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摊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没有用, 他们不会觉得自己错了, 他们只会觉得是我没用。是你们没能力让我变得更好, 在给自己找借口。

    我怎么想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他们巴不得我早点死了,这样他们也解脱了。”张濡丞无奈地看了张爸爸一眼, 最后推门走出了办公室。

    “这是什么态度!那话是什么意思?”张爸爸还在声嘶力竭地喊。

    衣千歌在意只是这个跟自己儿子关系不错男生,对于给这种家长洗脑没有什么兴趣, 也跟着走了出去。

    “如果想要摆脱这种命运话,还是趁早。”衣千歌突然说出这样话来。

    他当年就想过要挣脱, 然而什么都来不及了他才开始后悔。

    纠结来纠结去,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在意人已经跟别人在一起了, 他儿子已经“认贼作父”了。

    张濡丞回过头来,看向衣千歌。

    明明就要哭了,还在逞强忍着,眼神里都是绝望。

    恨不得咆哮出声, 却依旧保持着理智。

    估计这些年里, 张濡丞一直是这么过来。

    “这个世界上最剪不断理还乱,不就是亲情?感情还可以分手, 一刀两断,但是如果他们是我父母,我就无能为力!我无法选择我父母!”

    “如果你真想, 我可以帮你。”衣千歌觉得, 他如果想帮张濡丞, 还是可以想出很多办法。

    张濡丞看着他苦笑,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你同情,我会自己想办法。”

    衣千歌看着张濡丞离开,突然有点惆怅。

    原来他成为大人了,碰到这些关乎于亲情事情,还是无能为力。

    似乎亲情、血缘才是时间最难解题。

    让人没想到是,张爸爸居然找到了周睿。

    正好是课间时间,有人叫周睿,周睿就走了出来,出来看了看,就张爸爸一个人比较特别。

    “你找我?”周睿问。

    “对,我是张濡丞父亲。”

    “哦……”周睿点了点头,不明所以,“叔叔好。”

    张濡丞他爸找自己干什么?

    “以后不要再跟我儿子来往,他只能跟更加优秀人做朋友,你这样朋友只会带坏他,明白吗?不然我一定来收拾你。”张爸爸恶狠狠地说出了这句话。

    周睿愣了一瞬间,突然明白张濡丞为什么朋友那么少了,原来是优胜劣汰啊。

    比张濡丞优秀才可以做朋友,他们学校都没第二个了吧?

    所以张濡丞一直形单影只。

    周睿居然笑了出来,走到了张爸爸身前,微微俯下身,施压一般地说:“来,你打我一下试试。”

    张爸爸没想到周睿居然这么嚣张,一下子愣住了。

    周睿冷笑了一声,语气嘲讽地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吧,最不怕别人威胁我,老子是被吓大。是,你儿子能选优秀人当朋友,但是我真心痛他,不能选个优秀爹。”

    “你、你说什么呢你?”张爸爸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周睿收起了嬉皮笑脸模样,终于有了校霸该有模样,咬着牙,阴狠地说道:“我现在不动手,是因为你是我朋友 爸爸。但是你再逼逼一句,我让你看不到明天太阳,滚!”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有礼貌人会找到我说这些?你就应该回炉重造!你父母好好利用那三分钟做一个垃圾分类,还能促进环保事业!何必把你搞出来祸害你孩子?”周睿说完就要回班级了,不想跟张爸爸废话了。

    “你简直无可救药。”

    周睿回身一脚踹在走廊栏杆上,结实栏杆居然陷进去些许:“你还真想试试是不是?”

    张爸爸不说话了,气得发抖同时离开了。

    周睿翻了一个白眼,仗着自己年纪大是长辈就牛逼,他最看不上这种。

    柴美涔就不会这样,还会跟他朋友做朋友。

    兴趣课时间,班级里学生除了去上课,大多去看篮球赛了。

    衣千歌单独找到柴美涔,努力让自己语气亲和一些:“我们单独聊一聊吧,总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抚养权不会给你。”柴美涔原本在写作业,抬头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说这个。

    衣千歌有点难过,她第一个想到是儿子,而非他们两个人之间误会。

    “好。”这些细节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

    柴美涔想了想后,还是同意了,丢掉笔做深呼吸。

    说到底,周睿还是衣千歌儿子,总这么回避也不是办法,事情还是要说清楚。

    当年恩恩怨怨,总有一天应该说清楚。

    谁恨谁,谁对不起谁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谁吵赢了又能怎么样呢?

