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十月过得真是快, 等袁艺再度收拾好心情回到学校时, 又被通知本周有重阳节活动。这个倒不用做太多准备,只是由各班出一波人,往本地的几个敬老院去转转,唱个歌跳个舞,配老人家说说话解解闷, 完全没有难度,倒像是小时候的春游一般。

    袁艺作为一班的班长,自然也在大名单之中。非但如此,她还成了负责人之一, 领着一帮同学在敬老院待了大半个下午, 让她不由的想起了上辈子带熊娃子的经历。

    活动结束后,袁艺特地跑到街上买了份礼物, 她以前是没有重阳节这个概念的,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当然不能落下了。

    礼物是按照她奶的喜好挑的,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毕竟她现在穷。当然, 袁老太才不在乎礼物的价值, 她是有孙女万事好,高高兴兴的收了礼物,回头就系上围裙去厨房做大餐了。

    最可怜的还是袁东海, 他何其无辜啊,下班回到家第一时间就被亲妈喷了个狗血淋头, 问发生了什么事,才知道闺女又作孽了。

    所以,你送你的礼物,为什么我要挨骂呢?重阳节什么的,以前也没见你们过啊!

    袁东海:……心疼我自己。

    袁艺:……嘻嘻:)

    不过很快,袁艺就笑不出来了。

    十月的最后一周,周一上午第一节课,班主任邱老师突然宣布,本周四和周五进行半期考。

    这话一出,包括袁艺在内的全体同学都惊呆了。

    怎么感觉才刚开学没多久,这就要半期考了?

    不得不说,有规律的循环式生活真的特别能麻痹人。

    一周上五天课,休息两天,中间有各色好玩的活动,这样的日子循环个四次,就到了月底,考过月考,公布过成绩,再分析下卷面对错,新的一个月的第一周又过去了。这样再重复个四回,一学期就唰唰的结束了。

    放个寒假,继续新学期,经过几次考试,度过几回假期,又迎来了暑假,接下来是新的学年……

    同学们还在哀嚎,袁艺已经快速的换算完毕了,顿时有了难得的危机感。

    高中三年,看似很长,其实短的惊人。

    偏生,有人看不清。

    “老师!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怎么就突然要半期考了?这不是才十月份吗?学期就过去一半了?”

    “对啊,怎么都不提前通知呢,现在已经周一了,周四和周五考试……我的天呐!”

    “完了完了,这次我肯定要完了。”

    哭嚎脸、呐喊脸、生无可恋脸……

    在得知了三天之后就会进行半期考,高一一班瞬间上演了人生百态,还全是绝望悲伤系的。没办法,消息来得太突然,就连班上成绩最好的学委方静都面露慌乱,之前天天上课没什么感觉,冷不丁的说要半期考了,总觉得知识点尚未完全吃透消化,错题集还没来得及订正,公式背了却还不能彻底掌握……

    反正就是漏洞一大堆,别人是浑身上下无破绽,换成他们就是破绽百出,眼看着就要凉了。

    邱老师面无表情的看着底下的学生演一出群魔乱舞,在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后,才平静的开口:“即便没有半期考也会有月考的,还是你们以为这个月少了一周的课,就没月考?”

    ——不敢不敢。

    “所以,月考跟半期考有什么区别吗?不就是名称不同吗?考的科目全部一样,考试时间也是老样子,连地点都在自己班上,这也值得你们大惊小怪?”

    ——有点道理。

    “当然,不同点还是有的,上次月考我们只进行了班级排名,这次会在全年级段排名。另外,上次月考让你们把成绩单拿回家让父母看,我也不太确定你们到底做没做,所以这次,每个同学都必须让父母签名,我会检查的。”

    ——我的妈呀!

    邱老师是真有本事,她能让本来就无比绝望的同学们,更进一步的生无可恋。

    偏生,她的话句句在理,至少在听到前半段时,大家都信了半期考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没比月考高贵多少。可听完了后半段的话后,所有人都死不瞑目的看着她。

    虽然半期考并不比月考高贵,却能把你们一个个都逼死!

