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钱瞎子, 江湖人称钱半仙、钱半瞎。

    他的确瞎了一只眼, 换做别的行当肯定有很多不方便,可换做算命先生这一行,瞎的那只眼却反而成就了他。老人就常说,窥探天机者,多是五弊三缺的命理, 不是鳏寡孤独残,就是缺钱命权。钱瞎子少了一只眼,可不就是应了那“残”吗?

    然而事实上,他瞎眼跟什么天谴没有任何关系, 单纯就是幼时出了意外而已, 可因为年代久远,他又是外来户, 没人知道这些往事。

    凭着瞎的这只眼,以及巧舌如簧的能耐,钱瞎子在天桥底下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随便扯几句就能挣几包烟钱,一天下来起码两三百。不过, 因为纯属骗人, 他这心里也是发虚的,琢磨着这地也待了蛮长时间了,看着差不多了, 也是时候换个地方继续骗了。

    袁艺大舅妈的运气不大好,她带着人杀到天桥底下时, 钱瞎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问旁边下象棋的俩老头,人家笑着告诉她,钱瞎子老早跑了。

    “跑了?好啊,他果然是个骗子!还说我小弟和那女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全是扯谎的!他有本事就别再出现,我见一回揍一回!”

    不光袁艺大舅妈极为生气,她带去的亲戚们也都义愤填膺的破口大骂。这骗个五十一百的反倒没什么,关键是这么瞎扯淡,也不怕遭了报应!

    偏生,在一群义愤填膺的人们之中,有个特殊的存在。

    赵秋萍简直就像是被钱瞎子买通了一般的,好声好气的劝着她大嫂别气了,并道:“也不一定是跑了,兴许人家正好家里头有事脱不开身,今天没过来出摊呢?谁家还没个突发状况的?”

    “你可别再信那骗子的话了,他要是真的能耐,我弟怎么会闹离婚的?这才结婚多久啊,一个月都没有呢!”袁艺大舅妈又是生气又是伤心的,都说长姐如母,她虽然不是娘家仨姐妹里头最大的,可她却完全是长姐心态,尤其是对最小的弟弟。

    一方面,她弟弟年岁跟她差了一大截,是她父母的老来子,也是她娘家唯一的男丁;另一方面,她父母接连过世时,小弟还不满十岁,她们姐妹仨在父母的灵堂前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拉扯他长大成人,给他讨一个好媳妇。

    往事还历历在目,现在她弟刚结婚不久,居然要闹离婚了???

    赵秋萍完全不知道她大嫂那已经全崩了的心态,还在那头好言相劝:“其实钱半仙也没错啊,他不是说要好好处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那也架不住见天的上蹿下跳,各种作死吧?我看,还是大嫂你娘家弟弟、弟媳的责任更大一些。”

    袁艺大舅妈捂着心口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姑子,她真想问问,你会说话吗?

    至于说,那对新人的责任更大……

    她当然知道!!

    其实也不是谁的责任更大,而是这俩不相上下的作幺、作死。一句话,两个都不是好东西,都是占惯了便宜的货色,一旦没占到便宜就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从订婚开始算计,到领证办酒以后,彻底抛开了脸面,把算计明晃晃的摆在了台面上,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

    机关算尽的结果,当然只有一个,彻底撕破脸闹掰了,现在只余离婚一条路。

    可离婚就容易?给的彩礼怎么办?结婚戒指怎么办?订婚时的礼物怎么办?还有订婚和结婚酒席的钱,双方亲朋好友给的红包,拍婚纱照的钱,租礼服的钱,以及俩人恋爱一年多的各种花销。

    哦对了,这是男方这边的账单,女方也有话要说,她要精神损失费、青春损失费等等。

    男方觉得女方除了退还所有的礼物外,还得承担至少一半的恋爱订婚结婚的花销。女方则反过来认为,已经到手的绝无可能退还,还想索要一笔巨额赔偿金。

    ……

    袁艺大舅妈头都大了,这档口,小姑子还来给她添乱,赶紧叫停:“你不是单位还忙着吗?回去吧,反正钱瞎子都跑了,人海茫茫怎么找得到呢。”

