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叶辰不想撒谎, 也不好意思说实话,索性把脑袋耷拉着, 沉默以对。

    他一低头, 视线落点又不争气地掉进沈默风领子里,那两块肌肉蓬勃紧实,中间浅浅的一道沟壑, 磁石般吸附着旁人的目光。

    以前怎么没注意,我沈哥这胸……叶辰淡淡抓狂,用力闭了闭眼。

    仔细一想, 除去肩膀受伤抹药裸上身那几次,沈默风其实也没怎么在他面前露过,老流氓嘴上撩骚得厉害,这些天与叶辰共处一室时却都穿得挺规矩。

    也不知道今天是吃了什么有毒食物,突然浪成这几把样儿。

    叶辰不想像个猥琐男似的动不动往别人衣领子里瞄,遂红着一双耳朵,默默帮沈默风把两颗睡衣扣给扣上了。

    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还管不住你的扣吗?!

    沈默风:“……”

    叶辰带着一种欠日的恭谨道:“……您别着凉。”

    “问你话呢,”沈默风暂且在心里记上一笔, 道, “怕我给他微信?”

    “没,”叶辰实话实说, “您又不可能给。”

    一来当时在录节目;二来沈默风不是泰迪精;三来……那小男生虽然也够得上清秀, 但叶辰自觉颜值能甩他八条街。

    沈哥……不可能看上他。

    叶辰想。

    “那你还给他捣乱,”沈默风不依不饶, “为什么?”

    叶辰又不吱声了。

    “你这嘴……”沈默风用大拇指碾过叶辰的唇瓣,慢声道,“长着不是说话用的,是让人亲的?”

    “不是。”叶辰硬起头皮,被迫诚实描述自己的感受,“就是……我有点儿不高兴了。”

    沈默风猛地一阵透心的酥痒:“知道我不可能给,也不高兴?”

    “……唔。”叶辰先是粗着嗓子应了,随即急忙抬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出一道约莫两毫米的小窄缝,冷静补充道,“但就一点点,也没有很不高兴。”

    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如果这就是吃醋,那吃醋的门槛也太低了,他的不悦是微量的,细小得像落在牛奶上的一粒灰尘,不值一提。他当时捣乱都没过脑子,就是下意识地凑过去搅和了两下,现在沈默风摊开来问,他才被迫正视了当时自己的那一点儿不高兴。

    窃书不能算偷,不高兴也不能算吃醋,不高兴罢了!……心情的事儿,能算吃醋么?

    沈默风却捏他鼻尖:“小醋精。”

    叶辰心虚:“这种程度,不算吧……”

    “不管,”沈默风像小学生给同桌起外号似的,挺欠又挺浑地叫着,“小醋精。”

    叶辰还欲分辩,沈默风的两片薄唇却暧昧地贴近了,在他软嘟嘟的嘴唇上一碰,碰得他一抖,接着,沈默风把嘴唇分离片刻,又再次热热地吮住他,话语被粘腻的口水音打碎,含糊地逼供道:“说……吃没吃醋?”

    “唔……没。”叶辰的颧骨、脸颊都红得透透的,一开口,让沈默风寻了破绽,被递进一点柔滑的舌尖,又是糖果的甜香,掺着一抹薄荷的凉……沈默风亲他前总不忘吃颗清口糖,细致进骨子。

    沈默风恨恨道:“不老实,亲死你。”

    农舍年久失修的门板被时不时变换重心的两人抵着,不时发出些细弱的响动。

    咔咔,吱噶……是糟烂的木头不堪重负。

    咚……是想逃跑的小醋精被掼回去压住。

    片刻后,胶着的唇瓣分开,沈默风再次拷问:“吃没吃醋?”

    叶辰理智尚存,抹了把嘴,小声哔哔:“就没。”

    “没”前加了个“就”字儿,不用四舍五入也像是撒娇,这话一出口,叶辰把自己都吓了个够呛,急忙救场道:“……不是,没有‘就’。”

    沈默风甚至懒得说他,一低头,又狠狠吻住,这次是激烈得能让叶辰喘不过气的吻,一边亲着,一边还相当坏心眼地捉住叶辰的手,按在自己胸口,道:“不敢看……那敢摸吗?”

    叶辰当即崩溃。

    那手感,又硬、又热,但也不是石料般的坚硬,而是带着适中的韧度,特别给人一种……肉.体的感觉。

    更要命的是……叶辰急促地呼喘着,忽然意识到沈默风换香水了。

    沈默风以前,乃至今天白天的时候用的都不是这款香水,他惯用的男香味道清冽,是霜雪或山间冷泉的气息,而今晚换的这款味道却明显偏暖,有撩人的脂粉香,性感得几乎有种……午夜男公关的味道。

    堂堂沈大少爷,好不容易主动追个人,居然沦落到需要暗戳戳色.诱对方的地步,这事儿要是被京城的二世祖圈子知道了去,“以色侍人”的沈少得被笑话小半辈子……

    叶辰心脏剧颤,眼角绯红,一身骨头像是被这香气与手上肉.欲的触感蚀化了,人贴着门,站都站不住地往下滑……腿软了。

    他之前都没被撩到腿软过,只是脸红心跳,脑袋冒烟罢了。

    “站不住了?”沈默风把他拎回原来的高度,随即更用力地抵住他,哑声逼供,“吃醋了吗……劝你老实招了,坦白不从宽,但抗拒更严。”

    叶辰被搓揉得五迷三道六亲不认,趴在沈默风怀里,张了张水亮红润的嘴巴,目光迷离得有点委屈:“吃了……您别弄我了,我受不了了……”

    手脚都绵软成这样了,他竟还没忘了勉强弓着腰,把胯骨拼命往门板的方向顶,始终让下半身与沈默风的身体保持着几毫米的距离,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糟糕的变化——虽说沈默风早已发现了。

    沈默风不留余地:“吃什么了?”

    叶辰被欺负得只剩哼唧的力气:“吃醋了。”

    沈默风喉结滑动了一下:“那喜不喜欢我?”

    叶辰快疯了,蓄力三秒钟,企图雄起:“我不就吃那么一点点儿醋吗,您干什么啊……”

    “吃醋就是喜欢。”沈默风好像铁了心要趁机敲定这件事,强势道,“对我有感觉,敢不敢承认?”

    叶辰蓄力一击不成,怂了回去。

    沈默风提前堵他话头,威胁道:“再敢说自己直,信不信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