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已是六月底, 各大中小学不是已经放假就是面临放假, 偶尔有像博雅高中这类的,则干脆就是连期末考试都已结束,只等着傻孩子们挨个儿的自投罗网来校取期末成绩报告单。

    此时的外面烈日炎炎,让人几乎要以为现在已是盛夏了。好在教育局这边,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给各个办公室、会议室都安装上了空调。

    然而, 空调也没法熄灭苗静心中的怒火,哪怕这会儿她理智尚存,也气到五官扭曲浑身发颤。

    绝大多数的家长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往死里嫌弃, 口口声声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样怎么样, 另一种则爱到不行,觉得自家孩子从脚趾到头发丝都是完美无缺的。

    苗静就属于后一种。

    在这个大前提下,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肆意的评价自己儿子,简直不亚于当众行刑。假如说,对方是学校老师领导之类的, 她兴许还能多忍耐一下,偏生对方只是个连小学文化程度都没有的菜农。

    士可杀还不可辱呢!

    苗静深呼吸几口气, 脑子里嗡嗡作响, 勉强才收敛了怒火,咬着牙豁子挤出一句话:“现在说的是你们家孩子的事情,我家孩子就不用多说了吧?”

    换个稍微有点眼力劲儿的人, 就应该看出她已经面临喷火狂化的边缘了,可跳楼男生的父母……

    并不是所有的生意人都是八面玲珑的, 事实上很多赚辛苦钱的小摊小贩,真的是没人教过他们要如何说话,直来直去是常态,偶尔来句大实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本来人家卖的就是生活必需品,又不是卖服务卖情怀的。

    “不是你自己先起的头吗?你家孩子那成绩也太差了,一千多名……”跳楼男生的母亲面上的皱纹很重,皮肤异常粗糙,就好似从未做过任何保养,任凭自己被烈日曝晒被风雨洗礼。然而,比起她那双皮肤开裂布满了大大小小创口的双手而言,这也不算什么了。只是,她这个样子,从头到尾就好像在告诉别人,我是最底层的人,我过得很辛苦,我十分的不幸。

    苗静本就被气到头疼,对方非但不熄火,反而屡次火上浇油,她也来了气,猛的拍案而起。

    “我儿子成绩好不好关你什么事?你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倒是有闲情逸致来关心别人家的事情。一千多名怎么了?我儿子就是能进一班!你儿子了?说白了,再怎么怨天尤人,还不是因为自己的成绩不够好?他倒是别考第七十名啊,考个第六十九名,这不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自己学习不好还赖上别人了,你儿子之所以会出事,就是因为他自身还不够优秀!他为什么不多考一命呢?只要他再多往前考一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谁让他这么蠢,居然考了第七十名?”

    “光知道说别人的不是,你们当父母的怎么就不知道反省一下自己呢?为什么你家起早贪黑的还那么穷?因为你们蠢,你们全家都是废物!废物生出来的当然是废物秧子,所以才会去跳楼!!”

    “不就是一次分班考试吗?市一中每学期期末都会重新分班,一次没成不是还有下一次吗?至于为了这点破事就跑去跳楼的吗?心理素质那么差,就算现在不跳,以后也迟早要跳的。他跳的时候,高中还有两年半啊,要是高考考砸了,他是不是还要接着跳?”

    “就你们这种人,教出来的孩子学习成绩再好也是高分低能,更别说他的成绩还不好!实验班叫人顶了算个什么?又不是高考!真是什么样的父母教育出什么样的孩子来!”

    “关系户怎么了?现在这社会哪里没有走后门托关系的?这就受不了了?学校相对来说还是公平的,等以后走上了社会,不公平的事情一堆堆。挫折教育懂不懂?行吧,想也知道像你们这种人懂什么教育呢?不就是死抓着分数不放吗?以后成绩就能代表一切?就你们儿子这么个德行,迟早玩完!!”

    “你们知道实验一班的压力有多大吗?他就算进去了也是第七十名!垫底的!!说不定也就是一学期的事情,又该跌出去了。没进去反而是个好事呢!”

    ……

    苗静也是憋了太久了,就跟机关.枪扫射一样,啪啪啪的说了个够本,拦都拦不住。当然,其他与会者多半也惊呆了,少数缓过神来的,也没打算去拦,唯一真心想叫她闭嘴的唯有赵国昌。

    问题是,赵国昌也被吓住了。

    因为人在官场的缘故,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官场之人,无论是刚入职的新人,还是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的老人,走的都不是这个画风啊!真要说的是,他外甥女袁艺倒是有那么一丝丝嘴炮的迹象,可就算这样,那跟他老婆也不能比啊!!

    怎么比啊!不是一个层面的,听听苗静说的那番话,饶是赵国昌自认跟她一条战线的,都被她这话臊得满脸通红,只恨不得当场找条地缝钻进去后再也不出来了。

    在回过神来之后,赵国昌也曾试图阻拦过,可真的是拦不住,到最后,他都恨不得一记手刀把人打晕算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与会者里面,并没有记者的存在。

    ……

    真的吗?