    她是这个意思吧?

    是吧是吧?!

    关键时刻,袁艺举手提问:“老师,半期考之后会开家长会吗?”

    家长会!!!!!!!!!!!

    刚刚就觉得快死了的同学们,只感觉头皮都要炸了。一瞬间,所有人瞪圆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邱老师,视线全都落在了她的朱唇上,颤抖着等待她的判罚。

    邱老师微微一笑:“你猜?”

    同学们:…………

    “虽然本周有半期考,但不会特地停下来给你们复习时间。Ok, now class begins……”

    开课前说这个,完了还得继续收敛心思上课?

    这操作,简直令人窒息。

    更悲伤的是,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这课就是得上,还不能分神,因为谁也不知道最后时刻,老师会不会划范围说题型。

    等英语课下之后,同学们才“嗷呜”一声,或是趴在桌上,或是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全都丧得不得了。

    相较而言,袁艺的心理承受能力就好太多了。

    “干什么这么颓废?邱老师说的也没错,就算没有半期考,月考肯定是有的。顶多也就是加了个年级段排名,可上个月的月考那会儿,你们不还说,年级段排名对我们有利吗?”

    依着博雅惯常的习惯,应该是按照入学考试的成绩来分班的,可因为某些家长不服气向教育局举报了这个情况,博雅被迫取消了入学考试。然而,最后的结果其实也没有很公平,他们这一届分班并没有如那些家长所愿的随机分配,而是干脆拿了中考成绩作为参照物,一样把学生分了个三六九等。

    一班作为年级段的佼佼者,天然占了优势。

    试想想,全班五十人,你排了第五十名,多丢人不是?可要是全年级一千多人,你考了个第六十名,那也是很光荣的。

    唯一值得担心的是……

    “中考前我熬了整整两个月啊!那两个月的日子就不是人过的,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除了吃喝拉撒,连睡觉时间都不超过五个小时。我差点儿以为我活不到中考开始那一天了!”

    “鸡和狗才没咱们那么辛苦呢,我中考前过的那段苦日子,就我奶奶亲口说的,说我比新中国成立前,旧社会地主老财家的长工还可怜,这是压迫啊!”

    “我的成绩也是被逼出来了,我中考没考砸啊,我超常发挥了!!”

    袁艺无语的看着他们大倒苦水,虽然颜值相差很多,可她此时面上的神情,却跟刚才的邱老师一模一样。

    同桌步莲也在小声的逼逼:“再闹也得考啊,这月考啊半期考啊期末考啊!简直比我的大姨妈都更准时更糟蹋人。”

    袁艺:……同学,你这比喻很形象啊!

    所有的同学都普遍觉得自己没复习好,毕竟九月刚开学,高中比初中好玩太多了,光顾着浪去了。而十月天数少活动却不少,体艺课、校运会、篮球赛、啦啦队比赛、重阳节活动,还有周报、月刊、校电视台录播、黑板报等等。

    有自制力的人真不多,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尤其是未成年人,真的特别容易被带着跑。

    最惨的是,还没等他们收心,半期考就这样砸在了众人头上,把他们砸了个目瞪狗呆。

    三天时间,复习九门功课,并且还要一边上新课一边做作业,老师们还不带着一块儿复习。

    总觉得这次要凉,好在要凉也是大家一起凉。

    然而,袁艺可不想跟他们一起凉。

    她对学习兴趣缺缺,可事实上她并非完全不爱学习的人。这主要是因为她天生就是投资人的脑子,喜欢对比投入和收获,假如两者成正比,或者收获远远大于投入,那她会相当欣喜的追加投入。反过来说,要是收获不能让她满意,她会果断放弃,换个项目继续投资。

    上辈子,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失败,可每一次,在意识到不对时,她都会及时收手,丝毫没有半分留恋。

