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宣玑一开始见他一脸风轻云淡, 还以为没事,犹豫着跟了盛灵渊几步,还没想好是先抢救一下两人不断恶化的关系, 还是先问正经事,就见他毫无预兆地跪下了。

    “喂, 你……”

    “别碰, ”盛灵渊额角都是冷汗, 气息都在颤抖, 却挡开了他的手, “有……咳, 有血。”

    宣玑一哽,立刻想起这老鬼之前干的倒霉事,已经碰到他肩膀的手指又缩回了袖子里,转头喊:“老王, 过来搭把手!”

    可是话音没落, 盛灵渊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砸在了他手上。

    宣玑愣了愣, 心想:“好烫。”

    “需要我干什么?要不要送医院?不过医院专业好像不对口啊, 治不治得了剑灵?”王队凑过来,抓了抓头发,他不知哪根脑回路又短接了,“这个……像他这种情况, 是不是不能做核磁共振啊?”

    “还不能放微波炉里呢。(注)”宣玑没好气地回道,“去帮我开一下车门。”

    他小心地留意了一下盛灵渊身上有没有漏出来的血迹, 俯身把人抱了起来,放进了面包车里。

    王泽莫名其妙地嘀咕了一句:“喊我的时候不是说让我‘搭把手’吗?”

    面包车不知道是给哪个餐厅送海鲜的,里面味道不太好,好在,即使是人造革的座椅,在古人看来也足够软和了。盛灵渊被搬动的时候无意识地睁了一下眼,身体本能地紧绷,然而从艰难地撩开一条缝隙的视野中,他正好看见了东川的晨曦,一时间恍惚了一下,忽然忘了自己身处何时何地,继而又陷入了更深的昏迷中。

    半放倒的汽车座椅温柔地包裹着他,他的神思随着那一把被风吹走的灰烬,回到了遥不可及的巫人族。

    他记得那一次自己身上也有伤,不像这次胸口火烧火燎的疼,那一回他觉得很冷,全身的血快要流干了,老族长把他罩在斗篷里,一路小心地背上山。大圣的小木屋里温暖干燥,充斥着甘草的气息……太温暖了,一下拉断了他心里紧绷的弦。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清脆的童音唤醒的,有个小孩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在他窗根下走来走去,哼唱着他听不懂的童谣,企图吸引他的注意。

    那也是个黎明,他一睁眼,就看见灿烂的朝阳从山巅抽挑出一条金线,继而一发不可收拾,奢侈的泼满了半个山坡,小木屋后窗有一棵粗壮的梨树,不分季节地茂盛着,一半开着花,一半挂着果,然后外屋开始有人进出,木门“吱呀吱呀”地响,每次一开门,诱人的果香就一股脑地趁机往屋里钻,像那唱着歌的小孩一样,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可爱。

    大圣种的梨树结的果有拳头那么大,一半分给了族人,一半给阿洛津偷吃了。

    那小子爬起树来像个猴,每次都连吃再拿——吃饱了,就把衣服一扒,露出被太阳晒成小麦色的脊背,光着膀子兜着走,拿到祭坛外面的小山洞里风干成梨干,自以为谁都不知道。

    祭坛底下有寒潭,盛灵渊贪凉,喜欢在那附近消遣,读书读累了,就去阿洛津的“宝库”里摸走一把梨干,陛下不肯做贼,摸得光明正大,从不刻意隐藏形迹,可惜阿洛津从小心大如斗,压根没发现他的藏品少了。

    “灵渊哥,快来看,我把大圣的人面蝶偷出来了!”

    “什……你怎么还淘出圈来了,赶紧还回去,找打呢?”

    “哎,你别告诉我爹不就得了,我就拿来看看,不放出来。哥,你说这玩意真能召唤鬼神,让死人复活吗?”

    “死了就是死了,人死如灯灭,鬼神都是人们编来骗自己的。”

    “那……死了,岂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可以不死吗?”

    “人人都有一死,除非……”

    “除非什么呀?”

    “除非生人入魔。”

    “真的!”小阿洛津吃了一惊,眼睛一闪一闪地问,“那不是很厉害?”

    “孩子话,这有什么厉害的?”

    少年老成的人皇一哂,阿洛津却不肯放弃这个话题,执意追问,纠缠得他连书也看不下去:“为什么呀?灵渊哥哥,能长长久久地活着,怎么不厉害了?”

    “因为世上的好东西没有能长久的,听说最美的花要等很久才开,一生开一次,片刻就谢;最高寿的人死到临头,回忆起自己一辈子,也只有几件快乐的事,都像石火一样稍纵即逝。我的老师说,只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才会老不死——别废话了,你快把蝴蝶给大圣送回去,小孩子没事妄谈生死,不知道忌讳吗?反正你离死还早着呢。”

    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谁知这一生这么短、又这么长。

    宣玑放下盛灵渊,发现那人方才睁眼时,眼神迷茫了一瞬,随后眼睫缓缓地沉下,他眉目舒展起来,嘴角竟隐约露出了一点笑意。

    宣玑一怔,但还不等他看清,那笑容就又消失了。

    就像一生开一次、弹指便凋零的花。

    宣玑布阵的时候蒸发了整箱矿泉水并一个面包车的水箱,周围弥漫着温热的水汽,像个蒸笼。王队把水蒸气聚集在一起,悬在面包车顶上,等晾凉了,又把它们重新注回汽车水箱里。

    这面包虽然看着老成了一点,但居然意外地“老当益壮”,连蹦再跳地跑了一路,被谷月汐开膛破肚、又给重新装回去,回程居然还能运行良好。

    “听说肖主任被雷劈了。”王队给清理现场的同事打完电话,回过头来对其他人说,见众人纷纷露出诡异的表情,他连忙指了指自己的脸,“不是……同志们,麻烦你们看看本人严峻的表情,我说的是字面意思,不是骂他。”

    张昭纳闷道:“没下雨啊,哪来的雷,再说肖主任自己不就是雷电系吗,怎么还能被雷劈?”

    “这不是重点,”谷月汐急忙追问,“人怎么样?”

    “可说呢,幸亏是个雷电系,不然明天大伙就得给他开追悼会了。”王队说,“现在送医院了,不过刚才陪着过去的同事说情况挺稳定,问题不大。”

    众外勤们听说,集体松了口气,宣玑看了看他们,欣慰地想:“还是有点战友情的。”

    就见谷月汐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万一肖爸爸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以后咱们行动预算超支可怎么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