    偏生,赵秋萍还想劝和:“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要离婚了?大嫂你劝了没?男人嘛,忍一时风平浪静,让让老婆也是应该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坐下来再好好谈谈呗。”

    “好好好,我会劝的,你先回单位吧。”袁艺大舅妈真的是一个头有两个大,偏这位是她小姑子,要是她亲妹子,她早就插着腰破口大骂了。

    这天晚上回到家,袁艺大舅妈一脸颓丧的把自己摔进沙发里,老半天都没动静一下。直到老公儿子都回家了,她才愕然发现,晚饭还没做呢。

    赵睿急得上晚自习,一看没晚饭,赶紧拿了钱跑去小区外头的饭馆子里将就了一顿,就又回学校了。

    而袁艺大舅赵国昌则是一脸的好奇,他当然知道小舅子的婚事告吹,却不知道白日里还发生了那些事。等他听完了全场,面对一叠声抱怨的妻子,却只苦笑的摇了摇头。

    “秋萍打小就性子固执,再说了……她这话也没错,你小弟是不大上道,没听说哪个人靠娶老婆发财的,给了彩礼又要人家娘家出双倍嫁妆,疯了吧?不光要嫁妆,还要买车陪嫁,他又不会开车,买车是来当摆设的?还有那个房子,我老早就说了,你娘家的老房子,你们姐妹仨不要都给他倒没什么,可他不能临近结婚突然卖了,又出首付买了个套大的。还特别走后门弄了两成首付,剩下的房贷没还清,连名字都不好加,偏房子是他的,贷款又要俩口子一起还,别说你弟媳不傻,再傻也不能同意这种事情吧?”

    袁艺大舅妈本来就烦得不得了,又听了这么一大通的话,气得拿过抱枕就砸了过去:“那是我弟!”

    “对啊,那是你弟,打小就习惯了从你们仨身上占便宜,一下子没便宜可占了,可不觉得自己吃了天大的亏吗?不是我帮理不帮亲,就他这做派,这回离了,下次就算再找,也是继续离。”

    “你……”袁艺大舅妈被气得心塞心堵心梗,“你们俩兄妹简直就是一个鼻孔出气,敢情全是我弟的错,那女人就没错?”

    赵国昌正打算实话实说,关键时刻,求生欲拯救了他:“也有错,一个巴掌拍不响,闹成现在这个样子,绝不可能是一个人的错。”

    这话听着倒是在理,可怎么就那么不对味儿呢?

    所以,结论就是,这俩全不是好货,闹掰也是活该?

    袁艺大舅妈感觉自己活不了了,最后关头,她想到了可怜的小外甥女:“小艺啊!舅妈对不住你。”

    “啊?”赵国昌没听懂。

    “你妹是个死心眼!她信了钱瞎子说的每一句话,你等着看她逼小艺考清华北大吧!”

    赵国昌:…………哎哟他把这事给忘了。

    **

    袁艺还不知道这茬事儿。

    其实吧,她对自己的记性不太自信,毕竟过去了二十年时间,上辈子这个时候她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做卷子上面,很多事情都是听她奶讲了一耳朵,对于具体的时间事件并不太清楚,而其中细则更是一问三不知。

    无知是幸福的,她还不知道她妈有多固执。

    此时的袁艺又在做什么呢?当然是在复习备考。

    高一第一学期的首次月考即将到来,考虑到这是入学后的第一场正式考试,哪怕再怎么对学习不上心的学渣,都难得的开始用功起来。再联想到学校的那些惩罚措施,以及要是考砸了国庆小长假必然不好过的惨烈结果,所有人都是一副积极备考的用功样儿,乍一看,氛围居然比市一中还要好。

    这是理所当然的,市一中平常的学习氛围就很充足,而且他们的月考虽然还没开始,可自打开学后,就各种单元考、随堂考、抽考不间断。这考试一多,同学们可不就习以为常了,更别提他们每日里都要做海量的卷子。

    一边是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书山卷海,相当于橡皮筋已经崩到了最大值,还能怎么紧张?另一边却是平日里浪得没边没际,冷不丁的被月考吓懵,对比之下,那学习氛围别提有多浓了。

    因为只是月考,博雅这边并没打算弄得很严肃,换教室没必要,甚至连换座位都不考虑,就琢磨着到时候把课桌反过来,直接考试。连监考老师都是自个儿班上的,不是班主任就是其他科任老师。

