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袁艺并不知道他大舅家最后闹了个鸡飞狗跳, 她收拾好书包, 对照着课程表,把明天要上的课本练习册都带上,最后拉上书包拉链,搁在了她自己的床头柜上。

    当然,还得设定好闹钟, 感觉她这个诺记直板手机,最常用的功能并不是打电话发短信,而是看时间和定闹钟。

    次日一早,袁艺就跟往常一样, 背上书包去学校了。

    学校里一切如常, 哪怕期末考试即将来临,多数学生还是没能从刚结束的圣诞活动中彻底脱离出来。再就是, 考虑到这个学期就要文理分科的,无论是学文科的还是学理科的,都要永久性的跟其中三门功课彻底说拜拜。这种感觉真的挺好的, 丁点儿都不留恋。

    中午放学后,袁艺也跟往常一样, 同步莲等几个好友一起去食堂吃了饭, 再提上绘画工具,去了体艺楼的美术教室。

    到了下午,上课、下课、布置作业……

    转眼又是一天过去了。

    这周并非袁艺做值日, 她笑着跟同学们告了别,又仔细查了遍行程单, 发现到放假前,学校仅剩下唯一的一个活动,也就是元旦汇报演出晚会。

    凑巧的是,上周日过圣诞节,这个周六则刚好是元旦。考虑到毕竟快期末考试了,这一次还是高一全年级段的文理分班考,学校方面就顺其自然的把元旦晚会安排在了周六。又因为担心学生们上下学不便,所以名为“晚会”,实则时间却定在了周六下午。

    正好,上午最后一次彩排,下午午饭后就可以开始元旦晚会了,差不多平常的放学时间,晚会结束。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个事情主要是由文艺委员接手的,袁艺是负责大方面统筹的,在询问过节目进度后,她就放心的离校回了家。

    袁艺怎么也不会想到,家里正有一场暴风雨在等待着她。

    **

    “咦?”

    在上楼梯时,她就准备好了钥匙,可等她走到自家大门口,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推门一看,袁艺当下挑眉。

    她大舅一家子都在,当然,她爸妈和奶奶也在。

    再有就是,气氛异常凝重。

    “这是做什么?三堂会审?”袁艺随手将钥匙搁在了鞋柜上,脱掉厚厚的雪地靴,换上了暖烘烘的室内棉拖鞋,“不对,睿睿为什么不去上学?你们学校应该还没到放学时间吧?”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还是赵秋萍哑着嗓子打破了平静:“小艺,你告诉妈,昨天下午到底有没有去找过睿睿?你说。”

    这下,袁艺听懂了,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低头不语的赵睿,她大大方方的承认:“对啊,我去找过他。”

    “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承认?”赵秋萍气得浑身发抖,“你知道睿睿他……”

    赵国昌接过话头:“睿睿他们学校校规非常严格,早恋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老师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要他写八百字的检讨书,本周五在国旗下当众朗读。还有,他必须说出早恋的女同学是谁,不管是本校还是外校的,都应该严肃处理。”

    “哦,那可真是太为难他了,毕竟就他那个作文水平,写八百字的检讨书,确实挺不容易的。不过,市一中多大脸?本校的要管,外校的也要管?是不是回头还要管天管地?”袁艺冷冷的看着她大舅,“直说吧,来找我干什么?”

    “你怎么这么说话?……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你赶紧跟我们去一趟市一中,把事情好好的解释一遍,说清楚了,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袁艺实力拒绝:“不,我不去。”

    赵国昌本来已经动身了,听到这话后,不敢置信的看了过来:“你在说什么?我都没有怪你陷害睿睿,这本来就是你闯下的大祸,把事情摆平不是你应该做的吗?我都没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当然是报复啊!光明正大的报复啊!只许你们坑我,不准我自卫反击?还有,你说的倒是好听,闯下的大祸要自己摆平,我让你把你造的孽处理干净,你处理了吗?”

    “你瞎说什么?我告诉你,你这个事情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是人品问题!”

