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都四天没碰你了……”沈默风躁动不已。

    “哥, 干什么都要有节制,俗话说得好, ”叶辰苦口婆心地规劝道, “铁杵磨成针, 法棍磨成曼秀雷敦。”

    沈默风皱眉:“曼秀雷敦?”

    叶辰贱兮兮道:“唇膏。押韵不, 哥?”

    “……”沈默风磨了磨牙, 把叶辰往货架更深的角落中逼去,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这么贫呢。”

    “以前跟您不熟,”叶辰谦逊一笑, “施展不开。”

    沈默风用拇指碾过叶辰的嘴唇,两人是来做监工的,他却强行把话题往下三路扯, 道:“那看来只能塞点儿东西堵上了。”

    仓库大门紧锁, 灯光昏暗,货架的影子被来自不同角度的光线拉扯得细长或扁平,浓浓淡淡地叠在地上, 灰尘浮在凝胶似的昏黄光线中,地上散放着几个包装盒,脏乱差的环境与情.欲的气息格外契合。叶辰担心管仓库的囚牛突然闯进来,可这提心吊胆反而成了欲.火的催化剂, 他被不管不顾地压着亲了一会儿, 不争气地化成一小碗甜汤。

    “哥……唔……”随着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 一只白皙清瘦的手难耐地攀挠起货架上的纸盒,这一伸手, 便不小心碰掉几盒生发器。

    跪在下面的人揉了揉被生发器砸痛的脑袋:“嘶——”

    叶辰脸蛋透红,眸子水濛濛的:“不好意思……您、您继续……”

    沈默风却索性吐出来,闭着嘴,不动弹了。

    叶辰赧然道:“哥……”

    沈默风抬手揉揉颞下颌关节:“歇歇嘴……时间越来越长了啊,小朋友。”

    叶辰咬着嘴唇,企图自己动手,手腕却被沈默风一把握住,叩在墙上。

    “宝宝,”沈默风起身,仍攥着叶辰的手腕,还慢条斯理地重复叶辰的话,“干什么都要有节制。”

    叶辰:“……”

    沈默风一脸严肃的欠打,仿佛男德学习班讲师:“一滴精,十滴血,小朋友,我劝你悬崖勒马。”

    叶辰被弄得不上不下,焦灼得直哼唧:“哥、哥我错了,以后不那么说你了……你帮我,帮我一下……”

    沈默风侧过脸,贴着叶辰的耳廓,耳语了一句什么,恶劣道:“重复一遍就帮你。”

    叶辰喉结滚动,闭着眼说了。

    沈默风又说了几句,叫叶辰重复。

    狗嘴里说不出什么人话,叶辰血管都要爆了,结结巴巴地复述着,化身蒸汽机,嘶嘶冒汽。

    直到快用嘴炮把叶辰蒸熟了,沈默风才又跪下去……

    被两人用来偷偷那啥的工厂仓库面积可观,这一排货架上储存的是生发器,下一排摆着的则是玉石理疗床垫。

    这种理疗床垫分成单人款与双人款,一天睡足八小时,血压血脂都不是事儿,能有效地预防脑溢血、心梗、中风等各类老年病。鸟鼠同穴山上的玉矿开出的玉石颜色并非一成不变,有冷白、青白、脂白、粉白几种颜色,与不同纹理的席子搭配,正好对应福禄寿喜四款,迎合中老年顾客喜好。

    在制作工艺上,由于人手充足机器齐全,叶辰摒弃了容易导致玉石脱落或皮肤过敏的粘胶法,而采用钻孔打眼的方式固定玉石,作为基底的席子质量也更高端,全面升级后,这一套双人款玉石床垫能卖八万八千八,和其他七零八碎的小件相比销量不算高,但卖一张就能结结实实地赚一笔。

    八万多块钱,虽抵得上不少人一年的工资,但它保健效果好,玉料又上乘,哪天如果不想用了,就算把玉石拆下来散卖都能回回血,所以这价格不仅不贵还堪称良心——真是三高人群,不幸碰上脑溢血、心梗之类的急病,住上几天ICU再给心脏搭个桥什么的,不仅八万块钱挡不住,搞不好连命都要搭进去。但是叶辰不想把价位抬到寻常人咬牙都买不起的程度,毕竟他的终极使命是造福人民群众,不是赚钱。

    除去玉石理疗床垫这一镇店之宝,叶辰还与李力合力开发出好几款新品,根据灵植作用于人体的方式与功效制作出各种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暗藏奇效的保健用品。

    据《山海经》记载,蘨草“其状如术,白华黑实,服之不昧”,是治疗眼睛的良药,叶辰便设计出一款以晒干的蘨草为填充物的“纯天然草药明目眼罩”。这种眼罩在蘨草香味消散前可反复使用,能高效缓解视疲劳,对青光眼的眼压辅助控制与白内障的预防也有很大好处,一套售价388,附赠一对进货成本五毛钱的小破耳塞,销量相当火爆。

    传说中“叶状如梨而赤理,服者不妒”的栯木,则被叶辰设计成“安神静心保健梳”,梳柄上以花纹的形式雕刻着一种古老的灵气聚集符文,是白泽教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