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四日快活一转即逝,当俞适野再度回到上海的时候, 他已经重拾了豁达坦然的心态, 直到他看见了一条由温别玉发来的微信。

    俞适野有点蒙, 他看了看温别玉的工伤留言, 又点开照片研究片刻, 判断这辆车少说得两三百万, 但翻翻微信留言, 并没有公司里的财务告诉他账目被支取的消息,也就是说……

    本来准备回家洗洗睡睡倒时差的俞适野不回去了,他方向一拐,直奔老宅。

    俞适野:“奶奶——”

    “呦!”在凉亭里喝下午茶的奶奶乐了, “小野回来了?来, 陪奶奶一起喝杯茶。”

    俞适野:“奶奶,喝茶的事情待会说, 我想过来问问, 您是不是给别玉买了一辆车?”

    奶奶语气很轻松:“是啊。”

    俞适野:“还是用我的名义买的?”

    “也没错。”

    “回头我把钱打给您。”

    奶奶笑脸一收,不高兴了:“怎么, 我还不能给我喜欢的小孩买点东西了?是你一声招呼不打就离开,我找你的时候没找到, 别玉特意过来陪我照顾我, 我才送他点礼物的。”

    “哪儿能呢。”俞适野的情商可是很高的,他语调轻松闲适, “您送别玉礼物和送我礼物有什么差别?但您这样做,很容易将我比下去, 不利于我和别玉婚后的感情培养。”

    最关键的是,那辆车给别玉的时候,别玉还误会了这是工伤的赔偿款。

    一个吻三百万,再加上后续的又顶又抱和未来更多的可能存在的不小心工伤,俞适野是真的有点负担不起,已经开始担忧自己会不会赔到倾家荡产了。

    “你们真在培养感情?”

    “这还能有假?”俞适野答得斩钉截铁。

    “那么,”奶奶笑眯眯,“这次你出国为什么没带别玉?”

    俞适野内心咯噔了下。

    “这次出去是有点事情要做,时间紧,路程远,来来回回很折腾……”

    老人完全看破了俞适野的敷衍,但她没有点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只是说:

    “现在事情做完了吗?有时间了吗?”

    “这件事情是做完了,但还有其他的……”

    “小野。”奶奶叹了一口气,“公司是你的家吗?我知道你能像你爸爸一样赚到很多钱……”

    她轻轻顿了一下,俞适野同时闭嘴,沉默里藏着只有他们明白的东西。

    “但是钱放在银行里,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奶奶继续说,“我愿意花三百万送小玉一辆车,是因为我觉得小玉的陪伴和笑容比三百万更让我开心,你难道不觉得和小玉在一起比你在公司里赚钱愉快很多吗?”

    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

    “何止是愉快。和别玉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如同置身在世界的中心点,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世界是为我和他运转的。”

    俞适野情真意切说了一通后,说得自己都有点信了。

    奶奶总算露出了个笑影,看上去还是比较满意的。

    “你和小玉过得好,奶奶比什么都开心。你出国这一趟倒是提醒我了,你们还没度蜜月吧?都结婚快一个月了,怎么连蜜月都还没度,择日不如撞日,就这几天出去一趟,放下工作,走走看看,过一点二人时光。正好你说要还我三百万,这三百万就给你们当旅游基金用了。”

    “等等。”俞适野措不及防被提到蜜月,还被安排了三百万的去处,当下有点蒙,“我和别玉都忙……”

    “我们刚才才说过,钱是赚不完的。”奶奶的眼睛眯起来,不高兴。

    “我最近还好,但别玉忙。”俞适野被看得硬生生改了口。

    “我前两天才问过小玉,小玉说他不忙。”奶奶纠正。

    “这……”

    “还有你的婚姻审查。”奶奶转了椅子,拿起桌子上的剪刀,面向花圃里的灌丛,一刀下去,咔嚓咔嚓,再一刀下去,又咔嚓咔嚓,将那些敢于冒出脑袋的花叶,一波剪个干干净净,“我是不是最近没怎么提醒你过,你又不去度蜜月,又不给人送礼物,你知道你现在有几分吗?50……”

    俞适野觉得这些灌木看着是灌木,实际是自己的脑袋。

    他被奶奶的那把大剪刀弄得脑袋都凉飕飕的,赶在奶奶把分数说出之前赶紧抢话,也免得白得了个不及格:“奶奶您别急,我这就打电话给别玉,问问他最近有没有空。”

    那咔嚓咔嚓的声音总算温柔了点,奶奶一转又是笑眯眯的样子,变回那个温和的老太太了。

    电话播出,很快被接通。

    “别玉……”

    “什么事?”

    “你在上班吗?”俞适野硬着头皮问,他还记得上回工作时间给温别玉打电话时候,对方的直接回绝。他很期待今天再收获一个回绝,然而电话里传来的是另一个回答。

    “五点半,下班了,有事直说。”

    “我想问问……”俞适野咳嗽了一声,“你最近有没有空,我们的蜜月还没度。”

    电话那头静默了,俞适野甚至能够想象温别玉一脸操蛋的样子,虽然刚才没有收获拒绝,但现在这个拒绝应当是十拿九稳的……直至奶奶放开嗓子,喊了一声,明着对俞适野说,实则喊给温别玉听。

    “工作要做,也别忘了休息,小野你要配合小玉的时间,抽出空来,和小玉一起四处走走。”

    俞适野听见这话就明白要遭。他太知道温别玉了,温别玉是不会让老人家失望的。

    果然,片刻后,电话那头传来温别玉沉沉的回答声。

    “……我有空。”

    俞适野长长叹了一口气。

    行了,完了。

    ***

    同一时间,温别玉挂了电话,对上一办公室的目光。

    现在是到了下班的时间,但哪家公司不加班?加班才是公司的常态,这办公室里的大家,就在加班。

    面对众人的注视,温别玉面不改色:“接下去一段时间,我要出公差,公司就交给你们了,项目进度不能停。”

    大家仿佛相信了:“明白老大,老大放心去,我们绝不耽误项目的进度!”

