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叶辰强迫自己保持基本的镇定, 用力揉了把脸,额发凌乱着, 像只会走路的熟虾般悄悄溜回房, 用手机屏幕的微光照着, 从床底摸出一盆……菜。

    这花盆中挨挨挤挤地生着些绿叶植物, 外形平凡, 像山间野菜, 由于被主人偷偷种在床底下,严重缺乏日照, 茎秆生得羸弱,每片叶子都散发着忍辱负重的气息。

    叶辰拨开那些繁密的叶片,手指从叶隙间灵巧地捡拾着什么东西, 捡了一小会儿, 摊开手,掌心上散落着十来颗花生粒大小的青色果子。

    果子表皮又薄又软,叶辰拿起一颗捻了捻, 果子卟地爆开,淌了他满手滑腻的浆水,那果浆的质感像油,但比油更稠一些, 还散发着一种类似麝香的香气:浓郁、微辛、露骨, 动物式纯粹的引.诱。

    叶辰喉结微动, 用纸巾擦掉手上的汁水,把十几粒小果子倒进保鲜袋里拎着, 起身往院门走。

    就这么几步路的工夫,他刚才沾果汁最多的右手拇指与食指就微妙地热了起来,还泛着一点不明显的痒,叶辰不安地在手上挠了两下。

    这种灵植名叫麝青,果油有润滑皮肤、松弛肌肉、缓解疼痛,以及刺激黏膜的效果,相当实用,植如其名,确实挺麝青。据境灵记载,古代的某段时期麝青被某任境主当成摇钱树,大量种植生产,在民间流传甚广,结果下任境主是个守身如玉的修士,看见这些淫.秽色.情的东西就会胸闷,把麝青田一把火燎了……只在自家小菜园里留了几株。

    这盆麝青叶辰种了有一阵子,怕神兽们发现,偷偷种在床底下。

    他在网上查了些资料,知道做下面那个前几次都会疼得厉害,加上沈默风那型号……可rush对身体不好,他不敢用,沈默风应该也不能让他用,他就暗地在境灵的资料库里查找,还真找到个宝贝。

    我还自己准备这个,还蓄谋已久,是不是也太那啥了,太……太放荡了?叶辰站在沈默风家院门前,扶着额头,浑身滚烫,越想越臊得抬不起手敲门,杵在门口不动弹。

    忽然,门开了。

    一只温热的大手攥住叶辰的手腕,猛地把他扯了进去。

    沈默风把人叩进怀里,嘭地摔上门,单手落锁,似笑非笑地重复道:“太放荡了?”

    叶辰面红耳赤地支吾着:“您怎么……总……”总偷听?

    沈默风佯作好奇:“什么事这么放荡?”

    叶辰攥紧手里的袋口:“……”

    也幸亏长期使用谛听神力的人是沈廷,商业场中尔虞我诈的部分不提,生活中沈廷还算是个作风正派的人,这能力如果真给了沈默风,再加上他的演技,简直不知道要缺德成什么样儿。

    “进屋说。”沈默风把他打横抱起,大步走进卧房,放在床上。

    叶辰穿着学生气十足的那一身,像个青涩的小学弟,沈默风望着他,胸口都酥麻透了,不止因为看着合口味,更因为叶辰刻意揣摩自己喜好动的心思。他一手攥着叶辰清瘦的脚踝,一手帮他脱鞋,那帆布鞋的鞋帮白得扎眼,里面的白袜也像是拆封投洗后刚刚穿上脚的,崭新的,还残留着洗衣粉的味道。

    “辰辰。”沈默风心口热得发疼,不轻不重地在那只脚上攥了一下。

    “我、我自己脱……”叶辰原本半躺在床上,脚丫被沈默风暧昧地一攥,忽然气都喘不匀了。他慌慌张张地弯腰去脱另一只,可刚坐起来,就被沈默风逮个正着,不由分说地吻住了。

    “哪都被我摸过了,”沈默风亲着他,拨弄着皮带搭扣,探询道,“怎么碰下脚还能敏感成这样?”

    叶辰也想不明白,只是觉得有种格外的、不寻常的羞耻。

    沈默风听着他的心音,变本加厉,抬起叶辰的小腿,偏头亲了一下他的脚踝。

    叶辰:“啊……”

    片刻安静后。

    “……”沈默风,“当心肺部真菌感染?”

    “不是不是!”叶辰快疯了,“我乱想的!我没脚气!就是前段时间看那新闻一下想起来了……”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脑子?!

    “有些人,表面上挺乖挺可爱的,”沈默风唇角一翘,“其实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辰毫无预兆地冒出一个念头。

    回头和谛听商量商量,把神力借来用七天,也读读沈哥……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想!

    “是吗?”沈默风悠悠道,“那我剩下这几天得拼命利用一下。”

    说着,他把抽出的腰带随手往地上一丢,猫搔弄老鼠似的用指尖拨弄着扣子,问:“里面穿什么了?”

    叶辰抿唇不吭声。

    “喔,”沈默风接着问,“形容一下?颜色、材质、款式?”

    叶辰脸一偏,紧闭着眼,胸膛起伏的速度快得可怜。

    沈默风轻轻咬了下嘴唇,笑着确认道:“……那么野?”

    “哥,能不能……”叶辰颤声道,“能不能开始?”

    这钝刀子割肉的羞耻简直要了命了。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