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知春的描述里其实没有太多情绪, 不流利,表达也颠三倒四,可是很奇异的, 宣玑听进心里去了。

    神魂颠倒着,被全世界排斥, 眼里只剩一个看不见自己的人, 心里只剩一个模糊不清的执念, 如鲠在喉地勾着这一缕残魂, 不算死, 也不算活着, 这滋味说给不明白的人听,说出花来,别人大抵也是唏嘘,很难生出共鸣, 明白的, 一个平静又绝望的眼神就够了。

    假如易地而处, 当年那个无可依托的天魔剑灵也有这么个机会, 会不会做出一样的事?

    宣玑扪心自问, 知道自己的人性不堪一击,因此也愿意宽容别人的懦弱,就温声问:“你中蜃岛海毒的时候,跑过一次, 还记得吧?我想局里应该不会那么不小心,当时应该是有人故意安排的。阴沉祭文肯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留在你脑子里, 是不是有人趁你神志不清的时候……”

    “理由不必赘述,”这时,旁边的盛灵渊不近人情地打断他,问知春,“你写下阴沉祭文,把自己的百柄器身献给召唤出来的高山王了,是不是?”

    知春无可推卸:“是,我对不起……”

    他话没说完,眼前一道白影划过,盛灵渊已经踩着海水掠至他面前,他踏足过的海水结了薄冰,把知春困在其中,盛灵渊出手如电,一把扼住了知春的脖子。

    “住手!”

    “灵渊!”

    王泽和宣玑同时出声,燕秋山的五指抓紧了甲板里。

    知春先是本能地往后一仰,随即回过神来,大概是觉得自己罪有应得,他不躲不闪地抬起头,默默地看向人皇那双冰冷又多情的眼睛,等着自己的命运。

    盛灵渊碰到他的目光,忽然不明原因的一顿,扣紧的手指松了下来。

    “也是,阴沉祭成,覆水难收,杀你也没用。”盛灵渊叹了口气,原本扼住知春脖子的手指上抬,轻轻地勾起知春的下巴,“微云最后那点心血尽付,只成了你这么一个刀灵,不争气啊。”

    知春先前没觉得怎么样,听了这句话,平静的表情却瞬间崩塌,在冰冷的海水中发起抖来。

    盛灵渊不再理会他,余光扫见那些童尸们开始兵分两路——大队人马在向快艇周围聚集,做出战斗到底的姿势,四周却有七八具童尸悄悄地潜入水中,打算趁乱游走。

    像微煜王这种手下败将,盛灵渊一眼扫过去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微煜王通过阴沉祭“死而复生”,一念过去,能控制百十来把神兵利器,自以为厉害得不行,谁知道才刚一浮出人间,就先遭遇了他们,尤其那火系的小妖,天生辟邪,本来就是邪魔克星。

    方才那一次短兵相接,微煜王大概是被他烧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太过贪心。这百十来把神兵是武器、也是掣肘,看着吓唬人,但其实碰上厉害的对手时,他的力量等于是被分散了,靶子还大,容易被攻击,看来他是打算给自己减负——抛弃大部分童尸拖住盛灵渊他们,精挑细选几具最合心的逃走。

    这里是海,东西无涯,南北无边,上面也没个盖,漏掉一具童尸,微煜王就会逃窜到人群。如果这世间真如那小妖所说,有多少……几十个亿的人口,那可就不太妙了。

    因为人魔们或癫狂、或丧心病狂,但大部分还都属于“法无可恕,情有可原”,微煜王是其中很特别的一位,他就是个单纯的坏胚。

    假如世上有神专门管“贪婪”,那么微煜王应该就是“贪神”下凡的样子。

    更不幸的是,这种人还生逢乱世。九州混战时,凡俗尚且血气上涌,何况是微煜王这种无风起浪的“恶蛟”。

    微煜王生前穷奢极欲,在东海有一座白玉宫,号称‘风雨不入、寒暑不侵’。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毛病,不爱穿鞋,所以白玉宫里凡是能立足的地方,必要一尘不染,头顶必得有顶棚。为了不让近千亩的白玉宫变成个“白玉黑屋”,他找来族中最有本事的能工巧匠,给白玉宫打造了一座人造的“天”——在大块的水晶里镶满了“碧海珠”。

    这种深海明珠异常珍贵,盛灵渊贵为人皇,掐指算算,一辈子也只见过十万零一颗——其中一颗镶在登基礼服的头冠上,是他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剩下十万颗都在微煜王的白玉宫里。

    碧海珠周围用水晶罩子吊起鲛人灯,位置都经过精确计算,鲛人灯那雪白的光通过无数碧海珠折射,正好能让白玉宫的天顶呈现出一片能以假乱真的蔚蓝。

    鲛人灯终年不灭,于是整个白玉宫里昼夜不分。

    鲛人一族,活生生是被这座宫殿烧没的。

    就因为一个人不想脏了他臭脚丫子上的足衣。

    微煜王是个有一点机会,就想把一切都吞到自己肚子里的人,贪婪到了极致,他还想要长生不老,最后被人皇兵临城下,居然是因为怕死而入魔。他和阿洛津那傻子不一样,要是任凭他遁入人间,几十亿人的贪欲都会变成他的养料,到时候就没法收拾了。

    除非……

    盛灵渊隐晦地看了知春一眼——这个写祭文的人愿意受八十一道雷刑,违了阴沉祭的誓约,收回自己那些器身。

    童尸为了掩护微煜王真身,开始疯狂地扑向快艇和水面上的盛灵渊。

    盛灵渊冷冷地说:“高山王微煜,朕允你告退了么?”

    他话音没落,以他为中心,脚下的海水居然开始在绵延不断的浪里结冰,热带与亚热带交汇的海面上,凭空浮起了一座冰山。

    不远处的快艇整个被冰层顶了起来搁浅了。

    那冰层不断地往外蔓延,追杀在那几个试图逃脱的童尸身后,温热的海水简直被他搞糊涂了,不断地冲刷着水中浮冰,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冰与水交汇的地方漏出来——盛灵渊束发的橡皮筋“啪”地一声崩断,长发飘散到空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