    袁艺嗤笑一声,顺手把背上的书包放到了椅子上,双手抱胸,眼神冰冷的缓缓扫视过去。

    从她大舅,到她大舅妈,再到从开始到现在连头都没敢抬一下的赵睿,一个挨着一个,慢悠悠的看过去,看得很认真很仔细。

    “正好,有些话我很早以前就想说了,本来想着短时间内应该找不到机会了,没想到啊,机会还能送上门来。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咱们今天就把事情彻底掰扯个清楚明白。”

    “大舅,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感激你们全家?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那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感激过你,最多看在你是我妈亲大哥的份上,忍着不怼你和你的全家。”

    “首先,我承认我学习成绩是不好,可这跟你有关系吗?怎么就碍着你了?你们一家子都烦,烦死人的烦,全都铁了心来搞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我亲舅舅哦,一天到晚的给我找这个资料那个资料,我房间里一堆东西都是你拿来的,天天煽风点火。谁不知道二中不是明码标价的?如果没有门路,就算拿着钱,人家校长也不收的。要是没有你天天闹腾,我妈能做什么?她连二中的门朝哪儿都不知道!”

    “你!我舅妈,不是这个建议就是那个建议,还能带我去算命瞎子地方给我批命?我妈为什么要让我上清华北大?还不是你折腾出来的事儿?你弟弟结婚,你自己办啊,关我妈什么事儿?就算给亲戚帮个忙也无所谓,帮忙还帮出祸事来了?我让你们帮我解释,你们呢?哦,我劝了,劝不动,小艺你自求多福吧!”

    “还有赵睿,你为什么要拿课堂笔记?为什么拿卷子练习册?就你事儿最多,还给我批卷子,你把我坑成什么样子了?”

    从中考之后,一直到现在,她的磨难难道不是大舅一家人带来的?关键是,她不觉得自己曾经得罪过大舅一家人。

    假如说,她不是重生归来的,看事情没那么透彻,可能就此恨上了她妈。问题是,她妈才是真正爱她的那个人,只是不幸用错了方式。所以,她从没恨过妈妈,只是格外反感那些不停教唆的人。

    “我们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么想?”一直不曾开口的大舅妈忍不住出言问道。

    为你好……

    多少人被这句话坑得血泪满面、无处伸冤。甚至更惨,因为别人的一句为你好,跟父母至亲恩断义绝,落了个亲者痛仇者快的悲惨下场。

    袁艺两眼直勾勾的看过去:“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中考成绩公布的那一天,是谁打电话来炫耀自己的宝贝儿子考了个巨高的分数?我跟他一个学校一个年级,我俩的差距你不知道?我是仅仅中考才考砸了吗?你一个稳上二中超常发挥能上市一中的人,非要跟我这个回回考试垫底的人比较?”

    “是谁跟我妈说,我这个成绩太糟心,一定要塞钱进二中,不然以后就毁了。你有透视眼?还是你打算改行干预言师了?一中和二中每年招收的学校绝对不会超过三千人,两千五都不知道有没有。而我们全市,参加今年中考的人数,早就超过了五万人。所以呢?这剩下的四万多人未来全部都毁了?那我还能说,考不上清华北大的全他妈的是废物呢!!”

    “我一个学渣,你们鼓励我妈倾家荡产的送我去二中,是为我好。考清华北大,是为我好。每周回家考试,是为我好。考完还让赵睿给我批分,都是为我好。”

    “也许我妈不知道博雅是什么情况,也不清楚我这个分数在全市是什么水平,你们也不知道?”

    “大舅,你是教育局的领导。你当着我妈的面告诉她,我考上清华北大的几率有多大!我告诉你,比你被雷劈中的概率低太多太多了。不然,你出门去买彩票,买一张中五百万,连着买十张都是五百万,就算这样,那也仅仅能归为运气好,清华北大不是单单一个好运就能上的!”

    “赵睿,你可真是棒棒的。我想,在座的再没有一个人比你更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市一中实验班的水平怎么样,你敢说你不清楚?你是凭自己实力考上的市一中,是你爸花了钱托人情塞进的实验班,应该还没少请老师吃饭送烟酒送超市卡吧?你多用功呢,从还没开学就上补习班,天天努力,头悬梁锥刺股,就算这样你都是班里的后进生,垫底的!!你真的觉得,光凭你那些课堂笔记,我能跟得上进度?如果我可以,那只能证明我是个绝世天才。”

    袁艺怕个球!

    翻旧账谁不会?

    站在道德制高点,俯瞰芸芸众生的感觉不要太爽!