    带着这样的心理,让她在注定得不到大回报的学习上面,投入超多的精力,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解决的方法也不是没有,那就是当收获增加时,她很愿意追加投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很多刚踏入社会的毕业生都有遇到求职问题,哪怕顺利的入职了,也会感到迷茫。工作时间太长,工作强度太高,同事关系难以处理,领导还阴阳怪气等等。

    要袁艺说,这些全部都不是问题,核心问题就是,薪金太少了。

    给你月薪三千,让你去996工作制,也就是早九点上班晚九点下班,每周工作六天的极不人道的工作制度。可要是将大前提换下,把月薪三千换成了月薪三万呢?如果还不够,换成月薪三十万呢?三百万呢?

    不是付出太多,而是回报不足。

    袁艺打小就懒散得很,偏偏就是这么个安逸性子的人,上辈子愣是将自己塑造成了工作狂。赵秋萍有句话说对了,她不是不行,而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在仔细斟酌过后,袁艺发现她还是有可能考上名校的,中美在他们省城的分校。

    想要达成目标,付出是必然的。袁艺很清楚想要参加美术艺考集训必然要得到亲妈的支持,所以刷好感度是绕不过的一道关卡。

    亲妈最喜欢什么?

    好成绩和好名次。

    想通了之后,袁艺开始狂刷习题册,连小课间也不放过,拿着她弟的笔记开始狂啃,重点攻克语数英三门课,当然政史地也不能放弃,文科拿分要比理科简单多了,完完全全是肯背就能得分的,属于短期回报率极高的课程。至于理科,袁艺觉得自己大概能抢到基础部分的那七十分,难度高的大题她还是趁早放弃吧。

    尽管复习很紧张,袁艺还是每个午休都去美术教室准时报道,步莲本来是不想去的,她想趁着还没考试多啃点儿资料书,可见袁艺走了,她犹豫再三还是一溜小跑的跟了上来。

    “圆圆,你可真淡定啊,你想没想过,万一考砸了,你爸妈会不会不让你学美术?”

    “考好了也未必同意的。”袁艺何止淡定,她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尽人事听天命,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高考砸到地心,没的书念而已。”

    “……”

    袁艺看了步莲一眼:“我跟你不一样的,我并不是喜欢美术才学这个的,只是觉得选这个回报率比较高而已。就算我妈真的打死不让我学这个,大不了换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要是没考上心仪的大学喜欢的专业呢?”

    “没考上就没考上呗,再说了,我也没心仪的大学喜欢的专业啊。”

    “可毕业以后找工作呢?”

    袁艺忽的笑了,她想起自己真正年轻的时候,总是学别人走一步想十步,把未来的计划定了一箩筐。殊不知计划赶不上变化,更不知道九成以上的人,学的大专跟自己的工作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她上辈子学的是幼师诶,她的工作却是风投公司的总裁。

    可要她这辈子去考金融相关的专业,她又不愿意了,人生嘛,就该多点尝试,再说那么多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最后都给她打工了,说明学校教的也没什么太大作用。

    步莲被她说的一脸懵逼,好在她是个直觉性动物,从报道第一天,就本能的觉得袁艺这人有能耐,既然这样,那就乖乖听话好了。

    直到后来的后来,步莲回想当年,只想为自己的第六感点赞。她这辈子的技能点是都点在了抱金大腿上了,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人生赢家。别人向她取经,她实话实说——

    首先,你要抱紧一个金大腿,然后就乖乖听话,等着被带上巅峰。

    **

    三天后,半期考如约而至。

    不管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半期考跟月考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更别提邱老师还说过,这一次会增加全年级段的总排名。

    假如成绩够好,年级段总排名会给人带来很强烈的成就感和愉悦感,可反过来说,要是考砸了,在班里就算垫底也就是第五十名,放在年级段里,可能就是几百名开外了。

    会死得很惨吧?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班的压力才真正的体现了。

    你以为在一班就能舒坦?后面的班级,考砸了也没什么,万一幸运的碾压了一班同学,绝对能吹嘘好久。这就好比袁艺上辈子看巴西对战中国,国足输了那就输吧,屁不疼。可万一输的那方是巴西,那就沦为惨案了。

