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下定决定要多多的养“母鸡”的袁老太, 及至走出了很长一段路, 还是乐颠颠的,面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看到旁边有卖冷饮的小店,袁老太问袁艺吃不吃,最后祖孙俩一人一支小雪人,顶着太阳往公交车站那头走去。

    “以前啊, 咱们家里穷,你爸就想吃雪糕,我就说了,绿豆棒冰只要两分钱一根, 雪糕要一毛钱, 你是不是傻?后来啊,我就知道了, 一毛钱的雪糕就是比两分钱的绿豆棒冰好吃,他不是傻,只是咱们家太穷了。”

    袁老太这个年纪的人, 回忆当年,肯定都是苦日子, 哪怕其实袁家的日子过得比多数人要好, 吃得苦也是车载斗量的。

    “我爸现在才不爱吃雪糕,他爱喝冰啤,就是我妈不让, 说他那肚子越来越大了,再喝下去, 该比得上我妈怀我那会儿了。”袁艺并不同情她爸,因为事实证明,她妈说的一点儿也没错,都用不了五年的,她爸就会有一个堪比怀孕六七个月大的肚子。

    正随口聊着呢,袁艺忽的心念一动,她暗自算了算日子,小堂妹袁梦是腊月初一生的,正正好卡在了零五年的最后一天。算下来,现在三婶也该发现自己怀孕了吧?袁艺依稀记得,好像就是月份已经大到无法流产时,才发现的,又因为已经有胎动了,实在是不忍心引产,没了法子才生下来了。

    后来,三叔三婶都觉得这是天意,只有已经长大了的袁梦翻着白眼说,难道不是因为你俩傻?

    仔细想想,也对,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肚子大到连周围的人都侧目的地步,才察觉到不对劲儿,不是傻又是什么呢?

    现在已经是九月了,离十二月底还有三个多月时间。

    袁艺忍住了没提醒她奶,反正应该也差不多到了三叔三婶认命的时候了,只要他们认了命,就该打电话来报喜外加和解了。

    正好,公交车来了,袁艺投了币,拉着她奶找了座位坐了下来。小雪人已经吃完了,袁老太笑眯眯的摸了把内口袋,那里藏着她刚存了一大笔钱的存折。

    瞧着周围没什么人注意这边,袁老太悄悄的跟小孙女咬耳朵:“小艺啊,这个事情要不要跟你爸妈讲啊?”

    袁艺愣了下,思量过后反问道:“奶要是只打算跟他们支会一声,倒是没什么。可要是想拉着他们一起干,那就趁早歇了这份心吧。”

    “这是为啥呢?”

    还能为啥?因为她上辈子使劲浑身解数也没劝动她爸妈。呃,主要是她妈,她爸还是很好说话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爸穷得叮当响,没法投资。

    当然,她不能说她上辈子那么成功都没劝服她妈,只能另找借口:“奶你忘了吗?去年,我明明是先跟她说的,叫她有钱去买铺子,结果呢?她才不会听我的。”

    “你那是随口一说,她当然不带信的。可咱们现在不一样了,实实在在的赚了钱的。那为啥还不信?你想想,你爸妈上班多辛苦啊,风里来雨里去的,一个月也就赚个两千块左右,要是能买上两个铺子,一个人的工资都出来了。”

    道理她懂,但是对上她妈,袁艺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

    非但没有胜算,甚至还大概率会挨骂,骂成狗的那种。

    眼见袁艺明显露出了不乐意来,袁老太微微叹气:“不过也是,你妈确实不喜欢拿钱出来,算了,我去养鸡,一样的。”顿了顿,袁老太又问,“我现在又有三万九,快四万块钱了,咱们要不要再养只母鸡?”

    袁艺:………………

    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先吐槽哪一点比较好。

    _(┐「ε:)_

    “奶,我刚才真的只是给你打个比方而已,为的是让你更好的理解投资理财这个事情。养母鸡……”袁艺忽的一顿,惊讶的瞪圆了眼睛,“奶你哪里来的三万九,近四万块钱?”

    袁艺觉得自己的短期记忆还是很靠谱的,她明明记得去年中考以后,她奶给她看了全部的存款,五张两万块的定期存折,和一张一万一千块的活期存折。

    这才过去一年,她奶居然又攒了近四万块钱?