    老师们这边的状态很是轻松,同学们却仿佛上战场一般,早不早的抄了考试科目时间表,又难得大清早的到了个齐全,七点整全班同学开始早自习复习功课。

    到了月考那一天早上七点五十分,班主任邱老师抱着考卷进班时,还被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后退一步看了看边上的[高一一班]门牌,确认无误后,这才进了教室,一眼扫过去,同学们已经将课桌转过来了,这会儿正伸长了胳膊往前面课桌肚里塞课本。

    八点整,第一门考试开始了。

    对很多偏科生来说,高一上学期其实是很惨烈的,不管是偏文还是偏理,都会有自己不擅长的科目。就算难得有平均都好的,那也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儿,因为这学期末就该文理分班了。

    好在,博雅充分的尊重了学渣们,出的卷子一点儿也不难。更确切的说,是绝大部分都不难,这部分大概占到了考卷的百分之七十,而剩下的那百分之三十,就够呛了。

    换句话说,只要稍微用功了,百分制的卷子至少能得七十分,既给学渣们留了些许颜面,同时又敲响了警钟,让他们清晰的感受到实力碾压,省得没本事还飘得慌。

    邱老师站在讲台上扫视全班,看着同学们的表情从一脸庆幸到轻松愉悦,渐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最终定格成懵逼脸。

    第一门是语文,这个倒不会出现完完全全不知道该如何写的题目,可要答对也难得很,尤其是作文,想拿分相当不容易,老师挑刺扣分倒是别提有多简单了。

    而从第二门考试开始,就直接演变成同学们的末日天灾了。

    神啊!

    最后的大题不会做!

    哦不,应该是连看都看不懂!

    仿佛要凉了……

    就这样,每一场考试都是由易转难。假如说刚开始的题目给了同学们自信,那么后续的难题却足以将他们的信心全然击溃。然而每当他们心态即将崩溃时,下一场考试的开头又再度给了他们信心。

    如此反复,全是套路。

    月考足足考了两天,老师们是乘机修整了一下,却把同学们考了个外焦里嫩,都快烤糊了!

    要说这两天的月考有什么额外收获,当属袁艺了。

    原本,赵秋萍都打算去学校问问老师了,怎么上个高中,校园活动那么多?身为学生,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学习和考试吗?偶尔搞个活动是能轻松一下,可老折腾这些有的没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等她给袁艺班主任打电话,人家班主任主动打过来问候了,俩人还聊了一会儿,邱老师顺便告诉赵秋萍,本学期第一次月考的时间。

    这下,赵秋萍心里舒坦了。

    考试啊,这才是高中生应该做的事儿。再一看,袁艺一改从前每天九点准时上床睡觉的习惯,难得的开始啃书本背重点,她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开始心疼了。

    从月考前一周开始,袁艺就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赵秋萍每天给她做好吃的,汤汤水水接连不断,搁的全是好东西,才一周时间,就把袁艺养得红光满面,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脸色也格外得红润有光泽,瞧着气色绝佳,一点儿也不像是每天复习到十二点的样子。

    再对比用功苦读却连个夜宵都没得吃的住宿生,袁艺只觉得打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子幸福感。

    这还不算,赵秋萍仿佛徒然间忘记了清华北大那一茬,非但不再提起,反而柔声宽慰袁艺,让她别紧张,只是一个月考而已,又不是高考,尽全力就好。

    袁艺:……突然希望天天考试。

    天天考试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袁艺也就是这么一说,等两天的月考结束后,她比谁都感到轻松。

    没办法,她离开校园太久太久了,之前中考结束的那个暑假里,虽然也有翻看书本回忆知识点,可那个学习进度是由她自己来安排的,当然是轻松而又愉快的。等开学后,博雅的画风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她非但没感到压力,反而如鱼得水,小日子过得不要太高兴。

    直到月考到来。

    好在,只是两天而已,一晃眼就过去了。

    最后一门功课的考卷上交后,袁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再一次活过来了。

    碰巧,这天是中秋节,就像早一周邱老师说的那样,学校是没打算搞中秋活动,不过却在食堂里提供了免费的月饼,说是一人一个,不过打饭师傅压根就不计数,想要你就拿,大气得很。

