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楚副市长??????

    听到前排带队老师的八卦, 袁艺徒然间有了一种拨云见日般的恍然大悟。

    先前, 她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要知道,尽管上辈子因为在二中苦学的缘故,对于市区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她多半都是稀里糊涂的。可就算这样,一些大事件还是有所听闻的。

    譬如说, 解放东路步行街的改造。

    当然,精确的日子不可能记得住,但偏差也不至于差个好几年。明明应该是她上学期间,解放东街的改造才被提上议程, 又因为涉及过大, 中间又是开会又是讨论又是全民提案等等。反正等彻底完成,已经过去了好几年。至于彻底红火起来, 大概已经是在她婚后了。

    偏差个一年半载的,也许是她记得不甚清楚,可一下子偏差个六七年的, 这不是瞎胡闹吗?

    也因此,对于商铺猛的窜高了价格, 袁艺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现在……

    她终于明白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步行街这个概念是一贯都有的,比较出名的就是上海南京路步行街, 国庆五十周年之际,焕然一新的步行街俨然成为了一处新景观。要是有心慢慢逛的话, 逛个一天也不嫌闷,哪怕是匆匆逛一遍,只怕也要几个小时。事实上,步行街也不是完全不通车的,南京路是有电车的,是那种龟速前进的旅游观光车。

    说白了,步行街就是一种另类的景区,只不过人家看的是风景,他们则是为了购物。

    袁艺所在的市区本身没什么旅游景观,又迫切的想要发展经济,这才瞄准了这种特殊的模式。想法很不错,实施起来也不算很难,毕竟解放东街足够长,街道也挺宽阔的,加上位置虽有些偏离市区,但胜在跟解放西路能对接,有心改造的话,成功率会相当得高。

    在袁艺上辈子,市政府确实是成功了,别说本市的人了,就连附近几个市的人们也常常在周末驱车过来购物,再配上几个购物节的加持,人流量极大,生意火红得很。

    问题在于,主持步行街改造的人并不是老师口中所说的楚副市长,具体是谁,她已经不记得了,可她明确的知道,那位楚副市长会在她高考前夕落网,并且十分倒霉的撞到了枪口上,被树立成了典型,最终在监狱里过世。

    小地方有个特点就是屁大点事儿都能叨逼个好几年,像这种高官落网的事情,及至十几年后,还是有人翻出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而袁艺之所以记得这个事情,是因为当时班上有个同学吓唬她,说这个事情可能会被放到时政题里去,吓得她捧着报纸背了整整一个周末。

    后来,袁艺才知道,高考卷子都是提前出的,怎么可能在考前一周临时改题目?她也是失了智了。

    言归正传,托前排带队老师的福,袁艺这才知道,原来最初的步行街改造计划居然是那位倒霉催的楚副市长负责的,那也不难解释为什么真正的开发改造会在好几年以后了。

    因为,他进去了啊!

    袁艺突然开始心疼高价买下了她奶手里两个商铺的倒霉孩子,毕竟楚副市长是因为贪污腐败进去的,纯粹自作孽不可活,那人就比较倒霉了。

    才这么想着,就听到前排老师又说。

    “自打传出来解放东路要改造成步行街后,那里的铺子价格一下子就窜了上去,听说现在没个四五十万连最小的铺子都拿不下来。”

    “真要改造成了,四五十万也不亏的,就算自家不做生意,租给别人每个月吃租金也不差。”

    “是不差啊,我姐夫家里就想凑钱买一个的,等打听了以后才知道,早就被人抢光了。”

    “你姐夫家里消息不是最最灵通吗?说实在的,要不是你今天跟我说,我都不知道解放东路要改造的事情。”

    “是灵通啊!可再怎么消息灵通也比不上楚副市长。听说啊,他那些亲戚朋友,家家户户都提前吃下了一两个商铺。唉,难怪人家常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袁艺:……………………

    她突然又不想同情那倒霉孩子了。

    _(┐「ε:)_

    该怎么说呢?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再就是,她干啥发啥的体质,果然也带到了这辈子。

    袁艺听到了这一席话,坐在她身边的袁老太当然也听到了。老太太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宝贝孙女的脸色,见她脸上的神情一刻不停的变换着,生怕她想不开,忙拿出装满了零食的袋子给她:“小艺啊,多吃点儿,你早上就没咋吃饭。”

