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袁艺深以为, 图图就是特地来狙击他们这些当哥哥姐姐的!

    幸亏图图家在小县城里, 平常除了逢年过节外,也就是寒暑假自投罗网了,对比的机会还是挺少的。再转念一想……

    “奶,你多久没跟我叔打电话了?我是说小叔。”袁艺口中的小叔,就是她爸袁东海的三弟, 袁西海。

    已故的爷爷文化程度不高,嫌给孩子取名太费劲儿,又觉得姑娘家名字要是不好听太可怜了,所以把肚子里不多的墨水全给了俩闺女, 对仨儿子的名字那完全就是随口瞎取的。像袁艺她爸, 据说是当年爷爷在集市上听人家打快板,刚说到东海龙宫时, 就有邻居家的半大小子来报讯,说生了。等匆忙赶回家时,袁艺她爸已经嗷嗷叫了。爷爷脑子里还回想着刚才听到快板, 当下一拍巴掌,就起名叫袁东海。

    再后来, 袁艺二叔出生了, 就顺势叫了袁南海,袁艺三叔当然就是袁西海了。可惜,没四叔了, 所以东南西北缺了北。

    据奶奶所说,爷爷当时还怪遗憾了, 说,要是早知道是仨小子,就不叫东海、南海、西海了,直接叫冬瓜、南瓜、西瓜……这不就挺好的?

    言归正传,说起袁艺三叔,原本正高兴的埋汰着大外孙的袁老太顿时不乐意了:“我给他打电话干啥?爱咋咋地,我不稀罕他!”

    袁艺面上明显一怔,过了半晌才堪堪醒悟了过来。

    是啊,现在是零五年七月份,她奶和三叔好像还没和解?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袁艺也想不出该怎么劝和,哪怕她知道母子俩闹矛盾的根本原因,现在也没办法劝。

    说起袁艺三叔,曾经是老袁家最大的骄傲。

    袁老太共有五个儿女,前头两个最大的,也就是袁艺大姑和她爸都只念到了初中毕业,高中也念了一年多,但没能毕业。二叔袁南海,也就是袁恺他爸,倒是高中毕业了,三叔袁西海却是极为稀罕的大学生。至于最小的姑姑,则一样也没念完高中。

    虽说现在的大学生是不怎么招人稀罕了,可在袁艺她爸那一代人里头,大学生那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哪家能出一个大学生,绝对是祖坟上冒了青烟,是一个完全称得上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

    然而,就是这个老袁家最能耐的人,在毕业结婚后干了件了不得的大事。

    ——他丁克。

    搁在二十年后吧,这还真算不上什么大事,问题是,袁西海只比袁东海小了五岁,七零年生人。他妻子比他小了一岁,难得的是,俩人意见相当统一,差点儿气死了两家父母。

    袁老太是真的不能理解,当然到了后来,她也懒得管那么多了,可她最多也就做到不理会,想让她赞同丁克这种新潮流思想,是万万不可能的。

    于是,哪怕袁艺三叔是全家里面最有出息的,赚钱最多的,同时也相当孝顺,依然没法获得亲妈的原谅。也是袁艺爷爷过世得早,那会儿袁三叔才刚考上大学不久,不然他也能给气炸过去。

    他们理解不了啊!

    袁艺偷瞄她奶的脸色,迟疑再三还是没再开口帮着劝。其实也不用劝,她三叔三婶是能耐,再能耐也改变不了老天爷有意为之。就在今年年初,三婶就该怀孕了,然而她大概是笃定自己已经带了环,完全没往那方面去想过。偏偏她身子骨又很不错,什么妊娠反应都没有,加上她骨架子略大,前面几个月是真的没发现任何异常。直到后面发现的时候,月份已经太大了,大到失去了流产的机会,只能做引产了。

    不想要孩子,跟亲手杀死已经成型的亲骨肉,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最终,她三叔三婶还是没舍得下手,也因此袁艺的小堂妹袁梦才得以平安诞生。

    她小堂妹的生日很好记,腊月初一,满月那天刚好是正月初一。本来,在确定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后,袁三叔打了个电话过来,一方面是报喜,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机跟亲妈和解。然而……

    袁老太不相信。

    _(┐「ε:)_

    这就很尴尬了,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写信寄袁三婶的孕肚照,袁老太都坚决不信。偏偏,那时候袁三婶的月份已经很大了,他俩又远在北京,无论哪种交通工具都不太方便。再一个,他俩都在国家重点单位上班,在北京大医院可以全额报销,来他们这个小地方生产的话,就算不心疼那点儿钱,保障也不太够。

