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三千年前天魔露出爪牙,风雨雷电全被惊动,一时间,海面上电闪雷鸣,仿佛开始酝酿一场惊悚的风暴。

    悬在船边的瞎子半截身体被“速冻”进了冰山里,反应了一会,惨烈地尖叫起来。

    船上所有人目瞪口呆,张昭喃喃道:“他……他真是个剑灵?”

    围在快艇周围的童尸立刻企图脱困,阴沉祭文飞快地涌动,那些童尸就地化为刀剑,原地旋转起来,想把周身的冰钻开。

    几条冻得比较浅的童尸先一步脱困,呼啸着砍向海面上的盛灵渊,宣玑立刻提刀护在他身边,替他挡开刀剑,那位陛下却一点也不领情。

    “火系的小鬼,快闪开,”盛灵渊说,“不要帮倒忙。”

    “小鬼”两个字叫得宣玑眉目间掠过阴影。

    “你还想把太平洋都冻上吗?肯定不行,水温太高了,结冰速度追不上他们!”

    陛下作为前任封建王朝统治者,职业素养颇佳,从谏如流——

    “太平洋,名字怪吉利的。”盛灵渊一笑,“有理。”

    话音落下,成串的鲛人语从他嘴里流出。

    盛灵渊的鲛人语造诣远不是宣玑那“三句半”的水平。因为水火不容,宣玑有先天劣势,他学鲛人语只能学个音,效果往往事倍功半,久而久之,他自己也懒得用心了。

    但听还是能大概听懂的。

    刹那间,宣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盛灵渊说的鲛人语大意是:天为棺、海为坟,血海深仇在前,百万怨灵列阵。

    如果魔头也有属性,那么微煜王之罪是贪婪,武帝盛潇之罪就是杀孽。

    三千年前灭绝的鲛人一族仿佛被他强行唤醒,海面上翻滚起浓重的黑云,涌动着,时而露出人头鱼身的影子,悠忽一闪,再次没入翻涌的云海间。

    所有惨死的,都被他搅合得不得安息。

    最阴毒的鲛人语传到四方,竟起回响,像是有无数深海鲛人应和。

    一个游得最快的童尸突然猛地窜出水面,起跳几十米,他身下的海水像活了,漆黑的海水凝出一只鲛人的形状,海啸似的跟着飞了起来,一口咬住了童尸的脖子,童尸奋力挣扎,脖颈被海水咬断了半截。

    紧接着,黑云笼罩过来,里面的鲛人影一人一口,把那童尸嚼碎了。

    大海似乎被这逆天的邪术激怒了,海面浮起的冰山瑟瑟发抖,一道天雷直冲着这嚣张的魔头劈了下来。

    宣玑想也没想,一把搂住盛灵渊,展开翅膀,将他整个人卷了进来,手里那把弯刀裹着流火飞上天,在离地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生生架住了那道雷。

    雷与火相撞,刺得人眼一时失明。

    宣玑被巨大的压力冲得跪在地上,膝盖撞碎了一块浮冰,漏下的零碎雷电被他的翅膀挡住,火红的羽毛飞起,针扎似的刺进盛灵渊的视野,他脑子里那根乱跳的神经绞了起来,疼得他眼前一黑。

    宣玑的胳膊几乎镶进了他胸腹间,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是让我戒网瘾吗?”

    微煜王怒吼着,快艇周围被冻在冰里的大批童尸已经把冰层钻穿,化作万千刀剑,不要命地朝盛灵渊砸过来。

    第二道天雷已经开始酝酿。

    盛灵渊几乎看不清宣玑近在咫尺的脸,头太疼了,疼得他几乎失明,他可能是因此没看见电光与剑光,也可能看见了,但浑不在意,人皇那张脸似乎也跟海水一起,给冻上了,显得平板而冰冷,不近人情。

    他一把捏住宣玑的手腕,直接将他掀了下去:“乖乖躲远点,别多事。”

    “盛、灵、渊!”宣玑眉心火焰型的图腾像是要刺破皮肤——

    就在那些刀剑快要落下的时候,它们突然凝固在半空,不动了。

    宣玑一开始以为是张昭按了“暂停一秒”,可是几乎同时,一道极亮的光却划开了他的视野。

    雷……

    不对,时间没有停,不是张昭按的!

    宣玑反应过来了什么,蓦地扭过头去,落下的闪电晃得他睁不开眼,他不由得用手遮了一下。

    那道雷劈在了知春身上。

    雷霆之怒下,渺小的人们全都被吞没其中,一起销声匿迹。

    那些黑雾被驱散了,海上人为的冰山也难以为继,寸寸皲裂,搁浅的快艇重新滑落水中,冰冷的海水把人们都浇成了落汤鸡。

    尚未来得及脱困的童尸与半空中的刀剑一同定住,那些没来得及长大,就被困死鸩毒中的小小躯体瞠目结舌,似乎是茫然,又似乎还带着生前的困惑。

    知春违约了!

    海面上过涌动的阴沉祭文在雷电中成片地炸裂,击穿空气的雷电把周围活物都弹了出去,不分是神是魔。

    快艇很快翻了船,灭顶的海水遮蔽了燕秋山已经什么都看不见的视线,他胸前的金属残片飘起来,随即却发出微弱的光,形成了一个薄薄的保护层,轻拿轻放地包裹住他。

    像几千年前的愚蠢鲛人珍惜地将一颗明珠含进嘴里。

    八十一道天雷,连天魔化身都能给劈得灰飞烟灭,小小一个刀灵,大概连伴随而来的千刀万剐都省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平静下来。

    刀剑与快艇的残片静静地漂了起来,乌云和风暴散去,露出漫天星河。

    海面上,既没有了阴沉祭,也没有了知春。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