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嗯?”叶辰的耳朵叮地竖起来了。

    沈默风一本正经:“对对戏?”

    叶辰紧张地抬手摸摸头发,低头看时间:“是不是有点儿来不及,这就得去化妆了吧?”况且这几场戏昨天已经对过了。

    沈默风点点头,又含笑道:“辰辰。”

    叶辰搔搔隐隐有升温倾向的耳廓,小声应道:“嗯?”

    沈默风:“给我支烟。”

    叶辰把烟递过去。

    沈默风:“辰辰。”

    叶辰投降似的叫道:“我知道,打火机!”

    沈默风乐出声。

    叶辰嫌烫手似的飞快递去打火机,被逗得坐立不安,一边埋头看手机,一边还小猴子似的停不住手,摸摸这,碰碰那。

    自从生日那天解锁了新称呼,沈默风私下里就总这么叫叶辰,没得叫时偶尔还会像今天这样没话找话故意叫几声,他嗓音低沉磁性,一个个音节间仿佛藏着小勾子,放软了声调再含着抹笑意更是撩人,叶辰这几天被他叫得整个人都……乱七八糟的。

    倒也不是讨厌,叶辰一丁点儿都不讨厌被沈默风这么叫,甚至还觉得有点好听,有点亲切,何况有第三人在场时沈默风永远是叫叶辰大名的,不会害他尴尬,只是……

    反正就是乱七八糟的!叶辰做了个深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手机屏幕,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沈哥其实就是爱逗人,爱开玩笑……叶辰恍惚想起沈默风生日那晚微信里那些怎么看都有点暧昧的话,他原本可能会起疑心,但沈默风当晚专程去找过他,说都是开玩笑的叫他别多想。

    想到这,叶辰放松了一些。

    沈哥逗我玩儿我不好意思也正常,我一男的,被人叫叠字的昵称,肯定要不好意思,好意思才有问题呢……叶小鲜肉一通盲目分析,瞎逼操作,成功摁住了那颗好不容易才悸动一下的少年心。

    ——在接受了李力的建筑与土木传承后,叶辰已成功从普通直男进化成工科直男,迟钝程度原地翻番。

    ……

    陈靖安要求今晚拍摄这几场夜戏时月光要足够皎洁,剧组现有的灯光设备无法营造出能令陈导满意的效果,因此,剧组特地从市内调来大吊车,利用吊臂将光源抬到离地面足够高的位置,来制造出月光皎洁,普照大地的效果。

    叶辰与沈默风做好造型,站在拍摄场地外与陈导敲定最后的细节。山坳中北风吹得人脸疼,风穿过叶辰身旁大树萧索的树冠,发出飒飒声。

    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拍摄,叶辰边听陈靖安讲话边按了按贴在背上的暖贴,怕边边角角翘起影响观感,沈默风站在他一米开外的对面,瞥见他的小动作,还冲他笑了一下。

    变故来得很突然,也没有征兆,或许是片刻前这一股格外凛冽的风破坏了某种微妙的受力平衡,或许是不甚牢固的冰壳终于无法承受更多的重量,也或许两者皆有……总之,夜幕中某个被调来干活儿的庞然大物忽然毫无预兆地、缓慢而静默地朝左侧倾翻而去,那沉重的钢铁吊臂携着顶端璀璨夺目的光源,以一种危险而蠢笨的姿态沉沉下坠。

    空中的光源落向地面,在疾速的光影变幻间,吊臂轰然砸向叶辰身侧的大树,清脆的木质劈裂声近在咫尺,叶辰仰起脸,白净的脸蛋迅速被树干逼近的阴影覆盖。

    ……我是在拍《死神来了》吗?!

    叶辰想躲,可已来不及,然而就在这时,他被谁猛地撞了一下,又被那人压着仰面躺倒在雪地中。

    “操!”沈默风骂了句粗口,额角青筋暴起,两条肌肉紧实的手臂死死撑住地面,他的胸口与叶辰的胸口隔着大约几公分的距离,他承受了树干的全部重量。

    紧接着,两人身下猛地一空。

    沈默风不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叶辰身下突然多了一个土坑,两人飞速下陷了一段距离,树干稳稳地落在地上,悬在沈默风的后背上方。

    那沉重的压迫消失了,沈默风卸去支撑着双臂的全部力量,压在叶辰身上,鼻尖抵着叶辰的肩膀,剧烈呼喘着,两具身体紧密得半丝缝隙也无。

    “沈哥?”叶辰失声大叫,“你没事吧?!”

    “没事,”沈默风居然还笑了一声,只是那笑声被叶辰身上的衣料阻着,听起来有些沉闷,“小点儿声,震耳朵。”

    四周传来嘈杂的尖叫呼喊声,有人嚷着开车送医院,叶辰魂魄勉强归位,颤声问:“砸你哪了?后背?头没事吧?”

    “哪都没事。”沈默风在叶辰身上趴得无比坦然,还用下巴轻轻蹭了蹭叶辰的肩膀,但那动作幅度很小,小得令叶辰怀疑只是自己的错觉,“辰辰不怕。”

    这时,几个人合力把树挪走了,两人叠在一起的狼狈模样暴露在众人面前,沈默风立刻用左手撑地,右手悬在体侧,摇晃着起身。

    叶辰毫发无伤,也站了起来,直直盯着沈默风似乎不太方便的右臂,哑声道:“沈哥你右手……”

    “用力过猛了……没事。”沈默风一笑,容色淡定,垂眸扫过地上那个大坑,“我们这是摔坑里了?”

    见沈默风确实不像重伤的样子,叶辰稍微镇定了一点,可脑子还是混乱的,声音颤抖着瞎糊弄了几句:“可能之前站在冰壳上了,树一压下来把冰壳压碎了,我们就掉坑里去了……”

    沈默风眉梢一扬,有些意外:“挺巧。”

    还有几个工作人员也被刚才的意外波及挂彩,幸运的是没有重伤和死亡,现场一片混乱,沈默风很快被急红了眼的小何小刘一左一右傍着押进轿车后排座,叶辰也急忙追过去,抬脚就往后排座上坐。

    “你回去。”沈默风皱眉,一反常态地撵人。

    “我也去。”叶辰雪白着脸,“我帮您跑腿。”

    “进来进来辰哥!抓紧时间!”小何不知道沈默风磨叽个什么劲儿,急忙招呼叶辰上车。

    “你……”沈默风寒着脸,还想撵人,叶辰却坐进来了。

    小何一脚油门轰出去,副驾的小刘火速导航最近的大型医院。

    “烟。”片刻安静后,沈默风踢踢副驾椅背,“来一根。”

    他和叶辰身上都是戏服,没地方揣烟。

    小刘在身上摸索几下:“就有黄鹤楼,行吗?”

    是小刘自己抽的烟,档次普普通通。

    “随便。”沈默风语气隐隐透出些暴躁,额角沁出细密的冷汗,纵是小朋友在旁边看着也绷不住了,嘶声道,“……太几把疼了。”

    小何焦躁地骂了一句,油门踩得更凶了。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