    到了半期考这一天,一班同学多数人都是满脸的绝望悲呛。

    怎么说呢?感觉这一次要手拉手一块儿凉了。

    两天考九门,肯定是很吃力的。可同学们并不敢抱怨,他们很怕一抱怨,万一校长大人愉快的接受了他们的建议,把原本两天的考试时间,扩充成了三天怎么办?要知道,周四周五之后就是双休日了。

    本着早死早超生的想法,同学们咬牙熬过了半期考这两天。

    与此同时,市一中、二中也都相继开考,不过他们就狠多了,考试时间倒是充裕,一天考三门,一共考三天。可惜,考试却安排在周五到周日,这三天里。

    从亲妈处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袁艺长出了一口气。

    一方面,是有对比才有幸福感,另一方面,也是最现实的,赵睿比她考得晚,还占用了双休日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周末她可以愉快的度过了。

    赵睿也挺惨的,更确切的说,是相当得惨。

    市一中太现实了,也太残酷了。依着他们的制度,每学期都会根据排名情况,给学生重新排班。你要是本来就在普通班,就不去无所谓,只要别落到后面就行,万一运气好冲到了前面,那感觉,别提有多爽了。可对于实验一班的人来说,那就太残酷了,必须稳住,一旦跌出去,别说男女双打了,整个假期都能给泡汤了。

    尽管只是一次半期考,可这却相当于一次模拟的分班考试,那些名列前茅的不怕,中不溜丢的也还有信心,最怕的就是垫底卡线的,简直比袁艺的同学还要方。

    很不幸的,赵睿就属于卡线的那种,他是中考超常发挥,这才考上了市一中。本来,以他的成绩,必然是会被分到普通班去的,还不是前面那几个,应该是十班以后的那种。偏偏,他有个给力的爹,硬是托关系找门路给他塞进了实验班里,直接导致他两次月考都垫底。

    呃,情况是这样的,袁艺他们九月一号才开学,九月底就是首次月考,接下来的十月底就是半期考了。而赵睿他们学校,八月下旬就开课了,九月中第一次月考,十月中第二次月考,所以明明他们的进度更快,半期考反而比博雅晚了几天。

    袁艺考完就放松了,她还偷偷的买了素描纸和笔,打算趁着两天休息日好好的磨练下。

    这一回,连老天爷都帮她了,袁艺大舅妈娘家小弟那俩口子,又作死了,明明都说好了要离婚的,都到了民政局门口了,莫名其妙的打了起来,先送了医院急救,后去了派出所,两家人全被牵连进去了。要命的是,赵睿半期考,大舅妈只能打电话过来求救,倒不是想让赵秋萍去帮那俩作精调解,而是希望她能来自家照顾下赵睿。

    赵秋萍领命而去。

    袁艺恨不得给那俩口子烧高香,就跟钱半瞎说的那样,离啥婚呢,凑合着过呗,省得离了婚还要去祸害其他人,真希望他们百年好合,天天干架。

    她倒是过了个愉快的双休日,等周一到校后,却发现全班都是愁云惨雾,见她过来,还问到底会不会开家长会。

    看着一张张绝望中饱含着期待的脸庞,袁艺决定做个人。

    “半期考以后应该不会开家长会,但期末考试前肯定会的。你们别忘了,这学期我们就得文理分班了,老师肯定会跟家长沟通的。”

    欢呼声还卡在嗓子眼里,同学们就又被后面那个噩耗给击溃了。

    是啊,就算期中不开家长会,期末肯定会开,到时候老师把这几次月考、半期考的卷子和成绩单,唰唰的摆成一排,只怕到时候直接惨案变成血案了。

    袁艺双休日过得太高兴了,意外发现自己刚才似乎没把人做到位,决定再接再厉。

    “家长会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去人才市场雇几个爹妈呗,混过去又不难的。”

    ——喵喵喵???

