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赵家。

    比起袁家那硬生生隔断出来的小三居, 赵家的房子要宽敞多了。夫妻二人的主卧自带衣帽间和独立卫生间, 独子赵睿的次卧也有个小书房,另外,他们家还有个客房,不过早在装修时就改成了大书房,一直都是赵国昌在使用。

    又因为赵家的条件一贯不错, 相当讲究生活质量,几乎处处都可以看到透着温馨幸福的小装饰。

    然而,仔细看去却可以发现,赵家似乎有段日子没好好打扫整理了。虽然不至于显得凌乱, 却也没了往昔的干净整齐。

    苗静从下班回来后, 就一直坐在宽大又柔软的布艺沙发上,拿纸巾不住的抹眼泪。及至赵国昌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 她才猛的抬头,嘶哑着声音,充满了期待的问:“事情解决了吗?”

    赵国昌没有说话, 只是木着脸摇了摇头。

    就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却彻底击溃了苗静的心。

    “这天杀的菜农一家!他们想怎么样呢?是他们家的孩子自己想要跳楼, 又不是咱们给他推下去的, 他们凭什么找咱们的麻烦?非说好端端的孩子被咱们害了,可真要是本来就好,他会跳楼?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先前赖学校不好,现在又怪到咱们身上了, 凭什么呢?”

    “对,学校是有错,可学校不是赔钱了吗?大几十万呢,还想怎么着?让咱们也跟着赔钱?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东西,钻进钱眼里了吧?亏你当初还好心好意的帮着调解,大过年的,正月里不休息,医院学校两头跑,这才把赔偿款弄妥了,他们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是他们家孩子自己要跳楼!自己跳的!真的是怎么样的父母教出了怎么样的孩子来!!”

    苗静气疯了,这要是在外面,她还不至于将心里的想法一股脑的全都说出来,可这不是在自家吗?儿子赵睿还在学校里,家中就她和老公两人,憋在心里多时的话,要是还不宣泄个痛快,只怕她能给活活憋死了。

    平心而论,在正月里那会儿,刚听说市一中有学生跳楼时,她是真的被吓了个半死。还好,最后得知不是她的睿睿,而之后她更是几次三番的跟儿子谈心,重点强调,学习是很重要,但健康平安才是重中之重。人得先留着性命在,才能图谋其他。要是连命都没了,那可真的是彻底完了。

    其实,赵睿没怎么听明白,反正看他那神情一直都是迷茫的,不过有一点还是叫苗静很欣慰的,那就是,她的睿睿素来都很听话,尤其对她所说的话,那是言听计从。

    她索性就说,不准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来,决不允许。

    赵睿点头表示记住了。

    ——是记住了,而不是听懂了。

    不过对于苗静而言,这两者区别不大,反正她要的只是结果。

    从跳楼事件发生,到她三妹给她打电话报信,再到她教子,她老公作为教育局专员处理学校和跳楼男生家长之间的纠纷……她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尤其在上个月,那个跳楼男生都从医院住院部离开了,这不就表示这页彻底的翻过去了?

    尽管有个当医生的亲妹妹,可其实苗静不太懂医院那些事儿,在她看来,出院就等于痊愈,不然为什么会出院?

    可事实上,跳楼男生的双腿都被截肢了,康复期不算太长,但复健却是无比漫长而又艰苦的。换句话说,他留在医院住院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接下来的复健,最关键的在于他自己,而非医生了。

    苗静不懂,她也不想懂,她只坚定的认为,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了,学校方面前前后后赔偿了至少三十万的医药费,而那跳楼男生也已经出院回家了。

    这不结了?

    事情都已经结束了,这页早就该翻篇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前两天,市一中的期末考试刚结束,跳楼男生的父母纠结了一大帮的亲戚,浩浩荡荡的赶往了教育局,在大门口拉横幅喊口号,非要给孩子讨回一个公道不可。

    “他是自己跳的!”苗静气得浑身发抖,只觉得一阵阵气血翻腾,“当爹妈的自己没教育好孩子,就只知道怨天尤人!”

