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袁老太是个大心脏老太太,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从孙女非要拉着她走到客厅里说事情, 还必须是坐下来说时,她就已经意识到,接下来的事情一定是特别重大的。稍稍一想,她大概就猜到了孙女要说的是什么了。

    还能是啥呢?就她孙女连中考考砸了都无所谓的态度,能这般慎重, 那只能是先前买的那两个铺子了。

    是租客要退租了?还是商铺买亏了?

    袁老太是很淡定的,两年半的时间,她赚了不少钱,自诩就算亏点儿也无所谓。再说了, 做买卖肯定是有赚有亏的, 算不上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果不其然,她孙女一开口就是……

    “均价四万啊?那就是每个铺子亏了一万?不算啥, 加上租金,咱们还是有赚的。”袁老太一脸的淡定,只是吧, 这淡定着……直觉告诉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奶, 你不会是耳背了吧?我说的是均价四十万, 两个铺子就是八十万,咱们是花了十万买的,也就是两年半的时间里, 翻了整整八倍。”

    考虑到手续费也就几百块不到一千的样子,加上商铺入手后, 也没装修就直接租了出去,至于维护费用,更谈不上。所以,说是翻了八倍确实没错。

    袁老太:……………………

    “我我我、我这是养了只鸡,等出栏了变成了猪吧?!”

    老太太震惊了,眼珠子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其实吧,袁老太长得并不好看,年轻守寡的女子,因为生活所迫,多半养成了大嗓门怒吼的习惯,所以她看着一点儿也不慈眉善目,反而每回板起脸来都显得略有些吓人。也就是袁艺了,滤镜之下才会觉得她奶特别慈祥。不过也是,毕竟从小到大,她奶一看到她就笑,凶神恶煞都冲着她爸去了。

    “听说过老母鸡变鸭,没听说过老母鸡还能变成猪啊!”袁老太一脸的懵圈,不停的喃喃自语着,“这是疯了吧?有这个钱,多少铺子买不回来呢?”

    袁艺重重的点头,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啥意思?”

    “这个价格是不对的。”袁艺边说边思量着,就算她是2004年夏天抄底买的,可现在不过才刚到2007年,连年关都还没到呢,满打满算也就是两年半的光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店铺的价值翻了八倍,完全违背了市场的规律。

    换句话说,哪怕袁艺笃定解放东路的商铺绝对会涨到天价,可那至少也该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然而,现在仅仅过去了两年半,市价已经被炒上了天,这里面要是没鬼,才叫奇了怪了。

    “小艺你也觉得价格不对?”袁老太心稍稍放下了点儿,还长出了一口气,“那估计是有人拿咱们寻开心来着。”

    “可人家是认真的。”袁艺摇了摇头,之前她也考虑过这个可能,但在亲自去过一趟后,她就知道对方是认真的了。

    诚意买家,和纯粹过来逛逛的,差别其实很大很大。一般来说,只要接触这一行久了的人,都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这两种人的区别。当然,也经常会出现所谓的大逆转,比如说,营业员狗眼看人低,顾客一怒之下给教训等等。但这个不是常态啊,或者说,你表现出来的就不是诚心要买,只是因为对方的态度而忽然改变了想法,这不是对方看错了,而是你变了。

    根据袁艺的观察,买家不止是诚心诚意的购买,而且还是心急如焚的那种。

    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倒是类似于袁艺上辈子的见过那种——暗地里得到了所谓的内部消息急匆匆的筹钱投入股市的盲目型股民。

    疯狂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

    袁艺思来想去,估计这次的买主,也得到了所谓的内部消息吧?

    “小艺啊,那你说,咱们到底卖不卖啊?”袁老太一脸的踟蹰,这个价格说不心动是假的,要知道她辛苦了一辈子,儿女们又孝顺,这才辛辛苦苦的攒下了十万块钱。转眼间,十万变成了八十万,她当然心动了。

    “卖!”袁艺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不过奶啊,有个事情我得跟你说清楚,咱们现在也不知道商铺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现在卖了八十万,过段日子,又涨了呢?既然是打算卖出的,那么不管以后怎样,奶你可不能后悔。钱倒是小事,我担心你会钻了牛角尖。”

    “啧,你当我是你爸啊?看个球还能看出毛病来,傻不愣登的。”袁老太满不在乎的摆手,“就照你说的,卖了!”