    ***

    当天晚上,餐厅,一张长桌子,和坐在桌子前后两端的俞适野与温别玉。

    他们已经沉默地对坐着五分钟了,如果尴尬是一种胶质,那空气早该被凝成果冻,大家都得一同窒息。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俞适野清清喉咙,说话了,他简单把自己下午和奶奶相处时候的对话简单概括了,末了提一句:“……这三百万也算奶奶赞助给我们的旅游经费,你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吗?”

    温别玉一脸寡淡:“没有。”

    “其实我也没有。”俞适野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说,“空想也想不出什么结果,我们开电脑搜一搜最近的热门景点吧。”

    温别玉做了个随意的手势。

    于是俞适野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他换到温别玉的身旁,和对方挨着坐好,不再像刚才一样仿佛两两对峙,而后把电脑打开来。

    屏幕亮起,两人一同看见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夹,下面还备注了四个字——“蜜月旅行”。

    俞适野冷静的挪动鼠标,将指针指向浏览器。但他在点击鼠标打开浏览器之前,温别玉将他的手与鼠标一同握住。

    他向左,温别玉向右。

    他要按下去,温别玉将他抬起来。

    “……别玉。”

    “嗯?”

    俞适野先瞥一眼两人交叠的手掌,又瞥一眼鼠标指针下的蜜月旅行文件夹。

    “你在干什么?”

    “我只是作为一个正常人正常地对关键词语产生了敏感度而已。”温别玉慢悠悠说。

    “里面就是一些订单和日程,没什么好看的。”俞适野的求生欲似强非强。

    “既然有已经做好的行程,看看也没有什么,正好可以参考参考。”温别玉笑了一声,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手上已经不再用力。

    倒是俞适野这么一听,有点恍然:“你是嫌做行程麻烦是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确实可以按照之前我和安逸订好的行程走,当时做这个花了很多功夫,客观来讲,是个很不错的行程。”

    温别玉手掌还没抬起,又放了回去。他忽然笑了,微笑着给出一个提议。

    “还可以按照我和我前夫的路线走。”

    “你……前夫?”

    “是啊。当年我们也为蜜月做了很多努力。可惜这份路线被我放在旧电脑里头了,得回家找找,才能找到。不过没有关系,那些事情给人的印象还挺深刻的,我可以简单的和你形容一下。”

    “这就不用了……”

    俞适野觉得自己还是拒绝比较好,然而温别玉遵循公平的原则,告诉他:

    “既然要参考,那就大家一起参考,取其精华,去其糟泊。”

    温别玉开始慢悠悠叙述。

    “我们去了加拿大,是冬天,天气很冷,于是我们去泡澡。那是一间情侣酒店,有个很大的浴缸,浴缸边摆了高高矮矮许多蜡烛,对了,记得你浴室里放威士忌的小桌板吗?架在浴缸上的那一块。”

    温别玉转头看着俞适野,眼里似乎藏着恶作剧般促狭的笑。

    “那个情侣酒店也有相同的桌板,我们把国际象棋搬进去,在里头下棋玩。”

    有人在看他。

    绝对有人站在背后看着他!

    俞适野芒刺在背,僵得骨头都是硬的。他现在特想把浴室里的那块桌板扔掉,但那太远了,他要先解决就近的问题,于是刷地将手从温别玉的掌下抽出来,又刷地覆盖上去,险险要撑不住自己的风度。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有点兴趣,不过现在生活节奏快,旅游路线变化大,你们蜜月距离都有好几年了,当年的东西可能不太适合现在来用。所以——”

    俞适野控制着温别玉的手掌与鼠标,点开浏览器,感情诚挚地建议道:

    “我们还是一切按照全新的来吧。”

    准备行程的第一步,就是搜索想去的地方。

    温别玉说了两句之后,也歇了。他不再用力了,从头到尾都乖乖随着俞适野的力量而移动。正因为如此,俞适野虽然多握了一只手,也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是敲字的时候有点不方便,必须用左手单独敲击,还得横跨大半个键盘按回车键,好在温别玉及时伸出另一只手,帮助了他。

    搜索磕磕绊绊,但顺利进行,就是做旅游攻略确实累人,尤其是当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旅游的时候。

    找了半个晚上,有点放弃的俞适野随口说:“要不让我们就别当是去旅游了,当去出一趟公差吧,我先陪你出差,你再陪我出差,对外就说是玩了两个地方。我最近有个准备要去的地方,你呢,有要出公差的地方吗?我要去……”

    温别玉还真有。

    “日本。”

    “日本。”

    两人同时说了同样的地名。说完以后,他们都有点愣住了,面面相觑一会后,俞适野开怀地甩个响指:

    “我们在事业上还挺一致的,成了,这回去日本。”

    有了目的地,事情就变得简便又快捷,俞适野连夜订了明天去日本的机票,又和温别玉一起,把行李收拾出来,一通忙碌过后,到了睡觉的时间。

    俞适野扣下行李箱,躺在了床上,将要入睡的最后一点时间,他突然回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