    赵国昌听着妻子不停的抱怨哭诉,只觉得脑壳突突的疼,可他也没有反驳什么,在他看来,妻子说的也确是事实。

    因为没进一班,所以跳楼了?那多可笑啊,照这个逻辑,他外甥女怕是早该跳海了。而且全市那么多学生,进市一中的有多少人?更别提进实验一班了。这点小挫折都受不了,以后进入社会了,迟早要玩完。

    想是这么想的,可赵国昌并没有说出来,一方面是实在是太疲惫了,另一方面则是不想再火上浇油了。

    坐到沙发上缓了一会儿后,赵国昌只道:“这件事情恐怕是没法善了了。”

    “什么意思?”苗静停止了哭泣,不敢置信的问:“他们还真打算一辈子堵在教育局门口?还是真叫咱们出钱?国昌,这个钱咱们是万万不能出的,不是钱的问题,是一旦给了,那不是变成自己认罪了吗?你想想,这个事情真的跟咱们没关系,就算真有错,也该是学校跟那个跳楼男生的错啊!”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人家父母不甘心。”

    “他们不甘心?我还不甘心呢!……不是,学校不是赔钱了吗?你跟我说的,三十多万呢。这还不够?他们想要多少?还有,他们现在这么闹是什么意思?当初签的协议呢?不是你让他们写了个收钱不闹的协议?”

    赵国昌愈发头疼了,拿手指摁着太阳穴,半晌才开口回答:“协议?莫说这种私底下的协议,法院未必会支持,就算法院支持好了,学校赔的钱是直接打到医院账户上的,都已经花光了,你是能让医院吐出来,还是让家长吐出来?而且他们一家是菜农,就是收了钱还跟你闹,你又能怎么办?”

    “真是没素质的一家!”

    “现在是,他们非要教育局给个说法,弄清楚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布上学期期末考试全年级段学生的总分和成绩,查清楚跳楼那学生到底是年级段第几名。”

    苗静气得拿沙发上的抱枕撒气:“什么意思?事情都过去半年了,再说查清楚了又能怎么样?跳楼那人不是腿断了吗?残废能上市一中?”

    赵国昌看了妻子一眼,没有言语,此时也不需要他再说什么了,因为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主动权已经彻底不在他这边,甚至都不在教育局那边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人都有扶弱心理,有时候不管道理在哪一边,都会下意识的去同情弱者。加上真相确实耐人寻味,一旦公布出来,学校肯定会倒霉,但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却是赵国昌。

    赵睿不该出现在实验一班的,可事实上他就是进去了,再一看,他爸是教育局的领导……

    对于广大吃瓜群众而言,证据什么的,都不需要,就这么前后一联系,逻辑就出来了。

    ——你是教育局领导,你儿子成绩再差也能进入实验一班,所以问题还不明显吗?

    跳楼男生的父母带领着一帮子亲戚,浩浩荡荡的围堵了教育局,只两天时间,全市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儿,市一中本来还帮着压制的,万万没想到,学校里面再度出了事。

    赵睿的同班同学,也就是跑到跳楼男生家中告知事实的那位,他本以为在说出了埋藏心底已久的秘密后,一定会被曾经的好友责怪,也会被好友的父母怨恨,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因为他真的憋不住了。

    万万没想到,好友没怪他,只是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而好友的父母最开始也是不敢置信的哭嚎起来,可缓过来之后,却对他再三叮嘱。

    “你立刻回家去,记住,你今天根本就没来过我们家,以后也不要来,在你高考考完之前,都不要再来了。要是有人问你,你就说什么也不知道,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是你把这个事情告诉我们的。记住了吗?”

    “皓子已经这样了,你还前途远大,你不能毁了自己的学业。回去,立刻回去,在你考上大学之前,再也不要来我们家了。你走啊!走啊!!”

    他最后还是走了,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他又不傻,当然知道好友的父母是为了保护他,可就因为知道,心里才更愧疚。

    回到家后,他不吃不喝了两天,最终在父母的逼问下,说出了实情。他的父母沉默了许久许久,然后拿起了电话……

    这次,要轮到市一中领导们集体上天台跳楼了。

    因为实验一班的同学和家长发起了签名活动,要求市一中按照章程办事。一开始只有几个交好的学生签了字,后来全班都跟上了,再后来慢慢的扩张到了其他班级,等校方知道的时候,整个年级段的学生几乎都参与了进来。

    法不责众。

    也许最初,那些学生只是凭借着一腔热情,心底里还是有些发虚的,那么到了最后,就无所谓了。想也知道,一个人闹事,学校会开除,一群人呢?一千多人呢?

    有本事你就开除好了,整个年级段一扫而空,只剩下几个关系生。

    哦不,关系生也签名了。

    其实关系生这种事情,在各大学校都不是什么秘密。而市一中的关系生又分成两种。

    其一,就是类似于袁艺上辈子交钱上二中那种的,单纯就是因为分数不够,走后门交赞助费上学的,这种学生一般没什么后台,都是普通人家出身的。进了市一中后,多是被分在十九班和二十班的,存在感很微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