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搬家办酒不是小事, 尤其就袁家这个情况来看, 估摸着就不太可能再回市区了,那就更应该同亲朋好友支会一声。

    正如袁老太所说的那样,通知肯定是要通知的,来不来则由对方来决定,毕竟省城跟市区还是有段距离的, 更别提县城那块儿了。而且假如过来了,还得帮他们安排好住宿,本来这事儿也可以让客人们自己来定,可亲戚们都知道袁艺发了财, 还给父母奶奶买了别墅, 再在这些方面抠小钱就不大好听了。

    袁家这边自然是由袁东海来通知,其他人都好说, 唯独人在首都的袁三叔一家子,还有昆城那边早已远了的袁小姑一家没法过来,不过俩家也说了, 搬家酒就算了,假如袁艺要结婚了, 那绝对立刻打飞的过来。

    当然也不光是袁艺, 程飞跃和袁恺也算。只不过,前面两只已经工作了,在很多人看来, 既然走上社会工作赚钱了,那就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而袁恺还在首都上大学呢,那就暂时放过他了。

    哦对了,袁恺也没法过来,他很心塞,强烈要求等他过年回家让他哥请客吃饭。

    对此,程飞跃只道:“请吃个饭?他也就那点儿出息。说吧,想吃哪家的,我点个外卖。”

    袁艺深以为,她之所以越来越贱了,很有可能是因为跟程飞跃这个贱人待的时间太久了。

    不管怎么说,袁家这边的亲戚都搞定了,就连县城那边的袁艺二爷爷、三爷爷他们,也派了代表过来捧场,还叮嘱他们不要忘了老家、老房子。

    至于赵家这边,通知亲戚们的事情自然就交给了赵秋萍。

    按理说,比起人数众多的袁家亲眷,赵家这边人口还是偏简单的。赵外婆是必须要通知的,小舅和小舅妈以及图宝宝也会过来,毕竟他们都是国企单位,双休日还是休息的。他们都是一口应承了下来,表示到时候见了再聊。

    唯独在给袁艺大舅赵国昌打电话时,碰上了难处。

    ……

    确切的说,赵国昌完全懵了。

    人一般是这样的,落魄的时候是想不到跟亲朋好友联系的,当然那些成天想着占便宜的二皮脸是例外。像赵国昌这种特别好面子的,一旦落魄他就不想跟以前的熟人联系,再一个就是,他也确实忙得很。

    步入了2010年,无论哪个行当都在发展,也在变化,包括教育系统。

    赵国昌原先是领导时,各类小道消息特别多,沦为普通职工时,虽然还是有人会通知他,但毕竟比不上从前了。偏他因为妻子苗静被诺记裁员,一度将心思花费在了重新给妻子找份工作上面,忽略了本职工作。

    这也是没办法的,他那个工作本来就琐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会想到他。再一个,一旦家庭的经济状态陷入危机,多一个人赚钱就显得格外重要了。还有就是,没工作除了要自己缴纳全部社保金外,回头等到了退休年龄,退休金还比不上有单位帮着缴纳社保的人。

    差距是不算大,一般也就差个三五百块,不可能再多了,可三五百块也不是什么小钱啊!

    赵国昌动用了自己全部的人脉,这才勉勉强强的帮苗静又找了个工作。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办法了。毕竟苗静的学历和年纪都是硬伤,能找到工作就不错了,具体也就没法挑剔了。

    等苗静这边养好身体又重新上班后,家里刚恢复了平静,教育局突然出了幺蛾子。

    理论上来说,像这种单位是绝对不可能随便裁员的,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再说赵国昌最多也就是在工作上不够尽心,人家又没迟到早退,根本没理由裁员。

    事实上,赵国昌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这般有恃无恐。

    然后,他就被调职了。

    没说要裁了你啊,只是调职嘛,这是单位的结构调整,也是为了适应这发展迅速的时代,小细节处的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这是对外的说辞,听着特别义正言辞,可谁还不知道谁呢?

    ……

    调职之前,该有预兆还是有的,毕竟赵国昌并不是普通员工,他这辈人讲究个情分,哪怕明知道事情不可为,还是有人偷摸着给他漏了口风。

    赵国昌很惊讶,而在惊讶之余,更多的则是惶恐。

    他以为就算被降职了,也依然能安安稳稳的待到退休,哪怕办公室小职员的日子是不太好过,但其实具体情况还挺不错的。主要是吧,每年教育局都会有新进来的员工,这些小年轻还是很有冲劲的,很多活儿都会抢着去做,毕竟考都考进来了,总不可能一进来就直接进入养老状态吧?

    比起小年轻们,赵国昌特别颓废,他自知晋升无望,早不早的就抱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不迟到不早退,每天一杯清茶一张报纸,不知情的人还道他是看门大爷呢。

    就这样过了几年后,单位要进行结构调整,先向编外员工开刀,当时他还觉得挺不错的,人少了福利就多了嘛!

    谁知,等那些编外员工陆续离开后,就传出了单位内部会进行职位调整的事情。

    提前得到了消息的赵国昌,在惶恐了两天后,就被领导叫到办公室谈话。当时,他的心头就涌起了一股子不详的预感,总感觉厄运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可他总觉得自己几十年的苦劳应该被领导看在眼里,就算真的要调职,应该也是从这个部门换到那个部门。

    去领导办公室的路上,他已经在脑海里盘算好了待会儿要如何应对,他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据理力争,卸磨杀驴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教育系统里。

    你能把兢兢业业教了几十年书的老教授直接辞退?或者让他去当看门大爷?必须不能啊!

    然而,领导并不买账,哪怕赵国昌已经尽可能的说出了他的理由。

    卸磨杀驴当然是不对的,可假如是磨盘坏了呢?还不让换一个?这就好比当年汽车代替了马车,原本的赶车人变成了驾驶汽车的人,虽然中间也付了汗水,但起码成功的过渡了。可马呢?谁也不曾意识到,工业的发展导致全球马匹数量骤减,至于那些马去了哪里,还需多问吗?

    领导最终还是讲了点儿人情,安排赵国昌去了一个新成立的部门。

    简单的说,就是专门处理举报电话和信件的,谁让最近这几年,各种投诉是接踵而至,大量的信件堆积如山,而局里设置的举报电话更是被外面评论为永远打不通。

    其实不是打不通,是太忙了。

    所以这次,新成立的部门里,一口气安装了十个电话分机,专门这些事情。当然,要是学生放假期间,这些人还可以去别的部门帮忙,反正是哪里需要就去哪儿,为整个单位排忧解难的。

    赵国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