    看出了袁艺的惊讶,袁老太心情很不错的掰着手指头给小孙女算账。

    “你奶我本来就有一万一千多块,去年到今年暑假前的租金有一万四千四百块,还有一千二的租客押金。还有下半年的半年租金,算上刚才补齐的差价,得有九千块了。”

    “那也才三万五多点呢。”袁艺还在懵圈中。

    “我有养老金,过年过节你爸你姑你叔他们都给了我钱的。”袁老太得意洋洋的说,“我全存下来了,除了给你们几个的压岁钱,还有平常给你零花的,其他全攒着。”

    袁艺服气了。

    她终于意识到她跟她奶的区别在哪里了,也就是因为她现在手头上没什么钱,但凡喜欢的东西都买不起,买得起的东西她又全看不上,所以花费并不高。可饶是如此,每天的零食、冷饮、饮料等等,加一起也挺多了。

    可她奶呢?一辈子节俭惯了,那是真的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瓣花。要知道,她奶的养老金是很低的那种,并不是后来她爸妈那种三四千的退休金,最多每个月也就三百来块。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她奶没这么节俭,也不可能在把儿女养大成人并都成家后,才能攒下最初那十一万了。

    “小艺你说啊,咱们要不要再去养只母鸡。”

    袁艺一口血哽在嗓子眼里,她刚才还在为她奶感动来着,拥有善良勤劳节俭等一系列传统美德的劳动妇女啊!

    结果人家只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再养一只鸡。

    想了想,袁艺摇头道:“钱不够,要是买地段差的铺面没太大必要,再往小了买,回头也不好租出去。不如……奶你去买个车位吧?”

    车位多好呢,关键是投入资金少,回头转手却很是容易。最最关键的是,好的店铺太难找了,稍微好点的车位却到处都是。毕竟,此时的人还没有买车位的意识,别说那些没买车的人了,就连买了车的……

    我停哪里不是停?为什么要花钱买个车位停?是不是傻啊?

    抱着吃啥都不吃亏的想法,现在市里绝大部分的车位,除了公家的之外,其他都是烂手里的。

    袁艺虽然不记得车位到底多少钱一个了,可想来,不会太贵的,毕竟市场决定定价,现在的车位没人要啊!

    唯一的问题是,袁老太有些接受不能。

    买铺子,她还是能够理解的,因为早以前的人们,一旦手里攒了钱,也会买地买房子。买铺子居然跟那些不太一样,但本质上还是没差的。可车位呢?那玩意儿有什么用?

    “咋下蛋呢?”袁老太持续怀疑中。

    袁艺看着自家小区快到了,赶紧先把满脑子养母鸡下蛋的奶奶拉了下去。车位倒是不着急,而且她真的不清楚哪里有卖,或者说,是不是非要本小区的人才可以买,这些都需要一一打听,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市场还未形成的好处是很明显的,那就是物价会特别特别特别的低。可同样的,坏处也摆在眼前,根本就无从下手,得全靠自己一点一点的去摸索。

    不过也幸好,有车位的事情打岔,袁老太暂时不提把买店铺的事情告诉儿子儿媳了,因为她忘了。

    找车位反而没找店铺容易,等下周一到了,袁艺还是没有头绪,只得先背上书包,搞定这周的事情。

    这周的大事,就是学生会公开选举。

    对此,袁艺的把握还是很大的。很多同学其实有个误区,觉得公开选举,人人都有报名的机会,那就是公平竞争的。

    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首先,高一学生就算报名了,也会被刷下去的。其次,普通的高二学生,哪怕通过了第一环节,因为之前一年里在学校并未做出过任何成绩,想要得到选票的概率太低太低了,最多也就是几个交好的朋友帮着投票,几乎毫无竞争力。最后,从每年的统计数据来看,年年竞选成功的,都是各班的班委。

    换句话说,想要在学生会有一席之地,在最初入学的竞选班干部时,你就得勇往直前。

    这个道理也适用于职场,世上没有无用功,单看到底是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用上而已。跟袁艺一样具备竞争力的,无一不是高二各班的班长或者其他职位较高的班委。

    还有就是,有几个班产生了内讧,班长想竞选,副班也想,团支书也不甘示弱,直接刮分了自己班上同学的选票,导致原始自带票数都偏低。这些人,即便现在尚未出局,结局却已经被定下来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袁艺本来只是想进入学生会,好为她的履历添上光彩的一笔。可等她环顾了一圈之后,愕然发现竞争力要比她原先想象中的要小很多,所以……

    临时拉过自己的后援团老大,也就是学委方静同学,袁艺直接道:“我改了方案,竞选学生会主席。”

    方静因为忙活这个事情,连早饭都没吃,这会儿正在往嘴里塞饼干呢,一听这话,吓得她差点儿没噎死过去,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好半晌才道:“你确定?可大家不都是竞选……”

    话还没说完,方静自己也明白了。

    多数人都是这么个心理,我上去试试,哪怕能轮到一个小干部也是好的。不光是学生会竞选,班干部竞选也是如此。假如这个时候,有人上去就说,我看上了学生会主席的位置……

    “虽然有些傻气,不过想想还挺带劲的。”方静倒是无所谓,“我支持你。”

    袁艺:……收回你的第一句话,我就当你全力支持我。

    什么傻气,那叫杀气!!

