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除恶务尽(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丁老二,是你嵩山派先杀了我弟子!”

    看到刘正风怒斥丁勉,以及丁勉强势回应:“不错,是我们先动手,却又怎样?”

    凌池知道,嵩山派已经撕破面皮,就是要让刘正风家破人亡。

    金盆洗手大会终究还是按照原著中的情节原景再现,刘正风接受朝廷诏安让所有江湖中人所不齿,但嵩山派不许刘正风金盆洗手的霸道和咄咄逼人更让人厌恶。

    此时刘正风点了费斌穴道,以此为要挟和嵩山派谈判,希望能让自己带着家人远走高飞,隐居海外,有生之日,绝足不履中原一寸土地。

    丁勉有些意动,觉得这样不是不能接受,但陆柏却认为刘正风俘虏了费斌,以此要挟嵩山派妥协,事情传扬出去,只会让嵩山派颜面无存。

    定逸师太适时站出来劝说道:“刘贤弟是在向嵩山派求情,又不是威胁逼迫,要说‘低头服输’,低头服输的是刘正风,不是嵩山派。何况你们又已杀了一名刘门弟子。”

    早已打定主意的陆柏哪会听她劝说,冷哼一声:“狄修,预备着。”

    就见嵩山派弟子狄修应道:“是!”

    随后将手中短剑轻送,抵进刘正风长子背心的肌肉。

    陆柏道:“刘正风,你要求情,便跟我们上嵩山去见左盟主,亲口向他求情。我们奉命差遣,可作不得主。你立刻把令旗交还,放了我费师弟。”

    “卑鄙!”曲非烟愤怒不已:“这嵩山派枉为名门正派,行事手段与邪魔外道何异!?”

    凌池眼神阴沉,在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比看小说时还要让他愤怒。

    此时刘正风惨然一笑,向儿子道:“孩儿,你怕不怕死?”

    刘公子一身正气,道:“孩儿听爹爹的话,孩儿不怕!”

    刘正风十分欣慰:“好孩子!”

    陆柏见状,毫不犹豫的喝道:“杀了!”

    就见狄修短剑往前一送,自刘公子的背心直刺入他心窝,短剑跟着拔出。刘公子俯身倒地,背心创口中鲜血泉涌。

    “啊!?”在场千余武林中人齐声惊呼,不敢相信嵩山派竟如此霸道,好好一个人,说杀就杀。

    刘夫人更是大叫一声,扑向儿子尸身,撕心痛哭。

    陆柏又喝道:“杀了!”

    狄修手起剑落,眼见就要一剑刺入刘夫人背心。

    千钧一发之际,就听叮的一声,一柄长剑闪电般递出,将狄修短剑荡开,随即一剑送入狄修胸口,完成反杀。

    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事态发展出现了180度大转弯,让现场又是一阵惊呼。

    “池儿!”宁中则惊骇万分。

    “小师弟!”华山众弟子更是目瞪口呆。

    只有岳不群震惊的看着场中反杀了狄修的凌池,脸色阴晴不定。

    “什么!?”陆柏见狄修被杀,惊怒交加:“何方鼠辈,敢杀我嵩山弟子!”

    “凌池!”

    凌池此时依旧穿着一身白衣,头戴高帽,一副白无常装扮,配着阴沉的脸色,冷冽的眼神,若是手中的滴血长剑换成哭丧棒,简直就是白无常例行拘魂。

    “你就是杀了田伯光的闪电剑凌池?”陆柏惊疑不定。

    当年田伯光被朝廷通缉,因为赏金高昂,嵩山派不是没去追捕过,而陆柏就作为追捕人直面过田伯光。结果田伯光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压制了他,要不是其他弟子合围过来,惊跑了田伯光,他陆柏早已曝尸荒野了。

    连他都打不赢的田伯光,却被凌池一剑穿心。再加上方才连他都来不及反应,自家弟子就被凌池一剑穿心的事实来看,凌池的速度简直快的可怕,难怪会被称之为闪电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