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体验(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来了,才看向张濡丞。

    张濡丞坐起身来,肩膀还在被老师按着,老师也怕他再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他看着柴美涔,知道柴美涔的身份,此时理智回来后认认真真地道歉:“对不起,我本来不想连累任何人。”

    “你连死都敢,为什么不敢面对你在意的事情?”柴美涔扭头看向张濡丞。

    张濡丞擦了擦眼泪,垂着头说:“我好累啊,我没那么聪明,我学习也需要努力,然而他们永远觉得是我不够努力,是我太蠢了……我受不了了。”

    柴美涔想了想后,伸手去抱住了张濡丞。

    一个不管性别,只是去安慰的拥抱。

    就好像当初她的干妈抱住她,给她带来的温暖和内心的震撼一样。

    累了就休息一下吧。

    你看,有人理解你,我们眼里你并不是异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或大或小,放在这个世界里就会显得如此微小。

    这个时候,只是拥抱你一下,安慰你,没事的,没事的。

    “我也曾经想过一了百了,但是我这个人心肠不好,我就觉得,我过得不好,我也要让那些让我难受的人不好过!

    我还会想,如果我死了,他们会心里难受吗?

    答案是不会,他们只会觉得我果然是个废物,这么点事情就受不住了。

    所以你的死亡能带来什么呢?你想过吗?

    他们不配你用生命为代价,换来一时半会甚至不足几天的内疚。”

    “嗯。”张濡丞点头。

    紧接着,张濡丞就听到柴美涔咬牙切齿的嘟囔:“我要是有你这种儿子,我做梦都能笑醒。”

    张濡丞:“……”

    之后引来了其他的老师,让他们去其他的地方,房顶终究不是好好说好的地方。

    周睿是扶着楼梯扶手下楼的,怂得不行,腿都吓得不会走路了。

    “刚才不是挺猛的吗?”柴美涔扶着周睿问。

    “别提了。”周睿想起来就后怕。

    “我告诉过你不许用危险方式,就算是救人也不行。”柴美涔暗地里掐了周睿一把。

    “很多救人的时候都要放平等,有人溺水,你就也要到水里去救他。”

    “我没那么伟大,我没办法看着我儿子那么危险。”

    “下次我也不了,我以后都不敢站在窗边了。”周睿干脆往柴美涔身上一倒耍无赖,“我走路都不利索了。”

    柴美涔骂归骂,却还是扶着周睿。

    结果到一楼周睿就站起来了,走得走路带风,毕竟那里有那么多人围观呢。

    他在人群里找到了跟张濡丞关系还算可以的一个好学生过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这个男生知道一个事情的大概,就把张濡丞爸爸闹了一整天,还砸了东西的事情说了。

    “这种人也配做家长!?”柴美涔听得这个气。

    一个人爆发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累积,看张濡丞现在的状态,恐怕已经忍受了十几年了。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性格不扭曲就很不错了。

    之前觉得张濡丞身上自带一种疏离感,现在看来,张濡丞能有现在的样子已经非常难得了。

    张濡丞被安排在了多媒体楼的一个教室里,让他冷静一下。

    老师特意选的是一楼,教室里没有什么东西,似乎是素描教室,里面还错落着很多画架子,墙壁上还贴着学生作品。

    柴美涔、周睿硬是留了下来,柴美涔大手一挥:“你以后就当我儿子,我养你,我有钱,你上学、留学的费用我包了。等你结婚了我给你换套新的房子,酒席我也包了!那种家长就让他们滚蛋吧,什么玩意!”

    “这么说,以后张濡丞就是我异父异母的兄弟了?”周睿坐在椅子上揉腿。

    “对!”

    张濡丞听着都觉得荒唐,摇了摇头:“不用。”

    “跟这家长断了联系,不然你早晚被他们逼疯。”柴美涔继续骂,热心肠大妈再次出现了。

    张濡丞继续拒绝:“我可以自己赚。”

    “要不你给我儿子……要不你给周睿当家教,只要让他能上大学就行了。到时候,你们俩就考一个国家去,正好你在国外也看着他,让他不被开除就行。到时候你留学的费用我也出了。”

    张濡丞看着柴美涔半晌后看向周睿。

    周睿还笑嘻嘻地说:“行。”

    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走进来,看到张濡丞就开始骂:“你翅膀硬了是吧,还闹自杀了,你去死啊!死去啊!你死一个我看看。”

    看到张爸爸的瞬间,周睿就站起身来,伸手拦住了张爸爸。

    柴美涔忍不住问:“你把孩子逼成这样,你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吗?”

    “要是真想死他早死了,用得着在房顶上坐半天。老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想笑,你演给谁看呢?”

    柴美涔气得不行,看到张濡丞难受的嘴唇发白的样子,也不管是不是要做周睿的榜样了,对周睿说:“周睿,你把他给我带房顶去。”

    在张濡丞错愕的目光中,周睿跟柴美涔强行带着张爸爸走了。

    张濡丞想要跟过去,却被老师拦住了。

    “你们要做什么?”有老师过来问。

    “让他试试看,有谁会在那种情况下演戏给他看!让他自己感受一下坐在那里的感觉!”柴美涔回答完,还用手机叫来杨洺他们帮忙控制张爸爸。

    衣千歌过来的时候,正有老师要阻拦。

    “让他们去。”衣千歌拦住几名老师,看着这群人带着张爸爸上了楼顶。

    柴美涔将张爸爸按在了围栏边,看着张爸爸鬼哭狼嚎的样子,冷笑出声:“刚才他就是在这里坐了十分钟,你来感受一下,不是真的绝望,谁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你们要杀人不成?!”张爸爸歇斯底里地喊着。

    “只是让你感受到你儿子的绝望,我告诉你,你已经彻底伤了这个孩子的心,你以后再也不能跟他和平相处。这个儿子你不想要,有的是人愿意要!”

    柴美涔骂完还不解气,还踹了张爸爸一脚。

    张爸爸的脑袋被赛出了栏杆,被踹了一脚,身体往前去了一些,吓得他双腿打颤,差点晕过去。

    紧接着张爸爸就开始哭,嘴里还在喊:“我要告你们!”

    柴美涔松开张爸爸,让张爸爸自己颤颤巍巍地回到栏杆内,然后瘫坐在地。

    “我们未成年。”柴美涔扯着嘴角嘲讽地笑。

    张爸爸一瞬间面如死灰。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