    本以为这么一来,月饼绝对会不够吃,没想到还能有剩下的。

    也不是没想到,因为免费月饼全都清一色是五仁馅儿的。

    袁艺压根就没去领月饼,横竖每年家里的中秋月饼吃都吃不完。

    她爸妈单位都有发节日月饼,看着倒不是什么上档次的,不过质量不行数量来凑,俩人一共提回来七八袋,还不是礼品包装的,而是实打实的份量。

    这还不算,她姑和她叔也相继送来不少月饼,毕竟她奶一直住在她家里,赡养做不到,节日孝敬还是该有的,不过这些月饼的质量就好很多了,看着就特别有档次,好不好吃暂且不提,反正就一个字,贵!

    除了这些,还有袁艺大舅,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他每年都会收到好多礼物,钱和卡是不敢的,月饼就无所谓了,基本上过个中秋节,他家能收到至少五十盒以上的礼品装月饼。

    因为袁艺外婆跟小舅夫妻俩都住在县城里,市区这边就赵国昌和赵秋萍俩兄妹,自然当仁不让的承担了消化月饼的重任。

    反正等袁艺中秋这天傍晚回到家里,赫然发现,家里的月饼已经堆积成山了,不由的庆幸自己中午没吃那块免费的五仁月饼。

    袁老太还在那儿整理,见袁艺回家,忙招手唤她:“小艺来看看,你爱吃哪个馅儿的,都挑走,搁你房里,回头晚上写作业饿了还能啃两个垫垫肚子。”

    “呃……”袁艺走上前瞅了两眼,突然觉得好饱。

    “对了,小艺你考完了?”袁老太想起来了,她的宝贝小孙女这两天在考试!

    “考完了,月底放假前就能出成绩。”袁艺还是顺着她奶的意思拿了几个月饼,剩下的就敬谢不敏了。事实上比起月饼本身,她对装月饼的礼盒更感兴趣,挑了两个颜值高的礼盒,连带月饼一起抱回了房间。

    考试考完了,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可副作用也不是没有,那就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尤其他们老师不像市一中那样见缝插针,考完了也没什么作业,昨晚还能复习考点,今晚就只剩下闷头睡觉了。

    这一回,赵秋萍倒是没说什么,还心疼袁艺考试期间吃了大苦头,好在她算了算,离放假只剩下最后两天时间了,到时候小长假好好休息休息,肯定能养回来的。当然,前提是月考成绩得好,要是考砸了,那就只能趁放假努力补习赶上去了。

    袁艺还不知道她妈盘算了什么,次日一早背上书包继续去学校。

    月考结束后的第一次早读,理所当然的没人影,连值日生都很晚来,堪堪在上课铃之前把卫生打扫好了,倒垃圾这事只能等大课间再去了。

    各科老师们也都明白考完必松这个道理,皆一脸宽容的笑看着,只是这笑容背后颇具深意,总仿佛在说,你们先浪着,等成绩出来看你们怎么凉。

    被好几个老师用相同的眼神看了一整天,再迟钝的人都醒悟了,因此到了九月最后一天时,所有的同学都摆出了一副严肃相,正襟危坐等着老师过来发考卷和成绩单。

    要发下来的何止这些。

    袁艺作为班长,被邱老师赋予了重任。

    大课间里,袁艺就捧着一堆东西回到了教室里。一看到她回来,同学们立刻蜂拥而至,瞬间围了个水泄不通,争相恐后的抛出各种问题。

    “班长班长,成绩和排名是不是公布了?你拿的不是卷子啊,是成绩单吗?咱们班有人不及格吗?卷子等下会发吗?”

    “你们就不能让班长先把东西放到讲台上?对了,班长啊,国庆小长假是放七天吧?咱们学校不用补课吧?有没有作业啊?我表哥他们居然还要开家长会,咱们不用吧?”

    “别光说不做好吗?班长,我帮你发!”

    袁艺一脸冷漠的看着同学们,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班上是如此的受欢迎,当然她更明白这是成绩单的魅力,不是她的。

    还好,班委们也不是纯吃闲饭了,在片刻的愣神后,赶紧上来解救她。

    卷子还待在办公室里,等着袁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