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问鼎》中的恐怖元素很多,叶辰与沈默风今晚要拍的这几场夜戏就是惊悚向,讲的是侍疾的五皇子窥破了父皇的秘密并怀疑自己也已被寄生,在崩溃逃离寝宫的路上被三皇子救下,三皇子早已察觉宫中诸多怪象,却佯装不知,套五皇子的话。

    “……你什么都顾不上了,你直接从你父皇寝宫里逃出来,你怀疑那个怪东西从你胸口钻进去了,你快吓疯了,边跑边扯衣服,想把它给抓出来。”陈靖安给叶辰说戏。

    这场戏开始前有几分钟准备时间,叶辰捧着特效化妆师鼓捣出的老皇帝的怪脸,循序渐进地加快呼吸频率,缓缓沉浸入角色惊骇欲绝的情绪中……

    随着场记打板声响起,叶辰瞳仁骤缩,眼眶含泪,无助地奔逃在妖异的夜色中。因极度的恐惧他手脚都不听使唤了,短短这么一小段路他接连滚倒两次,可甫一滚倒,他便如摔在滚烫的铁板上般猛地弹起并继续逃跑。他狂乱地撕扯着自己的领口,在身上徒劳地抓挠着,带着哭腔哀求道:“出来!出来啊……”

    接着,失魂落魄的叶辰直直撞进沈默风怀里,被一双温热稳健的大手紧紧擭住。

    “怎么了五弟?!”沈默风貌似忠良,满眼的诧异与关切。

    月光下的小皇子神色凄惶,衣衫凌乱,领口塌下去露出胸前大片皎白如雪的皮肤,指甲抓挠出的红痕与奔跑中颠散的乱发令他格外惹人心疼。

    “……”拍戏中途,沈默风情绪抓得很稳,敬业地没在心里吹口哨。

    “三哥!”见到沈默风,叶辰如获大赦,然而这时,有什么东西沿着他来时的路追了上来……

    “卡!”陈靖安大手一挥,“过了!”

    沈默风一秒脱离角色并在心里补上一声口哨。

    叶辰却仍愣怔着,三魂七魄尚未归位,他神经质地偏过头,仿佛导演喊了卡也还是不放心,想确认一下身后究竟有没有怪东西追。

    可他还没转到一半,脸蛋就被一双手一左一右托住了,接着,他的脑袋就被沈默风缓缓地板了回去。

    “没东西追。”沈默风嗤笑道,“什么毛病?深呼吸。”

    “沈哥……”叶辰用力眨了两下眼,听话地做起了深呼吸。几个深呼吸后,他情绪平定了不少,拢了拢四敞大开的领口,随沈默风坐到布景外的椅子上休息。

    这波角色情绪太激烈,不容易快速转换,好在下一场戏就是接着这一场的,是两人察觉到身后有东西追来,躲到假山的缝隙中屏气噤声,逃过一劫,情绪很连贯。

    “下一场假山那缝可挺窄的,”沈默风冷不丁抛出一句,“我还得在里面伸手捂你嘴……我看手都错不开。”

    “那……”叶辰不明就里,懵懵地问,“怎么办?”

    “就随便说说,”沈默风一笑,“不怎么办。”

    准备工作结束,下一场戏开始。

    叶辰把掩好的领口扯回到之前四敞大开的状态,又捧着老皇帝的道具妖怪脸找了一会儿感觉,成功沉浸入角色,把自己吓得哆哆嗦嗦。

    “……”沈默风好笑又无奈地看着自家学艺不精的小粉丝,心想这破毛病迟早得板。

    但叶辰是半路杀进娱乐圈的,没在艺校系统学过表演……而他急着进娱乐圈的原因沈默风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出七八成,所以沈默风觉得叶辰缺乏技术只能靠情绪沉浸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有天赋的表现,只不过是欠操练罢了。

    打板声响起,两人几乎同时望向来时路,待看清来者的一瞬,叶辰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沈默风则一把捂住他的嘴,一闪身,把他拖进身后假山的石缝里。

    石缝确实像沈默风说的一样窄,两个人面对面挤着,从头到脚几无空隙,如果不是沈默风的手捂住了叶辰的下半张脸,他们连嘴唇都要贴到一起去。

    需要通过后期特效制作,而目前仅存于想象中的妖邪在假山周围逡巡而过,腥臭可怖的分肢在假山上蜿蜒而过,叶辰在妖邪错乱的肢体中看到一只扭曲变形的手,那是他失踪已久的母亲的手,手指上还戴着她最爱的玉石戒指,妖邪吞噬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