    无奈之下,袁三叔三婶只能哭笑不得的先将孩子生下来。

    最搞笑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不光袁老太不相信,三婶的娘家父母以及哥嫂弟妹全都不信。

    于是,当年他俩是自个儿跑的医院,月子也是找专业的月嫂伺候的,及至出了百日,小宝宝的眉眼长开了,既像爸也像妈,照片寄去各家,这才得到了久违的信任。

    袁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她上辈子并没能第一时间见到小堂妹,事实上因为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等她见到人时,已经是她高考结束时了。她的小堂妹袁梦已经能迈开小短腿,在家里吭哧吭哧的走路了……

    “奶,你说等我放寒假了,咱们也上北京去玩玩,怎么样?我长那么大,还爬过长城呢。”

    袁老太狐疑的扭头看袁艺,真不是她多疑,实在是袁艺刚提到了三叔,转念又说想去北京,很难不叫人联想太多。至于后一个理由……

    “平常叫你去怕海山公园后面的山,你都懒得去,怎么想到去怕长城了?还寒假,那会儿得多冷?咱们这儿都能结冰,北京还不得把人冻成老冰棍?”

    “奶啊,不到长城非好汉,这句话你总该听说过吧?”

    “可你就是到了长城,这不还是个小丫头吗?”袁老太并不上当,反手扎了袁艺的心。

    袁艺内心狂叹气,怎么她都重生了,还过得那么憋屈呢?再一想,比起图图,小堂妹袁梦似乎更像是来狙击他们这些当哥哥姐姐的。不过不要紧,她心宽,袁恺成绩好不怕对比,估摸着最终受到伤害的,也就只有程飞跃了。

    再度为他点一排蜡。

    兴许是袁艺不吭声了,袁老太反而开始心疼上了,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直到俩人回到老房子里,做了一顿简单的饭菜。吃过午饭,袁艺就说要去歇个午觉,这时,袁老太才憋不住了。

    “行吧行吧,你要真想去爬长城,那咱们就去。”

    “真哒?!”袁艺顿时高兴了,“奶也一起去吧,回头要是走不动了,让我爸背着你!”

    “放过你爸吧,他今年也四十了。”

    也对,那可是亲爹!

    袁艺瞬间改口道:“那叫上我哥,他大高个,身子骨倍儿棒,回头让他背奶上长城!”

    这回,袁老太开始心动了,想着大闺女一家子极少回婆家那边过年,去了估摸着也是特地赶去干活的,还不如跟着一道儿去北京玩。可要是这样的话,剩下老二一家子,岂不是太可怜了?

    “也叫上二叔他们,恺恺今年刚考上市一中,可不得松快松快?咱们可以提前一周去,住上个十天左右,差不多正月初三四这样,就可以回来了。我记得市一中的补课最多也就是到小年夜,来得及的。”

    才零五年,旅游过年的潮流尚未形成,像一大家子人一起外出旅游的,更是少见。可少见并不代表没有,袁家这边,早在袁艺小时候,就有集体出游的经历。不过,多半情况下都是去市区周边,极少有出省的情况,更别提跨越几乎半个中国了。

    袁老太还在纠结,袁艺索性道:“奶,干脆等咱们回去以后问问大姑和二叔他们吧,反正还有半年呢。”

    “也对,回去再说吧。”顿了顿,袁老太又道,“等咱们回去了,我先去找你大姑,跟她好好说一说图图的事情,看看人家儿子多聪明,她家的……唉。”

    袁艺强行心疼了她哥一波,然后坦然的回房间午睡去了。

    ……

    袁家的老房子年头已经很久很久了,是已故的袁爷爷置办的,也算是最早的一批福利房。以前的老房子质量都很不错,只是毕竟几十年过去了,外墙剥落得厉害,里面看着也很陈旧了。不过袁艺一直很喜欢奶奶家的老房子,总感觉里面充满了家族气息,毕竟她爸五姐弟都是在这里长大的。

    其实,按照上辈子的经历,袁艺因为是花钱塞进了二中,她一直就没跟上过教学进度,双休日、节假日、寒暑假全都在努力的补习赶功课,根本就没有玩乐的时间。也因此,从中考结束,直到高考过后,她才有机会回到老房子。

    印象中,那时候的老房子比现在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