    “去哪里?”柴美涔穿上外套后问衣千歌。

    嘉华国际学校有自己校服,秋天则是衬衫配着毛衣,就连羽绒服都有准备。

    柴美涔注重养生,觉得女生不能着凉,恐怕是整个学校头一批穿羽绒服学生。

    “我们出去吧,我订了地点。”

    “别告诉我是烛光晚餐。”柴美涔话语里透漏着浓浓嫌弃。

    “我总觉得分手多年两个人,坐在这种地方更加尴尬。”

    “好,你说有道理。”

    柴美涔上了衣千歌车,没有坐在副驾驶,而是坐在了后排。

    其实衣千歌这辆车,奢华部分都是在后排,因为没有人会买这种车还自己开车。

    衣千歌已经属于一个异类了。

    到了咖啡馆,柴美涔走下车。

    衣千歌指了指楼上:“在楼上,我预约了位置。”

    走上去,果然没有其他人了。

    柴美涔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脱下羽绒服外套,低下头看菜单。

    “我请你喝咖啡。”柴美涔说道。

    “包场了之后他们会免费提供,还会续杯。”

    “今天算我吧。”

    衣千歌坐在柴美涔对面,问:“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这方面?”

    “托你福,我现在已经不像当年那么穷了。”

    衣千歌不自然抿着嘴唇,最后点了点头。

    他打算 在今天,放下自己所有骄傲,改掉自己毒舌,努力平静地跟柴美涔谈一谈。

    就当他只是一个普通男人,而他对面坐着,是他最深爱人。

    他们在一起时候,两个人就是不对等。

    衣千歌是豪门之子,柴美涔是贫民窟里走出来,两个人有着经济上悬殊感。

    那个时候柴美涔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爱,不花衣千歌钱,还会努力打工给衣千歌买礼物。

    最好东西都给衣千歌。

    那个时候衣千歌,根本不能理解一份礼物对于柴美涔来说有多么艰难。

    “你经历事情我都知道了。”衣千歌手里一直在摆弄菜单,似乎这样才能让他能够冷静下来。

    其实他并没有去看菜单内容,菜单一角却被他卷了起来。

    还是会不安。

    面对自己前女友,他不安得像第一次约会。

    “哦,侯冉昔告诉你?”柴美涔却问得冷静。

    “嗯。”

    “我是不是还挺强大?”柴美涔扯着嘴角苦笑。

    “对不起,是我当时太无能了。”衣千歌终于说出了迟到道歉,心里越发难受了。

    他开始说自己当年经历事情:“我最初申请留学只是敷衍家里,根本没打算去,我自己都没当回事,怕你多想所以也没跟你说。

    当时出国也只是参加宴会,顺便参加了一个人生日宴。

    那个女孩跟我一起长大,她过生日邀请我一起切蛋糕,我拒绝不过只能同意了,没想到会被做文章,还被配音。

    在那之后,我被强行留在了那边,被关起来,根本回不来。”

    柴美涔点了点头,估计衣千歌被关起来时间,她正在被她父母囚禁。

    她那个时候一直期待她英雄来救她,但是衣千歌没有,在她最需要他时间,他一直没有出现。

    每天、每天都在期待,到最后是一次次失望。

    直到绝望。

    “后来确是我软弱了,想要避开……”衣千歌承认自己有能力后自欺欺人。

    错过不是偶然,所有一切有旁人阻挠,还有一部分是他们两个人有缘无分。

    当衣千歌说完全部之后,眼睛盯着柴美涔看,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想要对她笑,眼睛却在掉着眼泪:“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但是我……当年……是真爱过你。或许现在还是爱着……可是……你已经不想要我了是吗?”

    “就当是我错了吧。”柴美涔看向上空,深深地呼出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