    “你们的手机不好多都是双卡双待的?老师让留爸妈的电话,你们就写自己另外一张卡好了,多办张卡又不费事。再去雇个爹妈来,找那种年纪合适的,提前先把信息沟通交流好,不就可以去开会了?一天下来也用不了多少钱的,更别说家长会最多半天,撑死了百八十块钱。”

    ——还能这么干!!!

    就有同学后知后觉的哭倒在地,他们太实诚了,先前就把爹妈的手机号给了老师,当然这只是极少部分,还是属于刺儿头的,不然老师无缘无故的也不会索要电话号码。

    更多的同学听了这些话后,开始盘算自己兜里的钱够不够。暂时不够也没什么,离期末还有两个月时间,每天少吃一包零食,少买一瓶饮料,怎么着也能把钱省出来。

    嗯,就这么办。

    预感到学校要搞事,必须先存点钱给自己留条后路。

    袁艺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这么干是教会孩子,其实也就是高一刚入学这会儿,同学们都还算是天真的,都不用等升入高二,到高一下学期,绝对会变成老油条的。

    由此可知,那些社团也是这么想的,高一新生太嫩了,招收进来也就是当个预备役,等他们变成老油条了,就该是重用他们的时候了。

    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袁艺就跟那些砍号重来的大佬一样,拖着一群小号越级打怪,撒丫子飞奔向康庄大道。

    排名出得比较晚,卷子倒是已经批改出来了。周一第一节课还是老班的英语课,就见邱老师黑着脸杀气腾腾的进了教室,吓得底下的同学大气不敢出,生怕一不留神就点燃了火.药桶。

    邱老师是抱着卷子进来的,一走到讲台边上,就“啪”的一声,将厚厚一大沓卷子狠狠的砸在了讲台上,声音其实不算特别响,就跟炸雷一样在同学们的脑海里炸开,吓得他们心跳都漏了一拍。

    这情况似乎不太妙啊!

    难道有人要凉了?还是全班一起凉了?

    那些考完自我感觉很不好的同学们,已经开始默默的在心里祈祷了,比起单一个人上路,还是大家一起走吧。

    不想独行……

    “看来,中考成绩让你们很骄傲?觉得复不复习都无所谓了,反正以你们的成绩,是稳稳待在第一集团的?全年级段一千多人,你们是不是认为大家都不努力,再怎么样,你们也能稳在前百名?很好,看来是我对你们太宽容了,这一次,跌出百名开外的,还都要加强学习。以后,你们的作业会成倍增加,直到下次成功挤入百名。”

    邱老师也算是有人情味的,起码没把标准压在前五十名,百名的话,也算是留了点儿余地,毕竟人的状况是有起伏的。

    然而,没等同学们稍稍松了一口气,邱老师又道:“别的科目我还要跟任课老师去商量,我的英语课从今天开始加码,尤其是低于七十分的同学,把错题抄写十遍,第一课至今的单词,抄写五十遍。另外,从明天起,增加随堂考试。放心,难度不是很高,也就是单词听写。”

    同学们惊呆了,他们很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下子就把他们从天堂拉到了地狱里?难道这次考得真就那么差?

    对比邱老师前后的态度,多数人都怂了,真心觉得是自己出了问题,不然老班怎么会突然变了画风?

    怂怂的同学们,配上气场大开的邱老师,两节英语课的课堂效果好得叫人惊讶。直到下课,邱老师才叫了袁艺,把卷子发下去,先自己订正,她下堂课会抽二十分钟进行讲解。

    直到目送女王大人离开,袁艺才走上讲台,不过事实上并不用她亲自来发,多的是人抢着帮她干活。

    没一会儿,卷子就都到了各人手上,疑惑也就此产生了。

    “我觉得我考得还行吧?这不是上了八十吗?”

    “八十算什么,我八十八,牛逼大发了!”

