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袁家这边的年夜饭, 永远都是闹腾不断, 尤其是随着小辈儿的渐渐长大,俨然成为了扎心现场。根据年岁最小的袁梦今个儿的表现来看,她或将成为第二个袁艺,保不准还能更进一步。

    然而在县城那头,却又是另外的一番光景了。

    跟往年不同, 赵家相当得冷清。其实,在老一辈眼里,已出嫁的女儿在夫家那头过年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赵秋萍嫁的还是长子, 加上她年前已经回过一趟娘家了, 赵家这边对于她过年不回来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赵国昌一家也不曾过来。

    确切的说, 是来了,又走了。

    赵睿跟袁艺是同级,对比袁艺, 他的学业更为忙碌。一方面是市一中的教学任务本来就不是博雅能够比较的,另一方面也的确实他有些吃不消这么高强度的学习生活。

    为此, 今年赵国昌就决定, 年三十下午再往县城去看望老母,然后次日一早就回来。也不走亲访友了,只一家人在家里好生歇歇, 缓口气再进入快节奏的生活里。

    这个想法也很正常,毕竟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 能回一趟老家已经算是不错了,赵睿的同学里,好多人都准备在最后的半年里豁出去命苦读。拜年什么,这种事情年年都有,错过一年又能如何?

    赵睿完全没意见,赵国昌从父母的角度出发,觉得只要孩子好,当父母的就算心里有些意见,总得来说还是会体谅的。所以,他自作主张定下了计划。

    没想到的是,苗静反而不乐意了。原本,每年都是先去赵家,然后再去她娘家的,或者提前去她娘家,再去赵家过年。不管怎么说,去肯定是要去的,她们三姐妹往年也是年年聚首的。

    夫妻俩差点儿没在大巴车上吵起来。

    最终,赵国昌索性拍板,就先去赵家看看,把年礼送上,然后去苗静的娘家。

    可这么一来,到了吃年夜饭时,赵家这边却是冷冷清清了。

    ……

    袁艺跟袁恺他们闹了一阵子,欢欢喜喜的收了压岁钱,摸出手机给她外婆打电话拜年。打之前,她还想着回头把图图骗到市区来,哄它帮个小忙。

    结果,电话拨通后,袁艺没说几句话,就赶紧把她妈唤过来,用手牢牢的捂住手机,压低声音道:“妈,外婆在那头哭呢。”

    赵秋萍赶紧接过电话,闪身出了包厢,找地方接电话去了。还好,这会儿程飞跃正在跟袁梦吵架,大家的注意力全被这俩活宝吸引住了,没人发现赵秋萍已经走出了包厢。

    袁艺微微皱眉,尽管刚才在电话里,她外婆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可她到底有着上辈子的记忆在,隐隐约约还是猜到了一些的。

    其实吧,再过个几年,当网络彻底发展起来后,每到过年前,就会有个经久不衰的话题被顶得高高的。

    #独生子女去谁家过年?#

    袁艺上辈子也看到过这一条,她当时嗤之以鼻,完全没当做一回事。在谁家过年有什么大不了的?平时一年到头看不到人,就过年特地跑回去跟家里人吃顿饭有意思?既然你们觉得有意思,那就吃好了。

    所以,她上辈子婚后,每年的年夜饭都是跟夫家人吃的。不过,事实上她一年到头跟夫家人也就见这么唯一的一次面,因为都是场面人,哪怕后面催生都是要绕它十七八个大弯儿的,所以完全无需担心受冷落之类的。毕竟,她夫家那头的人对面子工程的在意程度,远胜她千倍万倍。

    至于娘家这边,甭管有空没空,她都会抽出时间跟家里人见面。实在是人在国外没办法,这不是还有视频吗?在她重生的前两年,随着虚拟社区技术的发展,见面就更容易了。

    “没时间”这个借口,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老子不想看到你。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那么看得开的,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特别容易钻牛角,是那种怎么劝都没用的。

    譬如袁艺外婆,她压根就不在乎儿女平日里是不是真的把她放在心里,哪怕一年到头没见到人,她也可以当作儿女工作繁忙。可一到年关里,这招就不灵了。尤其她还是老传统,深以为大年夜里,女儿可以不回来,但儿子必须回来。