    按照一般的惯例,像这种学生家长亲自上门的投诉,肯定是不能让记者参与其中的,多半都是学生的父母或者监护人,加上校方的代表,以及教育局这边会出个类似于监督管理的人。通常整个见面的人数不会超过五人,也有特殊情况,但不管怎么说,人数都是偏少的,因为很多情况下,参与的人越多,就会显得整体状况越混乱,并没有起到调解本身的作用。

    可今天的情况是特殊中的特殊啊!

    跳楼男生倒是只有父母在场,其他亲戚都被安顿在了大厅那边;校方来的人也不多,因为跳楼男生的原班主任已被勒令辞职,所以来的是教导主任以及主管德育的副校长;至于教育局这边,正常程序的话,只需要派出一人就可以了,因为他们是作为监督管理方出现的,可今天却涉及到了他们的内部成员,所以不得不另外派人。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没有哪个地方是铁板一块的,尤其是各大事业、机关单位。

    赵国昌本身也勉强算是官运亨通之人。他的起点比较高,工作能力也确实不弱,为人处世不说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但最起码不会随意得罪人,再加上他早早的寻好了靠山,靠山又格外能耐,以至于按照历史原本的走向,他该是一步步稳妥的往前走。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但稳步向前的结果就是,最终他是以副局级别退休的。

    可惜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蝴蝶效应这种事情,说不清,也道不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托他老婆的福,他这次栽定了。

    坑他的还不是对家,而是同属一个靠山的友军。可谁说友军就不会坑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走了,他才能上去,毕竟俩人的岁数相当,真要是继续熬下去,怕只怕会被压制一辈子。

    就在苗静豁出去破口大骂时,就在赵国昌努力想要拦阻时,在不为人知的小角落里,一个在此时尚属于高端奢侈品的小型家用摄像机正在悄然工作。

    **

    袁艺又在电视上看到她大舅妈了。

    在经过了略微坎坷的回校之路后,她拿回了自己的成绩报告单、告家长书、暑假作业等等。按照惯例,博雅并不强求学生暑假补课,就连准高三生们,也只是要求他们下学期提前上课,可就算这样,也仅仅是比正常开学日提前了一周时间。比起高一高二,那是显得略微残忍了一些,可对比市里的其他高中,却是再仁慈不过了。

    假期开始后,因为美术艺考一事已经过了明路,袁艺最近忙于苦练素描基础,她还想办法弄了好几个石膏像回来,天天对着石膏像写生,那感觉别提有多销魂了,反正她就快看吐了。

    考虑到劳逸结合问题,以及光线问题,她每次练习都是在白天。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她会陪着她奶去逛游一圈,不拘去哪儿,反正就是自家附近散散步消消食,回来后陪着她爸妈和奶看看八点档狗血肥皂剧,及至看完九点钟的晚间新闻后,她就会去乖乖睡觉。

    多么有规律的作息啊!

    还没等她自夸一番,就被出现在晚间新闻里的那张熟悉的大脸吓懵圈了。

    电视嘛,本就容易把人拍得贼胖,假如是原本就略显丰腴的人,上镜后看起来脸就特别容易大,而素颜的人,则会暴露一切细节问题,假如还是个许久不曾休息好,还不顾一切歇斯底里般大吵大闹的人……

    袁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狗血剧里会有那么多夸张的表演了,因为在电视里,真的特别特别容易用力过猛。

    ——这是她的最初印象。

    紧接着,在她亲耳听到电视里那个熟悉的人开始破口大骂时,她就忘了自己最初的印象了。

    这话该怎么说呢?看那人发疯的样子,你会觉得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婆子,可要是细细聆听了她的言论后,你就能瞬间忘了她外在的形象有多吓人。

    因为再吓人也没有她后来的言论来得惊悚。

    “真是什么样的父母教出了什么样的孩子来!!”

    “你以为成绩好就一定会好?告诉你们吧,这个社会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自己心理素质不好,还有脸怪到别人头上来,就他那样儿的,今天不跳明天跳,迟早都是死路一条。”

    “我们家塞钱送孩子进的实验一班,凭什么让出来给你?你有本事也去塞钱啊!对哦,你们看着就是废物,只怕回头就算孩子考上了大学,也得靠助学贷款上学吧?毕业后工作个三五年把贷款还清?再工作个十年八年的,凑个首付款?还带着父母享福呢,做你个春秋大梦去!!”

    袁艺:………………………………

    吓死宝宝了┭┮﹏┭┮

    就算认识了大舅妈两辈子,袁艺也没想到她大舅妈还能变成这个画风。这已经不光是吓人了,而是直接吓死人不偿命啊!

    在晚间新闻开始之前,袁艺还在那儿边剥花生边往嘴里送,等看到了她大舅妈的那张大脸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时,她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知不觉间,花生也掉了,她人也木了,两眼直勾勾的望向前方,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外焦里嫩,就快可以出锅装盘了……

    不光是袁艺被吓懵了,她爸妈和她奶也没比她好多少。

    地方台的晚间新闻啊!