    “那就不是我们全班都考砸了,而是有个别同志拖累了我们。再不然,就是英语都还行,其他功课考砸了?”

    各种猜测都涌了出来,而最不幸的,就是那些六十几分的人了。明明百分制的卷子里,六十分就算是及格了,偏偏邱老师刚才说的是七十分以下受罚,他们又不敢申诉,只能翻出抄写本,悲痛不已的订正抄写。这还不算,还得毫无同胞爱的被同学们抨击,怎一个凄惨了得。

    之后不久,各科卷子都一一发了下来,有些是任课老师带来的,更多的则是袁艺等不住了,唤上几个班委,去老师办公室把卷子搬了过来。

    到下午,排名也都出来了。

    袁艺拿到全班同学的总分以及排名后,先看了眼自己的。上次月考,她是全班第十,跟第十一名只差了一分,而这一次,她是全班第五,年级段第二十名。总分进步倒是不大,因为这次的卷子难度明显高于上一次。

    再往下,她看到了几个惨不忍睹的名次,大概明白了邱老师的火气来自于哪里。

    回到教室里,她就直接把总分排名贴到了课程表旁边,没等她离开,身边就围上了一群同学,争先恐后的伸长了脖子边看边叫唤。

    “方静班级第一年级第一!!”

    “我的妈呀,我完了!我居然是年级第六百!!”

    “兄弟,我年级第七百八,我说那些人是疯了吗?怎么考的那么好啊?我跟你只相差了五分,年级段排名差了快两百!!”

    “完了完了,期末分班,我得去十班以后了。别班的都是牲口吗?!”

    哀嚎声此起彼伏,当然也有高兴的。不过,看在其他同学心态都崩了的份上,那些进步很大的同学多半只偷着乐,还要正经脸表示自己之前也没怎么复习,纯粹就是运气好。

    考砸了的同学:…………

    神他妈的运气好!我信你我傻逼!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怨念的,考好考砸都是自己的锅,尤其在经过了中考的筛选后,来博雅上学的人中,除了极个别是被秃校长忽悠了的同学外,九成九都是学渣。

    ——端看谁比谁更渣。

    总分和排名公布后,一班一度陷入了生无可恋中,就在袁艺以为他们打算收敛心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时,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看到了元气满满早已恢复过来的同学们。

    呃,怎么说呢?看到你们,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失败之后再多的誓言,都抵不过乐观向上的本性。

    考砸了日子也得过啊!

    努力是应该的,不过得先缓个几天,调解一下。

    离下次月考还有一整个月时间呢,来得及来得及。

    都说爱笑的女孩不会倒霉,可惜事实却正好相反,太乐观很容易乐极生悲。

    譬如,邱老师再度大发雌威,一个河东狮吼下去,唬得同学们面无人色,纷纷诅咒发誓要努力学习。

    再譬如,半期考的成绩不错排名也不错,袁艺高高兴兴的拿着成绩和卷子回家,结果刚推开门,就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谁买的香蕉!!”

    心理阴影就是这样造成的,袁艺抓狂的看着餐桌上的那一捧香蕉,当然其实也不止香蕉,还有其他水果,像橘子苹果梨之类的,看着品种还是挺丰富的。

    可袁艺却是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捧香蕉,直觉告诉她,又有惨案即将发生了。

    她就不明白了,她都打算好好做个人了,怎么还有惨剧等着她???

    很快,真相就披露了。

    “你喊啥呢?这是你大舅妈送来的,这几天我不是一直照顾睿睿吗?她感谢我来着。”赵秋萍听着动静走了出来,见袁艺一脸的惊悚,只道,“你不爱吃香蕉就别吃了,吃其他不就行了?”

    顿了顿,她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挑食还嚷嚷。”说完,就又转身忙活去了。

    袁艺捂着她那颗饱受惊吓的小心脏,觉得这一回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哪知,她妈去而复返:“你们半期考的成绩出来了没?你考了多少分?”