    结果,赵国昌一家三口倒是回了县城,就这么瞧了她一眼,放下了一堆营养品,紧接着就去了苗静的娘家。

    这个打击太大了。

    更要命的是,袁艺外婆虽然有两儿一女,可小儿子赵国运并没有孩子。也就是说,当别人家欢天喜地闹腾着过年时,她只能跟已经中年却膝下无子的小儿子、小儿媳待在一起……

    袁艺微微叹气,她很清楚,这种事情没法劝的。就如同她奶一度钻了牛角尖,说什么都不愿意原谅她三叔,只因为她三叔选择了丁克。

    丁克不是罪,甚至儿女们就算想出柜,那也谈不上罪过。可老人家无法理解这种事情,似乎也谈不上什么错。

    目光瞥向人群的中间,程飞跃还在跟袁梦吵架。

    袁艺:→_→

    比起她外婆想不通长子一家三口为什么不留下陪自己过年,袁艺更想不通,为什么已经上了大一的程飞跃能够跟才一岁零两个月连话都不会说只会咿咿呀呀瞎叫唤的袁梦吵起来。

    关键是,吵得居然挺有节奏感的,甚至旗鼓相当。

    “这俩可真有共同语言啊!”袁恺也是这么想的,他还直接说出了口。

    袁艺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橙汁,正好听到了这句话,顺口说:“也就这几年了,相信只要等梦梦上了小学,就会跟我们这位大表哥有代沟了。”

    “嗯,我赞同。我好像也是上了学后,突然就开始嫌弃起哥了。”袁恺重重的点头,一副说到了他心坎上的模样。

    袁艺看了眼袁恺,想到自己刚才给外婆打了拜年电话,虽说这个电话不免有些让人五味杂陈,可电话总是要打的,遂提醒袁恺:“去给你外婆打拜年电话啊,你明天是不是要去拜年?还是先前已经去过了?”

    “没去,我们学校是变态,哪里有空去拜年?我妈说,明天带我去。算了,我还是先打个电话拜年吧。”袁恺也有手机,档次还挺高的,能上手机扣扣,也能上论坛的那种新款。只是因为市一中的校规严格,平时他的手机都是搁在家里的,好不容易放假了,他当然随身携带着。

    袁恺这通电话显然要比袁艺顺利多了,就是吧,考虑到他外婆家的文化程度,他这电话顺利是顺利,就是耳朵遭罪了点儿。

    不多会儿,他就哭丧着脸过来了。

    “姐,我外公外婆,我大舅大舅妈,我二舅二舅妈……”

    “Stop!说重点!”

    “他们都给了我真诚的祝福。”

    袁艺想了想,猜测道:“希望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你觉得他们会说出这么土的话吗?”袁恺两眼发直,“我外公说,‘细线常锯木必断,檐水久滴石必穿’,要我持之以恒,万万不能有丝毫松懈。我大舅说‘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他叫我……”

    “我还有事,先走了。”袁艺飞快的转身离开,走开了好几步后,才发现橙汁没拿,又赶紧回来端上橙汁,疾步走开去看程飞跃和袁梦吵架直播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啊!

    袁艺突然觉得,她大舅还是很不错的。

    **

    过了个年,对袁艺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最多也就是荷包一下鼓了起来。因为袁老太和袁三婶都发了财,给的红包很是丰富,且除了正常的压岁钱外,还在私底下塞给了袁艺一个厚厚的大红包。

    袁艺本来是不想要的,可长辈坚持,她也没法子。于是,她就领着程飞跃和袁恺出去大吃了一顿,地点就选在市区里刚开业不久的K记里。

    就消费水准而已,袁老太和袁三婶给的大红包,都能去华侨饭店开两桌了,K记的话,估计就算吃到撑死,连十分之一都花不完。

    可另外两人不知道,连声夸袁艺大方,尤其是程飞跃,直接一手抱着全家桶,一手猛往嘴里塞,唬得袁艺和袁恺频频往后缩,恨不得在跟前竖一块牌子,声明不认识这货。

    “你为什么不带上梦梦来啊?我觉得她还是挺好玩的。”程飞跃也不知道是什么本事,居然还能边吃边叨叨。

    只可惜,他叨叨的话,一如既往的不靠谱。

    “梦梦才一岁零两个月,带她来吃这玩意儿?”袁艺很想敲开程飞跃的脑子,看看里头到底装了什么,当然也有可能什么都没装,“就不提K记适不适合小婴儿,单说我才刚成年不久,恺恺还没成年,是什么让你觉得三婶放心把梦梦交给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