    这个节目以前都是讲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像什么婆媳矛盾,妯娌不和,有个马大姐会上门去调解,一旦成功后就会送上赞助商给的粮油米醋等生活用品。不然就是给本地的商户打打广告,像什么某某超市开业大吉,在某某路上,开业大酬宾送什么什么。

    多接地气的好节目啊!看完了保准你意识到生活多美好,然后瞌睡虫也被培养起来了,刷个牙洗个脸,也该上床睡觉了。

    就在今天!!!

    每天就知道掰扯那些成谷子烂芝麻破事的地方台,崛起了!

    袁家四口人,此时此刻化身成了四座雕塑,比袁艺拿回家的石膏像更石膏像,就感觉此时要是有一阵风呼呼的吹过去,还能直接给风化了。

    四座是石膏像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里的苗静表演,全程呆滞,毫无反应,及至这则新闻都结束了,放广告的时候,他们才有种重回人间的感觉。

    真不是他们见识少,而是看到熟悉的亲人出现在电视里面,本身就是个令人反应不过来的事情。毕竟,又不是演员歌手之类的,毫无心理准备的。再一个,苗静的那番言论太过于惊人了,全然陌生的人估计都能被她吓死,更别提认识了十多年的亲戚了。

    还是袁老太心理素质好,第一个缓过劲儿来,扭头看儿子儿媳和孙女,三张完全不同的脸上,却有着一模一样的呆滞,老太太就忍不住问儿媳:“萍啊!这是你大嫂吧?我没认错人吧?你大嫂怎么能这么缺德呢?不是说挺有文化素质的?这叫什么话,听听,这都叫什么!!”

    袁艺猛的一扭头,动作之快用力之猛,差点儿把自己的脖子给拧了,哎哟哎哟的捂着脖子,她说:“奶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赶紧给我大舅妈道个歉?我本来是想等放假后碰了面再提的,现在看来,等不住了,要不我现在就给她打个?是我的错,我不该去市一中找睿睿的,我不该拒绝给睿睿作证的,我更不该更她大小声怒怼的……”

    说到做到,袁艺都没等她奶开口,就顺势扑向了放在沙发旁边小几上的电话机,快速拨通了她大舅家的电话。

    “喂?大舅妈,我是小艺……”

    袁艺先是回顾了一波,再然后真情实感的自我剖析的一番,接着就是满怀诚意的道歉,并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原谅。

    电话那头的苗静也惊呆了,可她正心烦着呢,他们家倒是没有看晚间新闻的习惯,然而这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里,她却如同生活在炼狱之中。

    先是实验一班的班主任章老师明确表示,下学期赵睿必须离开一班,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当然,还是有一个特例的,那就是即将到来的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中,赵睿能凭实力考进前七十名,那么他就能留下来了。

    这等于就是直接驱足令了。

    尽管,在文理分科之后,赵睿一口气甩掉了好几门需要长时间背诵的科目,成绩也确实有了些许好转,毕竟攻克九门课程,而只啃六门,那结果是截然不同的。然而不要忘了,他是这样的,别人也是。因此,总得算起来,他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有逐渐退步的迹象。

    因为文理分科之后,理科班只剩下了不到一千名学生,所以赵睿几次月考,包括半期考,名次终于变成了三位数。可惜的是,就算他能稳在九百多名,也绝无任何可能一下子从九百多名上窜到全年级前七十名。

    这个难度怎么说呢?跟袁艺考上清北的概率也没差多少了,毕竟当概率小到一定的程度,都变成了不可能。

    所以,赵睿离开实验一班已经成为了定局。

    这还不是最惨的,毕竟离开实验一班只是对赵睿的将来有着些许影响。而对于整个家来说,最大的打击莫过于顶梁柱垮了。

    赵国昌的心理素质肯定不是跳楼男生能够比的,可现在的问题不是他本人撑不撑得住了,而是教育局必须给学生家长一个交代。

    市一中不能倒,哪怕校方本身有着极为严重的问题,作为本市的头脸,也是万万不能有损伤的。再一个,跳楼学生还需要后续治疗费用,尤其是假肢安装费用,这个是不能报销的,因此哪怕是站在跳楼学生父母的角度来看,学校也不能有事。

    而事实上责任最大的跳楼男生……

    说句实话,自杀这个事情,最主要的责任肯定是在于自杀者本人的,其他的客观因素兴许会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他自杀,但无论如何否认,他的责任仍然是最大的。

    问题是,他已经付出代价了!

    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他付出了两条腿的代价,加上他出事时还未成年,以及这个事情确实是另有内.幕的,所以最大的责任方反而没了责任。

    那么,剩下的呢?

    跳楼男生失去了自己的两条腿;校方赔偿了巨额治疗费,且涉事的所有相关人士,甚至一些跟此事毫无关系的领导层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惩罚……

    教育局方面必须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在袁艺打来电话前,苗静正在跟赵国昌哭诉这个社会的不公平。

    “是他自己要跳楼的,关我们什么事啊!睿睿没法继续待在实验一班了,这个惩罚还不够?他们还想拿你开刀,凭什么?你哪里做错了?给老师送礼也是错?那谁没送啊,随便去哪个学校哪个班级叫个学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