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家里一口气多出了九张吃饭的嘴, 但相应的,劳动力增长幅度也从量变飞跃到质变, 血赚不亏。于是初步交涉后, 当晚叶辰就带毕安安回到四合院, 参观各项种植养殖项目。

    “涴水东边这一片我集中种植冬绒草, 总量三万五千株, 产出的冬绒花做保健枕, 一直供不应求。”叶辰遥遥一指,“西边我们目前用扦插技术栽种了合计两千多棵櫰木、迷谷、幽檀和青丝木, 李叔用青丝木做灵气生发器,网络上刚刚打开销路,也不够抢, 现在原材料又长成一批, 就是人手不够……”

    毕安安负手而立,不住颔首,宛如视察生产基地的老干部。

    不远处的田埂上, 周步初犁地犁出一身透汗,裸着精悍的上半身,叼着自卷玉溪烟,边用一条巾龄目测十年以上的斑秃毛巾擦汗边讲电话, 儒雅磁性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

    “是的, 目前国际上一些大型的并购侧重于这些新兴领域……”周步初走开几步, 眯眼观察菜心长势。

    “估值非常高,会有上十亿美金……”说着, 又揪下几株杂草。

    “它对整个行业的版块都形成了一个推动……”单手铲起一块粪肥,啪地甩进种植坑里。

    叶辰默契上前,接过周步初手里的铲子,让他专注分析十亿美金的大生意,自己驾轻就熟地拌着肥,低声向毕安安介绍:“这都是自家沤的灵鸡粪肥,您看,同样品种的高脚菜心,同样是我亲手种的,那片用的是从市场买来的肥,就比这片矮一截,到时候您这边九位龙子中出一位专门帮我养鸡,灵鸡养殖规模再扩大,粪肥供应上,这么大一块地的灵植您放开了吃都吃不完。”

    “唔,”毕安安思索,“那就让睚眦专门养鸡,他心细。”

    “您再尝尝这个。”见毕安安的灵气奶油草莓吃光了,叶辰抬手拽下两颗灵气苹果,一颗塞给毕安安,一颗自己吃。初春晚风清寒,果实被吹得有些冻手,可甜似冰糖的苹果汁水却凉得恰到好处,几口咬下去,便是好一阵餍足的快意。

    “好吃好吃!”毕安安不顾形象,捧着那脆生生的苹果啃得咔咔作响,面颊沾着几点飞溅出的淡白果汁,“多少年没吃过带灵气的东西,都快忘了灵植有多好吃了……”

    凡人吃灵植只觉异常美味,神兽吃灵植却多了一重增益修为,填补灵气的功效,一份灵植双份快乐。

    毕安安正吃得欢,周步初讲完电话回来,狠瞪了毕安安一眼,横眉冷对道:“少趁我不注意薅我毛。”

    毕安安一愣,随即凛然地振一振衣袖,朗声道:“怎么可能,我主刑狱,平生最恨偷鸡摸狗之辈。”

    周步初唧唧歪歪地与叶辰告状:“你别看她说得义正辞严的,就属她偷鸡摸狗最厉害,北宋大旱那阵子,她趁我睡觉偷剪我脚趾盖,拿着开粥铺赈济灾民,还有……”

    叶辰沉吟两秒,顾左右而言他:“这粥得是个什么味儿?”

    “小兔崽子!”周步初瞪眼,“我一枚脚趾盖那就是白银万两!我给你拔几根腿毛够你吃一年!”

    “……”叶辰本来惦记着沈默风探班时给他带的点心,闻言一下就不馋了。

    “再说了,那阵子我连手指盖都让她偷偷剪去帮人修河道了,我还没赚够银子长回来,她就又惦记上了……”周步初恨得跺脚,“狴犴!你贼喊捉贼!你……再不许了啊!”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毕安安嗤地乐出声。

    该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毕安安在树后褪去衣物化形。她人形才九十斤出头,纤纤瘦瘦的,原形却足有一层楼高,体态好似雄狮,茂密银鬃根根削直锋锐,质地坚如金石,她稍稍一动,满身银针般的毛发就泠泠作响。

    “让你没事就薅我,我也得薅薅你……”周步初念着,上前揪下一根狴犴毛,展示给叶辰看,“看,她一身毛都是针。”

    叶辰好奇,摸了摸,果然扎手。

    周步初双手发力,狴犴毛嘎嘣一声,被掰折了。

    狴犴性情耿直,仗义执言,就连一身毛,都是宁折不弯。

    “吼——”狴犴伏地,啸叫连绵,“吼——”

    音浪无形,可叶辰却清晰地感觉到周身被某种波浪似的东西挤压着滑过,像是空气密度忽然增大,紧接着又减小了。

    周步初讲解道:“他们九个龙子有血脉联结,互相间能千里传音,她给另外八个喊话让他们过来,用不着手机……”

    叶辰目露羡慕,与周步初异口同声道:“话费都省了。”

    ……

    几十年前的大战中,毕安安在九位龙子里算是伤较轻的,也是复苏后入世最早、最知道赚钱的那个,一拖八带飞兄弟姐妹。

    至于另外八位龙子,有些还窝在山旮旯,睡得不知今夕何夕,饿了就浑浑噩噩地爬起来找几口吃的,吃完再钻回地下、山洞、湖底……睡上几年十几年。龙子们栖身之所异象频出,常被当地村人误传做阴魂山魈作怪,举头三尺往往被过路热心僧道左拍一道符,右糊一张印,一脑瓜子禁忌,仿佛千人转万人蹭的微博表情包。

    有三个和狴犴一样苏醒早的龙子,混得都不怎么像样——毕竟是活了上千年,跳脱尘世中的神兽,不是个个都在意凡人鼓捣出来的“钱”这一概念。

    叶辰听毕安安讲,嗜好负碑的老六赑屃正在数千里之外某著名旅游城市景点驮石碑,他把之前驮碑的赑屃石像砸碎了抛尸荒野,自己顶上,白天身躯石化,装得像个石雕,被石碑压得爽歪歪,晚上景点无人,就偷偷放下石碑在功德池里捞硬币。

    热爱焚香与坐着不动的五姐狻猊,被帮麒麟养丹的亚洲赌王秦文生雇去给盲眼老母镇宅,日常在院中装石狮子,面前香炉日夜不息地燃着,一动不动就有人养,只要偶尔在三更半夜动动身子,吃掉侵入宅中的阴邪晦气或不怀好意的游魂即可,必要时还需化出人形喂秦先生老母吃速效救心丸。

    容貌最为俊美的睚眦与毕安安是先后脚复苏,毕安安在圈内站稳脚跟后本想引荐二哥入圈拍戏赚钱,奈何睚眦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