他们来说作用不大啊。”

    晏玄景倒是从来没指望过这么一小片朝暮能有什么作用。

    但林木这么说了,他略一思考,便安慰道:“有一点是一点。”

    林木看看他,感觉并没有被安慰到。

    他伸手把奶糖抱住,脸埋进毛毛里,蹭了蹭,舒服的长出口气。

    晏玄景抬起爪子来,轻轻拍了拍林木的面颊,看着林木脸上沾上的泥,愣了两秒,沉默的收回爪子,试图当成无事发生。

    林木抬手碰了碰脸,看看手上沾着的泥,一埋头蹭了晏玄景一身,然后花着一张脸站起身来,决定带晏玄景去后山里的溪流里弄点水洗一洗。

    他刚站起来,隔着几座山的距离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紧随而来的就是脚下地面的震颤。

    并不严重,但相当的明显。

    林木扶着树还没站稳,就被晏玄景叼着甩到了背上,转瞬冲天而起。

    停留在半空的两个小辈终于知道刚刚的巨响源自于哪里了。

    ——是远离普通人活动区域的深山里,瞬间被削平了两个山头。

    尘埃四散,巨石滚落,土层像是水浪一样翻涌着,苍翠的巨树与厚重的岩石就像是杂草砂石一样被轻飘飘的吞没,无数山中的生灵四散奔逃,鸟雀从林间蹿出,头也不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