    袁艺点头表示知道了,因为卖房必须房主本人出面,还得再约时间。好在,她奶随时都有空,她现在也是在假期里,至于对方,就那副心急火燎的样子,相信就算有事也一定能抽出空来的。

    唯一的问题是……

    袁东海又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躺枪的总是他?

    幸好,他什么都不知道,仍在单位里跑来跑去,一面羡慕领导的办公室里都有空调,一面盼着今年的年终奖多发一些,好给自家也按一个。空调多好啊,冬暖夏凉,太舒坦了。

    **

    次日一早,因为还是工作日,袁东海和赵秋萍都急急忙忙的要去上班,就连袁老太也有些不淡定,毕竟待会儿就要进行一笔八十万的巨额交易,饶是她自诩经历的事情多了去了,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整个家里,也就只有袁艺在慢吞吞的吃着早饭,这才是真正的大心脏。

    袁东海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完全没看出亲妈有什么不对劲儿,又因为他单位离家比较远,匆忙吃过了早饭后,就立马换上鞋子出门去了。

    赵秋萍倒是发现了,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发问,毕竟身为儿媳总不好多管婆婆的事情。当下,她就将矛头对准了袁艺:“小艺,你等下记得写作业啊!”

    “啥?”袁艺一脸懵圈,“我昨天刚考完了期末考试,做哪门子的作业呢?寒假作业肯定是有的,那也得等拿成绩报告单时才发。”

    “你都念高三了,再过半年就要高考了,你告诉我你不知道该干什么?”

    袁艺沉默了一瞬,她感觉出来了,她妈就是想搞事:“妈,过几天我要去省城参加美术艺考,应该还会有考前集训。今天嘛……”

    “你要干嘛?是不是又要拉着你奶出门?”

    “对,奶说要给我买点好吃的,带路上吃。”现成的借口,不用白不用,袁艺顺口接了上来。

    袁老太都不用她使眼色就忙不迭的点头配合着:“对对,就是这样的,是我要给小艺买好吃的。”

    “妈。”赵秋萍一脸的无奈,“妈你也别太宠着小艺了,她都那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还天天惦记着吃。”又扭头对着袁艺语重心长的说,“小艺,你也是的,你奶攒几个钱容易吗?你就这么可劲儿的败活?”

    袁艺:…………没看出有什么不容易的。

    袁老太:…………挺容易的啊!

    面对祖孙二人,颜值不同但几乎如出一撤的面部表情,赵秋萍忍不住嘴角抽抽。得了,这简直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还是不多事了。

    想清楚后,赵秋萍直接上班去了。

    “他们都走喽!”袁老太眼巴巴的看着儿媳拎着包出了门,还颇有些不放心的从椅子上起来,走到了厨房那个窗户旁垫着脚往外头张望,很快就看到儿媳骑自行车离开的背影,当下高兴的跑回来告诉袁艺这个好消息。

    袁艺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颇为无奈的说:“这都七点十五分了,我妈他们单位七点半打卡,她要是再不走,就该扣全勤奖了。”

    对赵秋萍来说,再没有什么比扣钱更可怕的事情了。所以,这些年来,她从未迟到过哪怕一回。

    “那咱们也走吧?你不是说你跟那人约好了吗?几点来着?”

    “我跟人家约的是九点……”袁艺提醒她奶,“早去也没用啊,第一银行没开门,第二交易所没开门,去了也得继续等着。”

    袁老太眼睁睁的看着孙女慢悠悠的一口粥一口馒头片,心里是火急火燎的,偏偏人家这话都很在理,弄得她坐也不是,站也不对,心浮气躁的在屋里走走来走走去。

    袁艺无语凝噎。

    “不是,奶你干嘛呢?这是想反悔不卖了?还是怎么个意思?”

    “十万买的铺子,八十万卖掉,我要是反悔不卖,那我不得比你爸还蠢了?你爸都干不出这事来!”袁老太实在是没法了,索性拉开椅子坐到了袁艺身边,“小艺你说,那个买主会不会反悔了?那要是他反悔了,咋办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