    “哈?”袁艺有点儿懵,不过还是从善如流的接过了零食袋,当下却又忍不住回忆了一番,她早上吃了什么。

    跟后世不同,这时候的人们多半还是习惯在家里吃早饭的,特别像袁艺家里这种有老人的,每天都是早不早的起床做早饭。袁老太今天早上熬了粥,蒸了昨天做好的包子,又煎了荷包蛋,还拿了几个腌好的鸭蛋对半切开摆了一盘。

    袁艺记得,她吃了不少……

    不忍辜负了她奶的好意,袁艺还是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同车的除了司机以外,都是博雅高中的师生,当然也有袁艺这样带着家长来的,不过并不算多。事实上,高中生们更愿意独自出行,深以为带了个家长会多不少的麻烦事。

    可这会儿,却还是有人羡慕了。

    跟袁艺隔着个过道坐的女同学是别班的,看着有几分眼熟,不过全无交情,见袁艺吃得欢,她扭过头来,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看,眼里的渴望都快凝结成实质了。

    袁艺察觉后,顿时一脸懵逼:“你也来点儿?”

    那女同学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果断的摇头拒绝了,见袁艺还想把零食袋递过来,吓得忙闭上眼睛:“别别,我是考播音主持的。”

    噗——

    袁艺还想说,你又不是学舞蹈的,何必呢?不过转念一想,播音主持也是要面试的,尽管没有明着说非要外表如何,可正常情况下,颜值高身材好的学生,面试的印象分会相对高一些。

    于是,袁艺又把零食袋收了回来,她不能坑人不是吗?

    那女同学扭头幽幽的看过来,眼里满满的都是渴望,好半天才握着爪爪宣誓:“等我考上了,一定要吃个够本!”

    袁艺无言以对。

    坐在袁艺另一侧的袁老太颇为心疼的看了眼这个跟自家孙女一样大的小姑娘,感概道:“我们家小艺本来也打算要考那个什么主持的,幸好她妈不同意。”

    “咦?这是为什么呢?”对方纳闷的问道。

    “说是怕有危险。”袁老太想啊想,可毕竟过去太久了,她想不起来儿媳妇的原话是什么,但她坚信儿媳是担心孙女有事,遂又道,“又辛苦又危险,这世上又不只有一个大学,换别的呗。”

    “奶,奶!”袁艺赶紧打岔,“奶您也吃,多吃点儿,不然喝点儿饮料。”人家都要去考试了,这个时候想换都不能换了,还不如让人家安安心心的考完再说。

    可惜已经晚了,对方一脸的绝望:“辛苦?危险?”

    袁艺深以为,他们老袁家的传统大概就是造孽而不自知吧?

    **

    美术艺考分为两个部分,文化课考试和美术考试,其中文化课考试暂且就不同理会了,袁艺这次过来,是参加美术考试的。

    这几年,大概就是各种政策不停变换的时候了,好在不管怎么改变,大致的轮廓还是在的。袁艺这次来省城,要参加的是美术联考,有些地方又称之为统考,名称不同,实际上的意义是差不多的。

    联考并非是全国统一的,多半都是由地方自行安排。正常的情况下,各地的美术联考基本上都是安排在十二月份的,不过今年的年关有些晚,除夕夜在二月十七日,因此联考就被安排在了一月份。

    美术联考非常得重要,考生必须先通过省联考后,才有资格报考其他学校的单招考试,也就是校考。等于说,联考的成绩相当于一个通行证,要是没有这个,就可以宣布直接放弃了。

    比起其他专业,美术联考有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没有面试这一关卡。考试当然是有监考老师的,但没人会观察你的状态如何,比起舞蹈、主持等等专业,心理压力会小很多很多。

    对于袁艺来说,这个倒不是重点了,她是大心脏选手,才不在乎这个。可换做其他的学生,譬如袁艺的同桌步莲,她在跟其他同学聊过之后,相当得庆幸。

    “假如我当时要是报考了播音主持专业,那我不得单独一个人面对好几个评委老师?我的妈呀!!”

    袁艺无奈的看着她:“播音主持专业本身就是面向大众的,你要是连几个评委老师都应对不了,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