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叶辰听他说疼, 眼眶蓦地红了。

    “你别开那么猛。”沈默风左手接烟,嘶着气安抚助理, “顶多就是个骨折……可能还没折, 我自己有数。”

    见小何轰油门势头不减,沈默风也不避讳,懒懒道:“雪道这么滑, 待会儿再出个车祸。”

    真出了车祸,沈默风也知道自己九成九不会有事,可另外三个就难说了。

    小何脸都绿了, 欲哭无泪地放慢速度。

    那边沈默风已将自己这侧的车窗摇下三分之一,狠吸一口烟,脸一偏,那蛛丝般的白雾就尽数被风刮到车外去了,额角的冷汗被风蒸干,又飞快沁出薄薄一层新的。

    他也不想在满员的车里抽烟,太没素质, 可这会儿右肩疼得他脑子发木,不借尼古丁稍微麻痹一下痛觉, 想在小朋友面前维持平静的模样太难了。

    而平静的假象是必须要维持的……“遇事不慌顶天立地模范老公”包袱三吨重的沈默风镇定地汲取着尼古丁。

    叶辰本来耷拉着脑袋, 趁沈默风扭头往窗外吐烟的当口匆匆抬手抹了把眼泪,随即仗着车里光线暗, 转过脸郑重地和沈默风道谢:“沈哥, 谢谢您救我,要不是您……”他本想再多说两句, 喉头却又哽住了,他不想被沈默风听出来,急忙收声,侧过身按下自己这边的车窗给车里通风,又默不作声地低着头,伸长胳膊去关沈默风那侧的车窗,怕他着凉。

    沈默风却趁叶辰伸手来关车窗,用左手不轻不重地钳住他的手臂,随即叼着烟微微弯下腰,歪着头,借月光窥探叶辰的脸,低声问:“你怎么了?”

    “没……”叶辰下意识地扭头。

    “转过来。”沈默风道,声音很轻。

    叶辰老老实实地转回去,脸上的水痕在月光偏转过某个角度时明显得晃眼,根本藏不住。

    沈默风眼皮微微一抬,唇角翘了起来:“这就……”

    怕助理听见害叶辰难堪,他咽下后半句,松开叶辰,用左手从储物盒里胡乱抓出一把纸巾递过去,又碰碰副驾的椅背:“我手机。”

    小刘忙掏出手机给他。

    沈默风用左手慢吞吞地用微信给叶辰发消息:真没多大事,别哭。

    叶辰擦干眼泪,小声吸着鼻子,恍恍惚惚地把剩下的一沓面巾纸塞进戏服袖口。

    这下不是故意的,纯粹是蹭出条件反射了……

    “……”沈默风提醒他,“看手机。”

    叶辰上车前顺手从小高那拿了手机,一直放在腿上,闻言忙拿起来看。

    片刻后,叶辰打字回:对不起,沈哥,都是为了救我,我如果反应快点就好了,真的对不起。

    沈默风单手打字:说谢谢就够了,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内疚,也别胡思乱想,没有如果。

    叶辰垂眸,攥紧手机,眼圈又是一阵发热。

    他其实不爱哭,或许是因为眼泪早就在爹不疼娘不爱的童年流干了,他性格虽软,内里却是乐观坚韧的,极少掉眼泪,连一夜暴穷的巨大打击都只是让他仰天长嚎了几嗓子加咸鱼瘫了一下午,第二天就打起精神开始研究农药化肥哪家强了。

    可他扛不住别人对他好。

    自从爷爷奶奶相继过世后,他好像就没再体会过这种被人爱护的感觉了:粉丝固然喜欢他,可毕竟隔着屏幕;经纪人助理照料他,只是履行工作;艺人之间表面交好,实际个顶个塑料兄弟情,入圈两年不到,他吃过两次亏了;神兽幼崽们倒是真的把他当亲人,个顶个贴心懂事……可叶辰自己也不过才十九岁,他的同龄人大多数还舒服地蜷在父母的羽翼下,在象牙塔里读书,他却要扛起这么多忙碌琐碎的事务,还有那么多真·小朋友要照顾……

    最要命的是,他甚至不敢和人抱怨吐槽,唯恐泄露天机。

    所以,当生活第无数次对倒霉的辰辰下黑手时,有人挺身而出,为他挡了一下,他的情绪就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