    ……

    所有人都傻眼了,袁艺突如其来的爆发,吓懵了众人,也是这个时候,赵秋萍才突然意识到,事情完全不像她之前想的那样。

    怎么说呢?就好像一夜梦醒,天塌地陷的感觉。

    真的是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赵秋萍既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大哥,也不知道女儿怎么会有这么极端的想法,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好似失声了一般,完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沉默许久之后,袁艺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些事情先暂时放一放,睿睿他们老师……反正你先跟我们去一趟,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了,再说其他。”赵国昌脑仁都疼了,好在他还分得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努力说服外甥女,“你想想,睿睿对你还是很好的,要不是老师逼急了,他也不会说出你找他到底有什么事。”

    “所以呢?我应该夸他好棒棒,夸他讲义气?”

    没给赵国昌再次开口的机会,袁艺又继续怼人。

    “你们这么坑我,我好不容易想到办法让自己解脱一下,糊弄下我妈。对啊,我干了坏事啊,我妈就在我旁边,你问是不是我,我怎么可能承认?你非要我承认,我该怎么说呢?”

    “说,对啊,就是我啊,我去找他了。找他干什么呢?让他帮着糊弄一下我妈。为什么要糊弄我妈呢?因为你们全家啊,谁都不想让我过上一天安生日子,非逼着我跳楼不可!!”

    冷不丁,袁艺想起了她上辈子曾经的副手。

    袁艺的副手本来有个非常完美的人生,一路顺风顺水读到博士毕业,家境富裕,人美聪明。还在读博时,就找了个同样读博的老公,博士毕业那天,她生下了她第一个孩子。

    之后,应聘入袁艺的公司,凭借自己超强的工作能力,顺顺利利的直升,最终打败了诸多对手,成了袁艺当时最信赖的副手。再后来,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她一面将工作做得稳当,一面怀着身孕,家庭工作两不误。

    本以为,这就是她一辈子的写照了,尤其是在她儿女双全以后。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她刚出月子时,悲剧徒然降临。

    她的第一个孩子,将她刚满月的二胎宝宝,抱到了阳台上,打开窗户,丢了出去。

    对了,她家住在二十八层。

    等袁艺再度看到她时,她早已判若两人,整个人疯疯癫癫的,说着一些外人完全听不懂的胡话,手里却抱着两个娃娃,眼神里除了绝望再无其它。

    事情的真相倒是不难查证,大宝事后很痛快的承认,是大伯母说的。

    ——妈妈有了小宝宝,就不要你了,不信你看,妈妈每天都跟小宝宝一起睡,她已经不要你了。

    三岁孩子懂什么?不要说人性本恶这种话,袁艺很早就认识这个孩子,聪明懂事乖巧听话,当妈妈怀孕时,还把好吃的零食省下来,要留给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吃。假如不是亲戚的那番话,事情根本就不会这样。

    可笑的是,所谓妈妈不要大宝,每天跟小宝一起睡觉……

    你家刚出生的孩子不是天天跟妈妈待在一起?这根本就跟偏析没有任何关系,大宝刚出生时,难道妈妈不管了?在二胎家庭里,由爸爸照顾大宝,妈妈照顾小宝,才是绝大多数人会做的选择。

    事情发生后,说什么的都有。不光是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还有各种舆论压力。仿佛人人都变身成了道德学家,评论这个剖析那个,其实各个都是马后炮。

    妈妈有错吗?坐月子本来就辛苦,照顾刚出生的孩子能不慌手慌脚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再顾忌到大宝?更重要的是,在怀孕期间,她的确有好好的跟大宝沟通,甚至要二胎这个事情,根本就是由大宝提出来了。

    爸爸有错吗?他又要工作,又要做家务,还要照顾活动好动的大宝。三岁的孩子,正是最最调皮捣蛋的时候,就算白天上幼儿园了,晚上也需要人陪伴,玩耍。

    至于三岁的大宝,袁艺一直觉得,这个事件中,再没有比大宝更可怜的了。现在,大宝年纪还小,可总有长大懂事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大宝才会知道自己年少无知时,究竟犯下了多严重的弥天大祸。

    真到了那个时候,大宝会原谅自己吗?害死了手足至亲,逼疯了最爱的妈妈,原本幸福美好的家庭瞬间支离破碎。

    偏偏,元凶还是自己。

    尽管因为大宝的供词,大伯母也受到了不少谴责,可比家破人亡,她的那丁点儿谴责又算得了什么呢?她道歉了,跪下来赔罪了,哭着说她不是故意的,真的只是随口逗孩子玩的。

    可大祸已经酿成,她说的那些,与其说是赔罪,不如说是推诿责任来得更为恰当。

    讽刺的是,她的工作是弟媳妇给她介绍的,更确切的说,她和她老公两个人的工作都是身为大集团总裁副手的弟媳妇一手安排的。当然,不是说他俩没办法胜任这个工作,而是不具备竞争力,无法从众多高学历应聘者中脱颖而出。