    得知袁艺临时更改目标后,班上的后援团们,多是以看热闹不嫌事大为主,纷纷表示,一定会支持班长大人到底的。

    说真的,临时改变目标不是一件好事,好在学校活动到底跟出了社会以后不同,哪怕在学生们眼里,学生会主席已经很厉害了,可对于校方来说,横竖都是每年要换的,而且在大环境下,就算博雅高中愿意放开手,其自由度还是很有限的。

    想玩就玩吧。

    这是邱老师听说了此事后给出的意见。

    当学生的好处就在于此,不要害怕失败,即使明知道前路漫漫,只要肯大胆尝试,一切皆有可能。而且,失败的后果也没有想象中的来得可怕。

    做好了心理建设后,袁艺在班上同学期待的眼神中走上了演讲台。

    说真的,哪怕重生之前,她已经主持了无数次大小会议,甚至国际会谈也有。然而,她总觉得这次跟以往所有的都不同。或许,是因为背后团队的无私奉献,也有可能是因为台下的观众全是清一色毫无杂念的单纯。

    没有利益纠葛,没有步步为营,没有精心算计。

    袁艺随手将准备好的演讲稿塞进了口袋里,笑着开始讲述自己在五分钟前刚更改了目标,说着自己先前精心的准备全打了水漂。可那又怎样呢?人人处处都是意外,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最重要的,不是在变化到来之前惊慌失措,而是随机应变,让这份意外,变成记忆里美好的片段。

    ……

    袁艺的竞选词,相当得出人意料,可仔细想来,却也在情理之中。

    在国内大环境下,学生会的权利实在是太小太小了,博雅还算是好的,如果是像市一中这样的重点高中,完全是只有个名头,甚至普通学生都不知道那些学生会干部是如果选拔任命的。

    学生会主席,与其看工作能力,还不如说,更像是个立了一个标杆,不说让学生们以此为榜样,但起码能给人一种往前走的能量,跟随的力量。

    袁艺呼吁大家,不要拘泥于眼前的一切,他们都还很年轻,未来很光明,大胆的往前看,大步的往前走,就算博雅如今比不上市一中,但未来又有谁知道呢?

    曾经的北大,也是从无到有,百多年来,一个个知名校友让北大享誉中外,可在最初,谁知道呢?哪个不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如今看来,是北大催生了中国最早的现代学制,开创了最早的分科学制,也成为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奠基者。

    可能做到这一点,却是历经了百年时光。

    ……

    邱老师也是目瞪口呆,她再一次觉得,这姑娘跟校长大人一定会有共同语言的,太能扯了,外加好高骛远?不过,要是校长大人的话,大概会夸是目标远大吧?

    最终,袁艺以高票选举成为学生会主席。

    这还不是重点,可怜的是排在她后面的竞选者,哪怕带了演讲稿,因为刚被洗过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按部就班的照着稿子往下念。偏生,底下的学生也完全沉浸在刚才的那些话中,他们里头,除了极个别是校长从其他学校挖来的优秀学生外,绝大多数都跟袁艺一样,经历了中考失利后,才来到的博雅。

    博雅高中是特殊的,因为建校年份太短,根本就没有任何成绩可言,导致他们虽然站在普高的位置上,其实却还没有职高更受欢迎。最起码,这年头的职高还包找工作呢。

    也就是说,会来博雅高中念书的,首先是中考失利者,其次是家中没钱或者没门路交赞助费去其他普通高中的,最后还有一点,就是父母或学生本人对自己还未完全丧失信心,不愿意去职高技校混日子的。

    袁艺自己也没有想到,随口瞎掰的一席话,竟是如同一剂强心剂一般,让底下的学生群情激昂。

    谁说没考上重点高中就一定是失败者?中考仅仅是人生的第一个门槛,他们的未来还很广阔,遭遇挫折的时间越早,爬起来也自然越快了……

    没多久,袁艺就正式接受学生会。

    在她意料之中的,学生会的工作很少很少,强度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也就是说,学校之所以强制性规定高三学生必须退出一切社团等,并不完全是为了他们的学习着想,更多的恐怕是想给底下的学生更多的机会。毕竟,万一要是出了个能忽悠的,怕是能牢牢的霸占位置不放,等回头人家拍拍屁股去了大学,完全没有经验的学弟学妹,会直接乱了套的。

    可就算工作很少,袁艺还是召集了新成员开会,并做好了整个学期的计划。

    秋季学期的活动并不算很多,毕竟要考虑上手的全是新人。等到了春季开学后,各项活动才会接踵而来,且很多都是大型活动。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