    “我全班第五,全年级第二十。”袁艺补充了一句,“我们年级段一共有一千多个人呢。”

    赵秋萍一脸欣喜的点了点头:“卷子呢?也叫我看看。”认真的翻看了一遍后,她愈发欣慰了,“我就说,小艺聪明得很,也没见你怎么复习,就考得不错了。我跟你说啊,睿睿他读书可用功了,真的是往死里读,他们学校六点二十分开始早读,晚自习下课都十点了,他还要复习到凌晨两点。”

    也就是说,她弟一天只睡四个小时?难怪长大以后成了小矮子,就比她高了五公分。

    “记得提醒睿睿,多喝牛奶多打篮球,省得以后长不高。”

    赵秋萍不以为然:“他长得比你高。”

    袁艺→_→

    比她长得高是一件值得骄傲自豪的事情吗?她这身高,就算在南方也是矮子,穿上恨天高都没一七零。

    “我就打算多锻炼多喝牛奶,争取在骨骼完全闭合之前,多长高两公分。”袁艺随口说着,提上书包就要往自己房间走去,同时还要努力无视躺在餐桌上睡姿无比妖娆的香蕉一家。

    “你们老师批卷速度挺快的嘛,不知道睿睿他们怎么样了。先考的那几门成绩也该出来了,回头我问他拿卷子去。”赵秋萍美滋滋的把卷子还给袁艺,然后就说出了吓死亲闺女的话来,“不然就这个周末考好了,反正你们学校就是两天考九门的,小艺你行的。”

    袁艺:…………

    你说行就行吧。

    悲伤的接过卷子提上书包,悲伤的回到房间,悲伤的开始订正卷子,悲伤的把错题抄到小本本上。

    整个晚上,袁艺都在悲伤中度过。

    对比乐观向上的同学们,袁艺简直就是异类。好在,那些乐观的同学们很快就在邱老师的镇压下,重新变回了颓丧的状态,更惨的是,这一次邱老师明确说了,下次月考以及期末考试的难度会比这次更高。

    这已经不是哀嚎那么简单了,完全是欲哭无泪。

    后知后觉的同学们这才意识到,虽然博雅的画风与众不同,也并不阻止他们浪翻天,然而成绩还是得抓的。这是什么意思?就是两边一块儿抓啊!不光要成绩好,别的也要好,简直比市一中还要残暴!!

    袁艺凉凉的建议道:“不然你去建议校长大人取消一切校内活动、解散社团?”

    “不不不,班长大人我错了!”

    本来还在热切讨论心机狗的校长大人,冷不丁的就听到了袁艺这话,顿时吓得他们瞬移回了自己座位上,随手抓了一本书就开始埋头苦读。

    话说回来,比起秃萌秃萌的校长大人,总感觉班主任邱老师才是女王。可就算是女王大人邱老师,跟班长一比……

    “你们觉不觉得我们班长是个大魔王?”

    “黑罗煞吧!”

    “我给你们说个事儿,我隔壁寝室那个路子,他前几天还跟我说,想追求我们班长,吓得我当时就尿崩了。”

    “噗——”

    “不开玩笑,谁叫他非要在我上厕所时说这个话,幸好我动作快,不然就变成尿裤子了。”

    “班长大人啊!只可远观,只可远观。”

    “对啊,看她的照片特别容易叫人想入非非,谁叫她长得好看呢?等近距离相处久了,就想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想入非非。”

    “因为你眼不瞎但脑残。”

    “你傻呗!”

    男生那边说着说着就掐到一块儿了,袁艺听着动静,转过身来看向闹腾处……

    三秒之后,男生们老老实实的低头看书,神情无比专注,眼神别样虔诚。毫不夸张的说,面对自家的太后娘娘,都没那么老实过。

    可惜,大魔王也是有克星。

    转眼又是周末,不管平时用功还是不用功,到了双休日,怎么着也会松快一下。只除了袁艺。

    她妈给她都把时间考场安排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