    事发后,袁艺让人事部将两人辞退,并且不打算给违约金。至于操作办法,真的很简单,谁都有可能犯错的,以前没人计较,睁只眼闭只眼,那当然无所谓。一旦有心计较,迟到早退无故请假,还有上班时间逛购物网站等等。

    鸡蛋里挑骨头有多难?虽然一般情况下,大集团是懒得跟员工计较的,哪怕看不下去了,也是多付一到三个月的工资,请他们走人。可当管理层计较的时候,多的办法让你无力招架。

    不服,去告啊,大集团有属于自己的律师团。袁艺根本就不在乎那点小钱,她只是想出一口恶气,豁出去了花个几百上千万,也绝不让对方占哪怕一丝一毫的便宜。

    当然,最后人家退缩了,据说是一家人都离开了这座城市,也许改名换姓了,甚至都不用,毕竟人们都是健忘的,过个几年,谁还记得这个事情呢?

    唯有惨案当事人,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哦对了,她的副手因为是时而清醒时而魔障,在偶尔一次清醒后,趁家人不备也从窗口决绝的跳下。

    ……

    有时候,袁艺忍不住想问,为什么老天爷要让她重生呢?假如,重生的那个人是她曾经的副手该有多好?她的日子过得好好的,唯一的遗憾也就是跟前夫离婚。

    但那又怎么样呢?二十年后,社会之开放,压根就不会管你是不是离异,她的行情从未差过,哪怕离过婚,也不乏追求者。

    不过,袁艺也挺庆幸的,庆幸自己上辈子是个小傻子,妈妈让干什么就老老实实的去干什么,哪怕并不擅长,也一样尽力而为。所以,她大舅一家人并未造成袁家的悲剧。

    而重生后,她倒是硬气起来了,可同样也因为经历的事情多了,也知道赵秋萍到底有多爱她,因此,结局还是好的,她就算烦死了她大舅一家人,对妈妈的爱也从未因此减少哪怕半分。

    其实这么想想,她上辈子还是有遗憾的,不是前夫的问题,那浪货从来就没被她放在心上过。她指的是她的副手,也许这辈子来得及救下他们一家人。

    最可笑的是,当事情曝光后,一群恶心人的道德婊们在那里断言,说大宝一定是个女孩,二宝则是个男孩。为什么呢?因为女孩善妒啊,因为家长重男轻女啊,不然干嘛再生一个?独生子女多幸福啊!至于大嫂的伤害,也被归咎于嫉妒,嫉妒弟弟弟媳妇家里有儿子,他们家没有。

    袁艺看到这些评论时,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笑。她也的确笑了出来,只是笑着笑着就落下了眼泪。

    她的副手,头胎是儿子,二胎才是女儿。

    大儿子在幼儿园里最好的朋友有了个可爱的小妹妹,所以他也想要,缠着忙于工作的妈妈,非说也要一个。实在是拗不过儿子,当妈妈的才决定备孕。当通过相熟的医生朋友得知肚子里是个女儿时,他们一家子都高兴极了,觉得老天爷真关照他们,心想事成。

    那个时候,谁能想到后面会发生这些事情?

    至于她的大嫂,也根本就不是因为嫉妒,人家头胎也是儿子,又因为本身是独生女,享受了单独二胎政策,早在国家全面二胎开放之前,就又生了个儿子。

    并非嫉妒,甚至不一定是因为心狠,很有可能只是嘴贱。

    也是因为这个事情,从加害者到受害者,到当事人家庭,再到教唆者,以及广大忙着吃瓜的围观群众们。透过这些人,袁艺真切的感受到了人心能有多险恶,甚至在教唆者跪下道歉视频上传后,有部分人认为,应该原谅教唆者,最大的错该是当父母的没有好好教育孩子,没管好孩子,不该生二胎,甚至于提出了当父母的和三岁的孩子都应该自杀谢罪。

    [哭得那么惨,为什么不跟着去呢?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的。]

    [我觉得大伯母也没错啊,不就是说了一句无心的话吗?谁知道那死孩子会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该死的难道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